1940-1941新年演讲(约瑟夫▪戈培尔)(此文仅做翻译学术交流)
1709字
2021-01-10 16:58
27阅读
火星译客

背景:这篇文章是戈培尔于1940年12月31日向全国发表的广播讲话。1940年对纳粹分子来说是个好年头,戈培尔也忘乎所以地大肆吹嘘。虽然他对德国会延续胜利信心满满,但他几乎并未预测1941年将要发生什么。

德国历史中最重要的年份之一到今天就要结束了。不仅是第三帝国,整个欧洲在1940年发生了巨变。国家、民族和人民都被改变了。几十年来被认为不可能发生的力量平衡变化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如果我在去年的新年演讲中预测说我们会形成一个由德国士兵驻守的从希尔克内斯(Kirkenes)到比斯开湾(Biskaya)长达5000公里的前线,挪威一直到北极圈都受到德国的保护,在军事上会击败法国,英国会遭受德国的反封锁,还会遭到德国空军夜以继日对其腹地的复仇式轰炸,英国人还会遭到德国军队的强大攻击,为自己的生存做困兽之斗,伦敦会向世界其他国家求助以苟延残喘几个月等等,人们会认为我是个傻瓜,简直就是白日做梦,根本就不是一个严肃的政治家。曾经有人问我:“你怎样占领希尔克内斯呢?你哪来的船呢?法国有强壮勇敢的士兵。法军装备精良。法国很富有,防御坚固,不要忘了马奇诺防线!一次大战给我们留下了痛苦的记忆,我们苦战数周只占领了半公里土地,德国士兵的鲜血浸透了法国的土地。”这样的论调我已经听得太多了。

今天,这样的评论已被遗忘,我们基本不再记得它们。我们也几乎不再回忆这些言论曾经被认真地对待过。时光飞逝,我们已经习惯于接受前所未有的成功和历史性胜利。

做一名预言家是一项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事态总是超出预测的范围。事态在发展,一只坚定而有序的手在转变着过去的偏见、隐晦和复杂局势。如果我们都不明白今天正在发生什么,我们又怎么能说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然而,一个人必须能从过去的角度来理解未来,这是做出清晰的政治判断的重要原则。一个人不能固守昨天,而是要思考明天,去研究,也要去行动。只有尊重过去才能给人以力量认识到将要发生什么。资产阶级很怕行动,只迷恋于过去的成功和胜利。他们很容易忘记赢得的战斗和取得的成就,因为他们逐渐地既不规划也不利用它们。在事情发生之前,他们还不能表现过于恐惧,之后才鼓起勇气。

就像我们回顾一年以前的1939年,前四个月的大规模战争结束了。我们可以回顾德国军队取得的巨大而光荣的前所未有的胜利。波兰已经不存在了。德国军队驻守在现在的总督区的边界。帝国的东方威胁已被消除,对两线作战的担忧也成为了过去。

然而,军事形势的中心问题仍未解决。由于前景不明,人们还能听到远处雷声的隆隆之声。西线仍然在武装对峙,敌人阴暗且富有威胁意味的宣讲在帝国上空回响。如果那时有人还相信法国政客的话,那就是德国崩溃只是几周的事。一家巴黎的报纸还写道我们将在法国战地厨房外排队等候(译者注:指德军会大批投降)。

今天丘吉尔先生和他的卫星国的言论与以往相比有什么不同吗?他们在极度绝望和无助中使用同样愚蠢的语言来掩饰对即将发生的事件的恐惧。他们所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马上就要断了。

我们的反对者总是说的比我们多,做的却比我们少。当事情发生之前,他们会滔滔不绝,但当事情真的发生了,他们又突然沉默了。当事情似乎不会发生时,他们会对我们造成极大的威胁。他们总是犯我们的敌人在进行权力斗争时所犯的错误——他们没有认真地把元首当回事。他们忽视元首的警告。当元首沉默时,他们就认为元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该做什么。在希特勒成为总理的三周以前,当时的总理说希特勒的政治生涯结束了。舒士尼格( Schuschnigg)在被羞辱地赶出维也纳的总理府之前对德国政府责难了两个小时。贝内施在主张有计划来处理显然毫无希望的形势时,已经准备打包回家了。当德国大炮在轰击华沙时,波兰政客们还在幻想在柏林的大门口的胜利。在法国崩溃前两个月,雷诺(Reynaud )总理先生还天真地向其外交官们展示怎样将德国分裂为几部分的地图。今天丘吉尔先生做的与原来有什么不同吗?在他的演讲和报纸中,他解释战争结束后对德国的和平条件。然而,事实上现在的英伦三岛正在严重失血,苟延残喘。从纳粹上台到现在,国家社会主义的敌人似乎决心要证明一则古老谚语的准确性:“上帝使他想要接受惩罚的人失明。”

我想问一下雷诺先生,如果他知道1940年将对法国带来什么,那么一年前他要为法国做些什么呢?我也想问一下丘吉尔先生,如果他知道1941年的英国命运,那么会怎么做呢?我们国家社会主义党人很少做预测,但我们的预测从未失误过。如果当时有人相信元首的话,世界会避免许多苦难。然而,事情可能不得不这样发生,因为未来的新秩序只能在痛苦中诞生,西方民主国家的历史罪恶必须得到历史的补偿。

无论他们想要什么,新德国是命运之矛。我们在前线和本土的9000万人民对任何危险和威胁都做好了准备。我们很幸运有一位元首领导我们勇往向前。他可以依靠他的士兵、工人、农民、官员和专业人士。他们与元首彼此非常了解。在一次大战的艰苦岁月中,我们只有一个信念:我们会坚持工作和战斗,直到最后一个敌人被征服。

在这一年最后的几个小时里,我们怀着崇敬的谢意回顾了命运赐予我们的伟大胜利。我们永不气馁,永不失败。我们以欢欣鼓舞的姿态拥抱战争所需要的牺牲。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们履行义务,或者片刻忘记维护德意志民族自由的历史任务。

在这伟大而多事一年的最后时刻,我要向所有德国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我要向那些在家辛苦工作以支持战争的男人们,以及在码头和兵工厂工作的工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我要向承受所有困难和挑战,在各行各业代替走向前线的男人们,甚至还要怀孕生孩子的妇女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我要向孩子们,尤其是无数被战争的艰难情况影响和因遭受空袭威胁而离开父母的孩子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我还要向通力协作铸成一个在我们的时代值得存在的民族的工人、农民和专业人士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要向我们的士兵致以最热烈最感激的崇高敬意。我要向祖国表达我的良好祝愿和敬意。衷心祝福我们勇敢的陆军、光荣的空军和战无不胜的德国海军。

当我们告别充满挑战但取得重大历史性胜利的1940年时,祖国和前线形成了一个大家庭。德意志民族在万能的主面前鞠躬致谢。在过去的一年里,万能的主与我们并肩作战,为我们的武器戴上胜利的桂冠,这显然是对我们的眷顾。他知道我们发动战争是为了一个更好的和平,我们是为被政府欺压的人民的幸福而战。

整个德意志民族,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前线,都衷心感谢元首。9000万颗炽热的心都在向元首表达敬意。无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德意志民族都会和他在一起,因为德国人民知道元首永远和他的人民在一起。我们德国人祝愿他新年快乐,祝愿他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元首万岁,愿他作为第一个为真正和平,为人民的幸福、荣誉和名誉而战的战士,永远保佑人民。世人仰慕他,但我们可能更加爱他。我们都向他伸出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永不分离。

1940年就要结束了。1941年就要到来了。愿新的一年同样充满幸福、祝福和骄傲的胜利!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