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四只新生秦岭大熊猫宝宝将“云庆生”
5247字
2021-01-09 15:49
13阅读
火星译客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秦岭大熊猫研究中心成功繁育出4只可爱的秦岭大熊猫宝宝。与传统黑白色大熊猫不同,秦岭大熊猫为棕色。在充分做好防疫措施的情况下,陕西省将于近日开展“大美秦岭 熊猫陕西——新生秦岭大熊猫宝宝‘云庆生’系列活动”。

全国大熊猫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秦岭地区生存着345只野生大熊猫,占全国18.5%。由于气候变化和栖息地隔离等因素,秦岭大熊猫成为独立的一个亚种:大熊猫秦岭亚种。秦岭亚种头骨较小,牙齿较大,体毛颜色方面也有差别。具有棕色 色型的大熊猫只在秦岭被发现,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只被圈养的棕色大熊猫叫七仔。 

在本次特为新生秦岭大熊猫宝宝举办的“云庆生”活动期间,主办方将启动云打卡“变装保育员”线上互动传播活动,届时世界各地的熊猫爱好者可以在各大网站看到憨态可掬的秦岭大熊猫宝宝,了解关于秦岭大熊猫的科普故事。

奇迹2020:致敬逆行者

1月22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内科30余名医护人员组成抗击新冠肺炎突击队,投入到对口支持的发热定点医院——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工作中去。这是当天加入突击队的呼吸内科副教授周琼。

2月12日,医务人员在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前竖起拇指为自己和同伴加油鼓劲。

3月17日,在武汉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的医生在给患者实施气管镜下痰液清理。

2月2日,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天河机场。

1月24日晚,医疗队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停机坪集结。除夕夜,由陆军军医大学抽调精干医务人员,组建的150人医疗队连夜从重庆出发,飞赴武汉支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2月22日晚,在湖北省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内,涂盛锦(左)和曹珊夫妇在车内聊天。两人都是金银潭医院的医护人员。疫情发生后,医院成为抗“疫”前线,工作量剧增。为方便上下班,从正月初一开始,夫妇二人干脆住到车里,“以车为家”。

1月28日,在新疆医科大学院内,援鄂医疗队队员、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吕俊(左)与家人道别。

2月24日,在武汉市江岸区一处药房外,江岸区后湖街道惠民苑社区网格员丰枫把为社区居民购买的药挂在身上。

1月30日,武汉市江岸区大智街派出所民警邵玉春背着病患准备送医。

2月7日,武汉市中华路街西城壕社区党委书记翁文静(右二)与志愿者柳莹(右三)、张琦(右一)上街进行防疫宣讲。

1月31日,外卖小哥吴明将打包好的盒饭搬到送货车内。1月31日是农历正月初七,处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湖北武汉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外卖小哥们却仍在忙碌,为抗击疫情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3月7日,郑欣怡(中)在武汉中百仓储百步亭花园路店分塑料袋。1997年出生的郑欣怡,是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大三学生。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她主动报名参加志愿服务。
 

开行量创纪录!丝路“新使者”中欧班列加速奔跑稳外贸

它们在全球疫情蔓延下加速奔跑、穿梭亚欧,将防疫物资、“双11”商品快速送往欧洲多国……被誉为“一带一路”上“新使者”的中欧班列今年开行已逾万列,不仅超过去年总量、刷新纪录,还成为畅通国际物流的“硬核担当”。

中欧班列是全球里程最长、途经国家最多、载货能力最强的列车,通达德国、波兰、比利时等20多个欧洲国家的90多个城市。从浙江义乌到西班牙马德里的中欧班列全程13906公里,堪称境外铁路换轨次数最多、世界最长的货运铁路线。位于中国东北的满洲里、正北方的二连浩特、西北部的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是中欧班列4大铁路口岸。

“中欧班列承载大量货物和跨境电商包裹出口,返程班列也承接欧亚各国大量原海空运输货物,开行数量屡创新高。”阿拉山口海关工作人员李希杰说,中欧班列成为稳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产业供应链、服务国内国际双循环、助力国际防疫合作的重要载体。

今年,全球海运、空运因疫情影响而不同程度受阻,中欧班列却凭借运时短、成本低、运能大、零接触、经济环保、安全高效等优势异军突起。

“搭载中欧班列,15天内就能到达欧洲,比海运省时许多,价格只有空运的20%—30%。”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阿拉山口站负责人闫华鹏说。

满洲里新运对外贸易运输代理有限公司今年代理的班列货运量比去年增加三成。该公司国际联运部业务经理岳丽静说,过去企业进出口种类比较单一,特别是进口产品主要是木材、汽车配件,由于需求旺盛,今年还增加粮、油、设备配件等货品进口,这也给企业增加不少效益。

为让中欧班列更好地稳定国际产业链供应链,中国还将加强枢纽节点建设、优化班列开行布局,并推动通道多元化、提高设施保障能力,进一步畅通国际国内物流双循环,满足沿线各国物品需求,造福沿线各国人民。

中国十大新建筑奇迹

2005年12月23日的美国《商业周刊》评选出“中国十大新建筑奇迹”,它们分别是:北京奥运主会场、国家游泳中心、首都国际机场、国家大剧院、新中央电视台、当代MO-MA、长城脚下的公社、上海世界金融中心、上海崇明东滩生态城、、东海大桥(上海)。

该刊报道中说:“中国正逐步成为当今最具有创意性建筑和工程设计的舞台。”当全球观众瞩目北京2008年奥运会时,不单是世界上最快以及最具实力的运动员们正在为争取最高荣誉而加紧努力,新一代的创新建筑也正在中国的土地上拔地而起。由于蒸蒸日上的经济的强大支持,世界上最大的航空港、节能环保的建筑及世界上最高的室外观光台等将很快一一落户中国。 

我离开俄罗斯的9大理由

1、安全。俄罗斯没有安全。民警更名为警察,军人被许以高薪,所有强力部门人员都重新穿上簇新的制服。这样有用吗?没用,和以前一样看到警察就想绕道走。没用,妻子在发薪日还要关照丈夫如何不被警察洗劫一空。

没用,司机总在护照里夹几百大钞以备随时孝敬检查人员。没用,着制服的人在超市随意闲逛并向人开枪。

您信警察吗?我不信。况且我们早已从“警察碌碌无为,因此无需理会”的阶段转向“警察无所不能,因此要提防着点”的新阶段了。

2、健康。我有医保,但有些钱根本不在医保内,如看牙科。但要去看医生我必须向朋友和熟人打听好久以便不落入庸医之手。

我至今想起一家无行医资质的医生在那里工作的莫斯科诊所仍心有余悸。没有人会想着去关闭这种诊所。

教育。教育质量下降这对大家已不是秘密。家长把子女送往国外的大学学习,当一些学生朋友跟我讲试图教他们什么时我都很恐惧。论文从网上下载,花钱买课--也可以拿文凭。

非专业化。直接接着上一条讲。我们已进入一个所有领域都缺乏专业化的时代,从医学到干洗店。人们已不会写公函。叫人读屏幕上的文字会闹笑话。

房产。在自己住的城市购买住房已无可能。房价高得离谱。
 

还在不久有人算过如果把莫斯科郊区的赫鲁晓夫时期盖的真正算危房的简陋住宅卖掉的话可以在捷克买座城堡(当然说这话的人是大大的夸张了)
 

而且,就算你有房,你也不能保证明天又要建一个奥林匹克村(或者谁知道什么),那时你的房子将被列入拆迁。

6、腐败。“不打点就寸步难行”成潜规则。您会行贿吗?我不会。但贿赂行为随时随地可见,到处要“塞”,要“给”,要“意思意思”。宜家缩减其在俄罗斯的业务,不再扩充,因为宜家也不善于行贿。

7、全部商品都劣质。真的是全部,我没有弄错,从酸奶到汽车。对俄罗斯汽车工业有太多的话要说,但我就说这些吧。总体上我们的汽车工业不是最好。而如果要说我们的食品、服装,那简直要逼死你丫。

8、对个人权益和自由的肆意践踏。这条我不想写太多,只想用一句话:苏联法庭是世界上最人道的。第8点的主要理由在下一条。

9、现在这条要超过所有前面8条。正是这条,而不是前面几条迫使我考虑移民他国的。那是什么呢?这就是所谓的守望综合症:就是不尊重别人。 

我不想前程似锦,我只想现在安好。 

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拉美人

MY Foxdc网站援引联合通讯社的报导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绝不是最有钱的卡塔尔人,也不是最长寿的日本人。世界上最幸福的十个国家中有七个是拉美国家。

盖洛普咨询公司调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约15万人,调查结果将在已于周三公布。每个国家大约调查了100人。(这里应该是1000人,不知道为什么网站上就是100)

从传统的对繁荣的理解的观点来看,最幸福的国家中很多都很贫穷。比如,危地马拉这个国家,饱受十年内乱并且是自杀谋杀案发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30岁的冲浪教练鲁兹•卡斯蒂洛说,“在危地马拉人们总是微笑,不管我们遇到什么难题,我们周围美好的事物都能帮助我们摆脱它们。“

危地马拉在排行榜上位于第七。 紧随其后的国家有泰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委内瑞拉、萨尔瓦多、巴拉圭、巴拿马。

最不幸福的是新加坡人,而新加坡却是一个高度繁荣在经济发展水平上处于领先地位(且经济发展迅速)的国家。德国和法国在排行榜上仅与索马里并列第47名。

调查显示,一个国家的繁荣并不是其民众情绪积极乐观的主要因素。因此,这说明所谓的经济幸福现象并不是必然的。而越来越多的国家试图运用这一经济术语来衡量居民幸福感受。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信奉“物质带来幸福”的理念,并试图用经济学指标来衡量民众的情绪。而这份调查则对此理念提出了质疑。

列宁的真正死因

撰写了著名的《天才的死亡诊断》一书的语言学副博士莫尼卡里沃夫那斯皮瓦克,有机会获得了一些原来被保密的档案。其中就有涉及到弗拉基米尔伊里伊奇乌里扬诺夫也就是在世界历史中化名为列宁的病历。

据人民卫生委员尼古拉谢玛什科的医学报告,称导致列宁死亡的真正原因是血管壁硬化,也就是动脉硬化。斯皮瓦克说,尸检也证实了这个诊断。

研究人员说,列宁体内很多给大脑供血的血管堵塞得很厉害,颈动脉就像充满石灰,医生们用医疗器械敲击起来硬得像是骨头。由于脑血管的堵塞,使得列宁大脑一些重要器官逐渐软化。w

汽油曾经被认为是废物

在古代人们就已熟知石油。但只是到了十九世纪末,当科学和技术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时,(人们)才开始把石油加工成纯净的产品。首先,人们学会的是《把黑色的石油变成白色》,也就是把高质量的液体燃料——煤油和汽油提炼出来。 如果说随着煤油灯的出现,煤油立刻就得到了广泛应用的话,那么汽油的命运就复杂得多。差不多在一百年内,这种可燃的液体都被认为是石油加工中有害的和最危险的废物之一。

石油工业主们(石油专家)不知道应把汽油置于何处,于是用各种不同的方法来摆脱它。他们试图把汽油抛入大海,但这毁坏了海洋中的动植物界。除此之外,这种轻的可燃液体聚集在海水表面有引起火灾的危险,因此政府禁止将汽油抛入大海。于是,采油场主开始挖一些专门的坑,把所有的废物抛入坑中并点燃。但是这种销毁汽油的方法也是危险的。

而除此之外,这种方法从经济上讲是不合算的——这不是因为有人开始明白汽油的全部价值,而只是因为在那个没有挖土机的年代,挖许多坑是不便宜的。而需要摆脱掉的汽油却逐年增多,因为石油的开采量越来越多。到本世纪初,全世界销毁的汽油总量为几十万吨。例如,仅格罗兹尼炼油厂在1902年就燃烧了近七万吨这种燃料。

石油工业主们(石油专家)花重金来悬赏看谁能找到销毁这些废物的最好方法。 只有内燃机的制造才开辟了这种《有害》产品的使用领域。

很长时期很少有人需要重油(而它的数量总共占原料油质量的40—50%)

价值很高的物质,而过去被认为是废物,这样的事例还远不限于此。举一个例子,例如,难熔的、化学性质稳定、坚硬的金属钶。英国化学家查理•哈奇于1801年在研究从哥伦比亚发现的矿物时发现了钶。根据产地,他把这种元素称为铌。四十三年之后德国科学家古斯塔夫•罗杰发现了一种《新》元素并把它称为钶,他并不知道,这就是那个铌。

人们认为它只是锡中的有害的混合物,在开采锡时,人们把大量的钶扔进了废石场。这样一直持续到工业界对钽产生兴趣。化学性质接近钽并很难从中分离出来的钶被扔掉了。结果,当对钶的性质做出正确评价时,加工锡矿石和钽矿石而产生的废石场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钶矿。

很久以来白金都被认为是无用的金属,钶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第一个天然白金的矿产地是由西班牙工业主在哥伦比亚发现的。的确,这是一种具有可疑优点的金属: 不能被熔化,不能锻造,外观很难看... 还有,伪造钱币者利用白金的高比重(很多白金被运往西班牙并卖得比银还便宜),用它来制作镀金货币。政府关闭了哥伦比亚的贵重金属矿,使这种金属矿藏沉入了海底。

工艺师们,请看一看:我们现在是否在扔掉某些像汽油、钶、白金一样的只是不需要的东西呢?

关于大陆诞生的假说

有一种假说,(认为)在远古时代地球上只有唯一的一大块陆地——冈德瓦纳大陆。但是然后有一种巨大的推力把这块大陆分成了几块。这些碎块成了独立的陆地,我们把它们称作非洲、欧洲、美洲和澳大利亚。

科学家引用很多事实来证明这一假说。例如,澳大利亚的海岸线轮廓和非洲的海岸线轮廓类似,(澳大利亚正好和非洲的突出部分相吻合),美洲的外形很像亚洲的外形。除此之外,被辽阔的海洋所分开的各大陆上的动植物界的情况也类似。

由于考察南极,取得了证明这一假说的许多新的事实。这里发现了属于古生代晚期的煤矿。这个事实证明,在过去遥远的年代这里完全是另外一种气候,很像赤道(地带)的气候,也就是说,可以推测,第六大陆在某个时候是赤道的一个国家。科学家们还得出,南极洲的地质构造类似南美洲的地质构造——那里甚至造山作用都是一样的。

虽然证据很多,但科学家们没有急于做出最后的结论,(因为)在这些猜测当中还有太多的互相矛盾的事实。

行业 其他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