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的老鼠交易
646字
2021-01-09 19:30
24阅读
火星译客

但是很难让这些动物穿越边境

Peo Keo肩上挎着一个大柳条篮子,里面装着铁丝网陷阱,他把这些陷阱一个接一个地放在老鼠出没的稻田里。那里已经有很多陷阱了,很难为它找到空间。在柬埔寨南部的一个农村省份--Takeo,捕鼠有两个目的。一是因为这些生物会毁坏庄稼,而是可以在邻国越南卖到一大笔钱。在越南,以稻杆和稻谷根为食的放养老鼠是一种美味。

对越来越多的柬埔寨人来说,捕鼠是一项全职工作。新冠肺炎损害了正规经济。失业率在上升。亚洲开发银行认为,柬埔寨拥有900万左右的劳动年龄人口,在2020年失去了大约50万个工作岗位。许多在城市工作的人已经回到了农村的家中,但那里的工作也很稀缺。根据吴哥研究咨询和未来论坛(一个智库)的数据,1月到4月间,农民的工资下降了三分之一。Pen Keo先生说,因为大米太便宜,他再也不能靠耕种赚到足够的钱了。像许多手头拮据的柬埔寨人一样,他用犁换了捕鼠器。

然而,捕鼠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利可图了。如果天气好的时候,Pen Keo先生会捕获15公斤的害虫,约130只。以前他每抓一公斤鱼能赚6000里尔(1.48美元),而现在他只赚到这一数字的三分之二。整个供应链也感受到了价格的暴跌。Ton是一名来自Bourei Cholsar(与Pen Keo先生同在一个地区)的老鼠经纪人,他现在每天能挣5万里尔,是他过去收入的一半。Pen先生抱怨竞争太激烈了。他说,自4月份以来,他所在的村庄的捕鼠者在50人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倍,达到100人。Bourei Cholsar所属村庄的村长估计,现在有三分之一的当地人会捕鼠。

尽管柬埔寨的老鼠供应量激增,但越南的需求却在减少。官方的说法是,自3月起边境就关闭了,这使得把老鼠带到市场上变得更加困难。经纪人不得不付钱给越南边境警卫,并冒着被罚款和监禁的风险将他们捕获的老鼠偷渡过河。另一位柬埔寨捕手Chhoeun Kha怀疑,新冠肺炎使得越南人不再热衷于吃老鼠,因为他们担心老鼠会成为疾病的避难所。这不是一个荒谬的担忧。几年前在越南南部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餐馆供应的野鼠中,56%对大量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

Chhoeun Kha先生会被Chuot Dong(田间鼠)餐厅的情景所鼓舞,这是一家位于越南南部胡志明市郊区的工人阶级餐厅。这里的田鼠交易非常火爆。田鼠被当场宰杀,用大蒜、辣椒、柠檬草和鱼露腌制,然后油炸或烤制。Giao和他的同事们每周在那里吃两三次饭。对他来说,吃田鼠就像吃面条一样平常。我的同事Xuan说,每当我看到烤架上的肥老鼠时,我就忍不住要流口水。但他们是否担心啮齿类动物会让他们生病呢?下水道老鼠和家鼠吃城市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有毒的,Giao说。但田鼠吗?他坚称,他们是绝对安全的。

这篇文章出现在印刷版的亚洲部分,标题为“脏衣篮”(2021年1月2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