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在疫情的影响下,纽约快餐业开始勃发生机
942字
2021-01-08 03:04
18阅读
火星译客

短短数月前,每逢午餐高峰期间,位于曼哈顿哈德逊广场(Hudson Square)的沙拉专门店Just Salad可谓门庭若市。每逢工作日中午时分,成群结队的公司白领就会扔下手中的活,匆匆拿起五颜六色的可再生塑料碗,不辞辛劳来到Just Salad,加入店里已排起的里三层外三层长队(而且候餐队伍已排至门外大街上)。

这几周,店里却空无一人。

这种情形在全纽约市已司空见惯,尤以哈德逊广场及曼哈顿中城(Midtown)这类上班族远超居民的区域为甚。在纽约市政府逐步解封由新冠疫情造成的城市封控后几个月时间里,许多休闲快餐店仍在歇业与停业。在办公室胡乱吃一顿简易午餐(“sad desk lunch”,它已成为公司忙乱工作状态的缩影)如今早已时过境迁,原因是各家公司现今执行的“在家办公”政策让大多数白领无法回原单位上班。

沙拉连锁店Sweetgreen总经理乔纳森•尼曼(Jonathan Neman)说:新冠疫情最肆虐期间,去年估值达16亿美元的自家连锁店营业额大跌了近七成之多。“当全世界继续关停时,我们的沙拉销售也断崖式下跌。”他说。

店铺因疫情关停造成的损失显而易见。美国餐饮业第二季度的营业额下降了近24%,汤羹类与沙拉专卖店的营业额则骤跌了69%,咨询公司NPD分析师大卫•波塔拉廷(David Portalatin)这样说道。

“传统午餐生意已有些难做,而后又爆发了新冠疫情,当然,新冠如今已大致控制住。”波塔拉廷说。“传统午餐业现在日子很艰难。”

尼曼对于餐饮业(尤其是独立经营者)的前景持悲观态度,他预计接下来几个月会有部分高档餐馆因破产而关门。然而与此同时,他认为自家的沙拉连锁店应该会重振雄风。

他说,最近几周,Sweetgreen的沙拉销售已重启上升势头。公司在全纽约市的全部33家门店都已重新开张,并把安排在家待岗的全体近2000名员工重新招回来上班。

Sweetgreen重现生机的根本原因是投资于移动互联网的订餐技术,这可以让顾客在网上直接点餐与外卖,从而免去了排那些要求间隔一定社交距离的长队。“我认为此举会催生本地专营外卖的新型餐厅。”尼曼说。

其同行——Just Salad总经理尼克•凯纳(Nick Kenner)以及Chopt总经理尼克•马什(Nick Marsh)也与其持同样看法。

凑巧的是,它们几家已开始调整自己的营运策略以适应全新形势,并把生意拓展至更多未受封控措施重创的居民小区。

凯纳说:如今Just Salad的九成订单都为网上预订,且大多数订单由公司自家App及网站完成,从而规避了被Grubhub 与Uber Eats等第三方订餐平台收取高额费用。

Chopt同样因新推出自取与外卖点而重现生机活力,这些门店不雇收银员,进店顾客要么是网上提前预订,要么是现场用手机扫二维码完成订餐。

凯纳说,如今出资方甚至开始对这个新兴行当“回头看”。今年初,他就与各家私募洽谈了引入更多资金来拓展Just Salad业务的事宜。新冠疫情突然爆发后,全行业都被按了“暂停键”,但现在引资洽谈已重新恢复。

九月初的劳动节(Labor Day)后,城区的沙拉连锁店如今正热切关注劳动大军是否开始返岗。

“夏去秋来这段时间是就业能否恢复的关键期。”Chopt总经理马什说。他认为学生们若能安全返校,就意味着家长们也能顺利返岗。

他估计现如今纽约各大公司只有10%-15%的员工到办公室上班。“我从纽约市各大商铺业主了解到:员工入工率会升至25-30%。那对我们是巨大利好。”

虽说经营状况改观有限,但Chopt、Sweetgreen与Just Salad三家总经理都坚信能够渡过难关。它们都收到了美国政府发放的新冠纾困贷款,而Sweetgreen则全额退回了贷款。有些商铺业主则一直表示愿意部分减少租金。

“我们现在当然一切向好。”Just Salad总经理凯纳说,“部分原因是商铺业主真正愿与我们同舟共济,这助力我们更具竞争优势。”

马什认为,危机不是什么新鲜事。他在“911”恐袭发生前就开设了首家Chopt店,并引领公司安然渡过了金融危机后的经济衰退期。“与全体纽约人一样,咬紧牙关渡过难关的品质就在我们的DNA里。”他说。

而对于哈德逊广场的Just Salad门店,生意恢复景气似乎还遥不可及。“每天中午仍有部分顾客来店里用餐,但今非昔比了。”正在准备自取订单的朱丽莎说,她是两位当班员工中的一位。“店里最近真的门庭冷落。”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