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人生价值
989字
2021-01-08 08:45
10阅读
火星译客

我的父母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加勒比海最南端的岛屿。特立尼达也是唯一的发明于20世纪的声学乐器钢鼓的发源地。这是由非洲鼓演变而来,并由特立尼达的一个贫民窟的天才发明的,一个名叫拉芬蒂的城市,加上美国军方的漠视。好吧,我应该告诉你,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在特立尼达设立了军事基地,战争结束时,他们离开岛屿留下散落一地的空油桶,也就是他们的垃圾。

所以来自拉芬蒂市的人重新利用了留下的旧桶转化为全半音阶:钢鼓。现在演奏音乐从贝多芬到鲍勃·马利到50美分,那些人真的用垃圾演奏出了音乐。距我20岁生日还有十二天的时候,我在曼哈顿下城区因参与暴力抢劫被捕。当时人们坐在咖啡馆里,四人被枪击。两人死亡。我们五个人被捕了。 
 

我们都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产物。我们是“不良移民",或是任由特朗普和数百万美国人恶意中伤的"定锚婴儿"。我像废物一样被丢弃了,对许多人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我最终服刑10年2个月零7天。我在被判入狱服十年徒刑。我被判定为无足轻重的废物,没有生而为人的价值。
 

有趣的是,在监狱的那些年里,不断收到的一系列信件救赎了我,这些信帮助我穿越黑暗与负罪感,摆脱我年轻时糟糕生活的负面影响。 
 

它让我觉得我并非一无是处。她,她只有十三岁。她写道,她视我为英雄。记得读到这封、这些话时潸然泪下。在师生通信计划期间,她是50多名学生中的一员,期间我写过150封信,由我和朋友合作设计的,他是我的家乡布鲁克林一所中学的老师。我们称之为青年学者计划。 
 

每次这些年轻人与我分享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斗争,每次他们画出他们最喜欢的卡通人物的照片并把它寄给了我,每当他们说他们依赖我的信件或我的建议时,这增强了我的价值感。

它让我了解到我可以为这个星球做出的贡献。它改变了我的生活。正因这些信件以及他们与我分享的信息,他们的青少年生活故事,他们认可了我,他们让我有勇气坦白这一切事出有因,并不是借口,但是,在1999年10月这个重要的日子里发生的事情是有缘由的;在这个枪支比运动鞋更容易获取的社区里生活,身心创伤如影随形;在14岁时被持枪挟持并遭遇性侵所造成的创伤;这些都是我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的理由,那个致命的决定,并不是没有可能做出的决定。

因为那些信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写信和收信,并与那些人进行沟通,对我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我决定与一些我挂念着的朋友一起分享这个机会。我的朋友比尔和科瑞和阿罗克斯,也都因暴力犯罪而入狱,与年轻人分享他们的智慧之言,并从回信中获得自我价值感。我们现在是出版作家、青年计划创新者、创伤专家和枪支暴力防治倡导者,和TED这就是我称之为投资的积极回报。演讲者和,好爸爸。

这就是我称之为投资的积极回报。最重要的是,创建那个计划教会我当我们播种时,当我们投资于无论身处何方的人的人性价值时,我们都可以获得惊人的回报。在这最新的刑事司法改革时代,我经常质疑并疑惑于: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认为,只有那些非暴力毒品犯罪的罪犯才值得同情,才值得被认可为人?刑事司法改革是人类的正义。我不是人吗?为彰显人类价值,当我们投资于社区比如拉芬蒂,或布鲁克林的部分地区或您附近的贫民区,我们基本上可以创建我们想要的社区。 

 

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而不仅将执法作为一种资源投资,因为他们没有给我们一种相关的价值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为了追逐利益干了那么多坏事的根本原因。看,枪支暴力只是很多潜在创伤的可见表现。当我们投资于人性相互帮助的价值时,我们可以获得个人责任感和心理治愈。

我关心的是人本身,这样才能在人身上起效果。大家一起来参与这艰难的工作,困难的工作。耗费心神的任务,将大家吝于给予的关爱给予给那些我们定义为垃圾的人,那些我们可以轻易忽视和放弃的人。我问自己。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因枪支暴力失去了两个朋友,都是无辜的旁观者。一个在回家的路上被过路的车枪击。另一个在迈阿密度假期间,坐在咖啡馆里吃早餐时被枪击。我要求自己在谋杀他们的人身上看到人性的救赎价值,因为大家曾努力找寻我身上的价值。

我呼吁自己挑战自我极限,以充分体验我们的人性,通过理解人们完整的人生故事,那些我们不愿重视的人们的故事,因为英雄们在等待伯乐的出现,音乐正在等待被创作出世。 谢谢。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