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23岁女孩的去世,引发人们对互联网行业“毫无节制”的增长模式的质疑
1442字
2021-01-10 22:12
39阅读
火星译客

一名23岁女孩的去世引发了人们对互联网行业“毫无节制”的增长模式的质疑

拼多多照片:CFP

最近,中国电商巨头拼多多一名23岁雇员的突然离世,在中国民众的热议中持续发酵。

除了对中国互联网行业巨头普遍存在的过劳文化的谴责外,人们还质疑互联网公司在激烈的竞争中不守规矩地干涉了中国传统的,技术水平较低的经济领域的趋势。

周二,业内人士和分析师表示,全社会关于互联网公司过劳文化的拷问,反映了中国社会对劳工权利的态度发生了深远的变化,也反映了中国经济向更先进和更具竞争力的经济模式进步。我们需要进行有目的的调整以平衡利润和劳工权利。

令人担忧的趋势

张出生于1998年,是西北地区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拼多多社区百货业务的一名员工,她在2020年12月29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回家时突然倒下,后来在医院去世。

关于张的去世,社交媒体帖子里的热议,引发了对科技公司所谓的“ 996”工作文化的严厉批评—-每周6天,从上午9点至晚上9点。该公司的就业状况在被进行正式调查的同时,该公司在美国上市的股票迎来了暴跌。

但是,在公众愤慨之下是一个更加令人不安的趋势——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每个角落对新业务的不断拓宽。张某所在的拼多多社区杂货店业务和团购业务,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角逐的最新战场。

团购是一种商业模式,它允许团中每个人以很大的折扣批量购买商品。由于方便的服务和较低的价格,这种方式在过去几年中受到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欢迎。但是,当拼多多,阿里巴巴,腾讯和京东等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嗅到了巨大的潜力进入时,由于价格战,垄断,对小厂商以及就业市场的打击,使得团购变成了一个有矛盾的业务。

周二,位于北京总部的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刘鼎鼎对《环球时报》表示:“团购这种商业模式非常简单;它基本上直接把消费者与农民联系在一起。基本上没有什么技术创新。” “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型。但问题在于互联网公司如何实现这一点。”

随着互联网公司争夺市场份额,他们在补贴上投入了大量资金,这样将几乎零成本的食物送到消费者的家中,比如0.1元(0.0154美元)的鸡蛋,其中包括送货费。但是,要注意的是,一旦消费者在最初购买了廉价商品,他们就会停留在同一个平台上。而且,由于价格战,小型供应商将被赶出市场,失去工作机会。

互联网公司已经在多个领域推广了这种有问题的做法,包括骑手招募,共享单车和送餐。他们也引起了中国市场监管者的注意。 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召集了阿里巴巴,腾讯,拼多多等公司的代表,讨论对团购的监管。有影响力的《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也批评互联网公司通过这种团购模式取代技术创新来赚快钱。

除了市场扭曲之外,新业务模型中的加班工作也是一种普遍现象。 “当许多人谈论程序员的“ 996”工作时间表时,他们并不知道互联网公司的许多底层工作人员也有相同的工作时间,甚至更多。”一个团购业务的工作人员在周二对《环球时报》表示。他来自北京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由于蔬菜通常在早上运送,因此许多平台人员必须通宵工作,以确保流程顺利进行。他们说:“我们不像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薪水很高的工作人员,我们只是低收入的送餐工人。”

美团等食品订购平台的配送员也透露了他们难以忍受的工作安排和要求。最近的一篇文章记录了配送员是怎样被系统困住的,该平台的强大的算法给配送限制了精确而严格的时间,这种算法引发了争议。这进一步说明了先进互联网公司里的低端工人所经历的困境。

但是,互联网业内人士表示,根本原因在于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激烈竞争,因为经历了多年的快速增长之后,它们正面临着一个更加成熟的行业。一些高管表示,对公司而言,这是一场生死战。

拼多多是互联网领域的后起之秀,它一直在努力突破现有的互联网平台的谋新发展。拼多多高级主管刘黛诗(Daisy Liu)周二对《环球时报》表示:“但是,要赶上其他巨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打下坚实的基础,其中很重要的部分就是提高效率。”刘更喜欢使用Daisy而不是她的真名。

刘黛西说:“这种工作文化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她补充说,该公司提供了高于市场的薪水,但也希望他们的员工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和从事高强度工作的专业能力。

呼吁变革

但是,专家们指出,根本问题不在于激烈的竞争,而在于公司无休止地为了对利润的追求而进行斗争,这就像几年前一些小煤炭开采公司为了适应变幻莫测的市场和社会进行的恶性竞争一样。

“互联网公司致力于以最快的速度和大量的资本抓住下一个商业机会。它们仍然习惯于过去不正常的快速增长,但是互联网公司需要的是建立健全机制来保证劳工权利,同时解决现在倍受关注的那些问题。”刘鼎鼎补充说,几年前他们本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没有。现在他们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了。

从对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和工程师的“ 996”文化的一致批评,到23岁的公司底层员工张某去世引起公众的强烈不满,这种转变也突显了互联网公司从构建平台向着竞争业务生态系统的过渡。分析师指出。

中国电商经济的飞速增长以及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显示出了该国对未来发展所做的创新实践,它在当前的经济稳步发展与政府治理优先之间寻找平衡点。

实现这种平衡已经成为中国决策者的当务之急。在2020年12月上旬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高层官员将加强反垄断法规和防止无秩序资本扩张列为今年的重中之重。

在互联网公司内部和社交媒体上,人们不断要求进行变革,这样才能确保经济发展同时保证劳工权利。

截止到发稿时,中国传媒集团一条呼吁不要再“以金钱换生活”的微博已获得4.5亿次观看和30,000多次评论。

在专业社交媒体平台Maimai上对81,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有89%的人表示反对加班,这也突显了中国社会对劳工权利的意识和追求的提高。

一些互联网员工表示,虽然他们理解偶尔加班,但他们希望废除压榨人的“ 996”和其他非正常工作时间表,并呼吁相关部门对劳动法加强监督和执行力度。

“我的工作压力很大。我的心脏不舒服,偶尔手也会抖……我最大的愿望是每周休息两天,”周二,一位在北京ByteDance工作的30岁程序员Chen告诉《环球》。

杨乐(化名)补充说:“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发展和随之而来的激烈竞争,依靠行业自律很难改善基层员工的加班情况。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国家监管部门。”他是一名位于中国南方广东省深圳市的中国顶级互联网公司的后端开发人员。

刘鼎鼎表示,虽然这种加班文化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改变,但国家监管部门的最新指示“肯定会给互联网公司敲响警钟”。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