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有助于克服2021年的风险
1481字
2021-01-05 10:32
18阅读
火星译客

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有望得到基本控制,世界经济有望步入复苏轨道,大国关系保持相对稳定。然而,世界仍将面临风险。

全球应对不当的风险

随着秋季的到来,新一波COVID-19感染袭击了北半球,迫使西方主要国家重新实施限制措施。在12月批准了一些疫苗之后,2021年可能会批准更多的疫苗使用。但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争相购买这些疫苗,订购的疫苗剂量是其总人口的三倍,这可能会阻碍疫苗的公平分配,甚至影响疫苗的生产、分配和使用。

因此,世界卫生组织的疫苗实施计划是否能如设想的那样发挥作用还有待观察。

虽然2021年下半年全球有可能启动大规模接种计划,但由于各国缺乏政策协调或政策分歧,无法开展大规模接种计划的国家仍存在疫情继续蔓延的风险,这将大大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医疗和债务风险,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大国权力博弈的风险不断增加

很多观察人士认为,拜登就任美国新总统后,中美大国关系将恢复正常,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将减少。然而,正如总统大选所显示的那样,美国国内政治两极分化和社会分化加剧,中美关系改善的空间有限。

竞争加剧和中美经济(尤其是在科技领域)部分“脱钩”的风险将继续加大,使得制定国际规则和标准变得更加困难,至少在短期内如此。在地缘政治方面,世界秩序的变化可能会引发新的冲突。

大规模网络安全风险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5G、物联网等推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人类数据总量将从10年前的1 Zb超过60 Zb。到2023年,全球数据将再翻一番,网络设备总数将达到489亿部。巨大的网络信息和数据流动,给各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安全风险。

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的高峰期,三分之一的人口在家工作,大量私人和机密信息变得更容易被盗。例如,在2020年前10个月,包括全球能源和电力公司在内的1000多家企业受到了“勒索软件”的攻击。随着世界上大多数经济体即将复苏,各国有望开放边境,数据流动将大幅增加,增加网络攻击、数据泄露和基础设施运营中断的风险。

气候变化、环境破坏的风险

此外,尽管拜登承诺美国将重返《巴黎协定》,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诺到本世纪中叶实现碳中和,但气候变化恶化除了近年来造成越来越多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外,还将对人类社会产生长期影响。

2021年,极端天气可能会增多,包括沿海地区的暴雨、台风和飓风、主要粮食产区的重大森林火灾、洪水、干旱和蝗虫造成的破坏,北极夏季变得更加无冰,南极失去更多的冰盖。

这些人为因素造成的大规模自然灾害不仅可能造成数百万人的粮食和生存危机,而且还可能引发一场真正的全球流行病危机,因为不能排除由于气候变化的复杂影响而出现新的病毒和流行病的可能性,对世界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人工智能的使用导致失业风险上升

人工智能、物联网和机器人技术的综合应用可能会导致大量蓝领工人,甚至一些白领工人失去工作。自疫情爆发以来,许多公司在生产、运输、存储、贸易和其他领域以更快的速度用机器人取代人类,以防止工业和供应链中断。

如果企业继续以这样的速度用机器人取代人类,大量的人将失去工作,贫富差距将进一步扩大,破坏社会稳定,引发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运动。

发展中国家流动性危机的风险

由于COVID-19大流行,所有国家在卫生和相关领域的支出都有所增加,而税收收入却大幅下降。与此同时,全球主 权债务和企业债务飙升,银行机构的坏账增加。到2020年底,全球债务可能飙升至277万亿美元。尽管发达国家的债务同比增长50%,达到GDP的4倍,但新兴经济体的债务增长到GDP的2.5倍更令人担忧,因为它们的债务增长大部分来自非金融机构。

到目前为止,发展中国家的债务积累远远超过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水平。但随着央行用于刺激经济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可能在2021年结束——预计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将在明年逐渐消退——一些外债比率高、偿债能力低的国家和非金融机构可能面临流动性危机。如果处理不当,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引发国际金融危机。

全球商品价格波动的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农业储备增加,中国强劲需求导致金属矿产短缺,发达国家需求不足导致能源生产减少,迫使大豆、铜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升至6年来高点。

从趋势看,农产品和矿产品指数已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并继续增长,能源指数已触底,进入快速复苏轨道。但如果美元继续走软,明年上半年大宗商品价格的涨幅可能会超出预期。

鉴于发展中国家三分之二的外汇收支与大宗商品价格有关,而60%的发展中国家依赖大宗商品进口来满足国内需求,如果2021年的价格波动造成当地恶性通货膨胀,就可能导致南亚、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严重的贸易和金融失衡,最终导致债务、经济甚至社会政治危机。

一种新型恐怖主义的风险正在出现

自2014年以来,70%的国家的“恐怖主义活动”指数呈下降趋势。大多数恐怖袭击都发生在已经陷入内乱的地区,跨国恐怖组织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已经减弱。但是,恐怖组织利用这一流行病和种族冲突,在2020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变化。

首先,恐怖主义组织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不断扩大。第二,极右翼组织在北美、欧洲和大洋洲发动的种族主义袭击数量显著增加。三是疫情干扰了反恐行动,给恐怖组织重组壮大提供了机会。

更重要的是,恐怖 分子利用这一流行病,一直试图获得大规模毁灭性化学武器和其他武器、医用放射性废物和其他危险产品,以发动更致命的攻击。

上述八种风险是相互关联的。要避免这些风险,推动世界经济稳定健康复苏,最重要的是要消除全球治理赤字,加强国际协调与合作。

在这方面,中美两国肩负着重要的共同责任。只有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深化双边和多边合作,中美两国才能与世界各国一道,引领世界走出疫情危机,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创造有利环境。

这些观点不代表《中国日报》的观点。

本文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如果您有专门的专业知识,并希望为《中国日报》撰稿,请通过opinion@chinadaily.com.cn和comment@chinadaily.com.cn与我们联系。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