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见证绿色复兴
1835字
2021-01-06 21:16
38阅读
火星译客

作者: 邢毅(上海)、谭英姿(重庆)、仓伟(南京)、刘坤(武汉)、王建(南昌)|中国日报|更新时间:2021年01月05日 07:33

5ff3c4bda31024adbdac7f59.jpeg

国家对长江进行了大清理

几千年来,长江以丰富的自然资源养活了沿岸的人民,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长江经济带由9个省和2个直辖市组成,被誉为主要的经济引擎之一,占全国人口和GDP的40%以上。

然而,经济发展导致了现代化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冲突。过度捕捞、水污染和水土流失等环境问题已经对长江和居民造成了影响。

近年来,长江开始见证绿色复兴。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主席在重庆的一次研讨会上表示,中国的关键战略之一是促进长江经济带的绿色增长。

习近平主席说长江的状态意味着,与现代化相比,必须优先发展河道的生态建设,以尊重自然、经济和社会规则。

他说,恢复长江沿岸的环境应该是长期优先考虑的重点,并补充道,保护长江需要协调和避免过度开发。

去年11月,由习近平主办的“全面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研讨会在江苏省南京市召开。这次大会强调高质量发展、绿色增长、开放创新。

会议期间,习近平呼吁全面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加快绿色低碳发展。

5ff3bbc9a31024adbdac76fc.jpeg

今年春天,重庆南安区的铜锣花谷成为了当地人的热门旅游目的地和长江游船的旅游景点。

这个新开放的垂直花园建在山坡上,占地近13公顷,有120多种树木和花卉,还有几个亭子。游客可以欣赏风景、喝茶、吃饭,甚至住在洞穴状的旅馆里。

然而,这里曾经是方牛村的垃圾场,后来成为建筑公司的大垃圾场,散发着恶臭。

村官唐洪东说:“这个非法垃圾场严重影响了环境,也威胁到了长江。”

他还说,下雨天,工地的废弃物和石头被冲进河里,污染了河水。

2016年1月20日,习近平在视察了滨江城市重庆后表示,长江的环境质量“只会变得更好,永远不会恶化”。

重庆市有关部门迅速启动了长江、嘉陵江流域整治工作,整治临江岸线,优化滨江功能,营造亲水空间,保护历史文化资源。

作为项目的一部分,方牛村与当地一家园林绿化公司合作,将铜锣花谷变成了一个生态公园。

65岁的张顺银(音)是当地村民,也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他说:“我在河边长大,我必须为年轻一代做点什么。”

2017年,铜锣花谷生态公园开工建设。

在起步阶段,超过300辆卡车被用来清除废物——这里有超过5万立方米的泥土和石头。张顺银说,因为山坡太陡,车辆无法进入建筑工地,所以垃圾只能完全由工人搬运。

他补充说:“但这并没有动摇我们让我们的家园更绿色、更美丽的决心。”

他的公司雇佣了数十名当地村民,投资了9000多万元(约合1374万美元)用于改造项目。

张顺银说:“我希望过往的船只上的人们可以欣赏到河谷的美丽景色。”

5ff3bbc9a31024adbdac76ff.jpeg

工厂关闭

2018年,在湖北武汉,习近平主席重申乐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

他说,地方政府应克服惯性,着力促进高质量发展。

“长江是中国的母亲河,我们必须保护它。”他强调:“我们要坚决把污染企业从长江沿岸转移出去,彻底根除污染隐患。”

习近平补充说,要努力淘汰旧的增长引擎,培育新的增长引擎,建立现代体系的经济带。

水果店老板毕凯云(音)在湖北宜昌长江南岸天天化工厂工作了16年,直到2018年4月该工厂被拆除。

天天化工厂是该市的主要纳税人之一,在关闭前每年向当地财政纳税人民币2800万元(合440万美元)。

毕凯云说:“人到中年,开始一份新工作很难,但为了一个更好的环境,这么做是正确的。”

他说,工厂关闭后,住在附近地区的人们开始打开窗户,在阳台上晒衣服,沿着河岸散步。

“生活又变得干净明了了。现在,我可以在店里穿浅色衣服,不用担心会被机器弄脏。”

天天化工厂拆除后,宜昌市枝江县在离江面较远的地方新建了一座具有高标准污染处理设施的化工厂。

2017年,宜昌市政府发布了一份关于减少污染、升级化工产业的文件,目标是到2019年底关闭、搬迁或改造134家化工企业。

化工企业的关闭导致宜昌的GDP增长从10.2%下降到2.4%,但随着工厂产业结构的升级,经济增长很快开始反弹,2019年宜昌的GDP增长达到8.1%。

宜昌并不是唯一一个通过升级产业结构和搬迁工厂来解决环境问题的城市。

长江沿岸的所有城市也纷纷效仿这一做法,从3月1日起,《长江保护法》禁止在长江及其支流1公里范围内新建和扩建化工厂。

5ff3bbc9a31024adbdac7704.jpeg

野生动物保护

在过去的四年里,记者周海燕(音)在江西省南昌市从事环保工作,一直在扩大荷花田,以容纳迁徙的西伯利亚白鹤。该物种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度濒危物种。

西伯利亚白鹤在俄罗斯雅库特地区繁殖,它们在长江流域——尤其是鄱阳湖周围的湿地,长江的主要水体之一,过冬。

2017年,周海燕和一群志愿者租下了鄱阳湖湖畔以南20万平方米的荷花田,并将其改造为适合西伯利亚白鹤栖息的保护区。

“在政府的支持下,保护区的面积在去年增加了两倍多,期间我们记录到2800多只白鹤。”周海燕说。

这一地区只是江西省政府近年来试图保护和恢复长江和鄱阳湖上众多的小型湿地之一。政府已经拨款5000万元补偿被禽鸟吃掉农作物的农民。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鸟类学家钱发文在接受《江西日报》采访时表示,上个月鄱阳湖候鸟数量达到十年来最高水平。

钱发文说:“长江禁渔令和广泛的环境保护工作增加了候鸟的食物供应,同时也表明环境已经得到改善。”

江西的周海燕关注的是西伯利亚白鹤,而在上海,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刘健(音)关注的是另一种濒危物种——中华鲟。

中华鲟可以追溯到史前时期,主要生活在长江,尤其是河口。成熟后,它会游到上游1000多公里的地方繁殖,幼小的鲟鱼会游到河口。

上海水生野生动物保护与研究中心刘主任说:“在过去7年的监测中,中心仅在2年时间里就看到了幼小的鲟鱼游到河口。保护这些鲟鱼需要长江沿岸所有省份的努力。”

今年5月,上海立法委员通过了一项保护中华鲟的新法律,强调区域合作,并下令就该物种的状况发表年度报告。

长江正在建立跨区域系统,为正在减少的鲟鱼种群安排保护和人工繁殖。

5ff3bbc9a31024adbdac7707.jpeg

钓鱼禁令

江苏南通的石宏伟(音)曾经是一名渔民,他每天骑着电动摩托车沿着长江沿岸巡逻100多公里。

这位50岁的老人一直住在北京市通州区的开沙岛。他的祖先都是渔民,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巡查这条河,帮助执行禁渔令。

“我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河里钓鱼的,”在这个行业工作了31年的石宏伟说,“我每天都看着父母在船上捕鱼,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如何捕鱼。”

他不记得自己曾经捕过多少鱼,但他说,从河里捕来的许多鱼帮助他养家糊口,养育孩子,过上了体面的生活。

“我一张网就能捕到50多公斤的长尾凤尾鱼,”他自豪地说。这种鱼一度卖到1万多元每公斤。

然而,大约在20年前,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当时,史宏石在长江的捕鱼量大大减少。

从河里捞上来的十张渔网中,有九张灰令你失望。我意识到必须做些什么,长江需要时间来恢复。”

去年,政府颁布了一项保护长江的规定,禁止在这条水道上捕鱼10年。

因禁渔导致其渔船和设备无法使用的石宏伟获得了19万元赔偿,他申请了长江巡逻。

全市400名渔民全部上岸,170艘渔船被拆除。

为了帮助他们适应新生活,当地政府提供培训,让他们成为老年人护士、面包师和厨师。几乎所有的渔民都享有当地的社会保障制度。

石宏伟说,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去大城市工作了,他很少抓到在这条河里非法捕鱼的人。

他说:“能巡逻保护长江我很自豪,我希望我的孩子们也能保护长江,而不是伤害它。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像几年前一样在长江里看到那么多的鱼。”

刘坤和王健也为这篇报道做出了贡献。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