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选举欺诈闹剧继续,美国面临“系统性危机”
1009字
2021-01-05 09:42
10阅读
火星译客

特朗普选举欺诈闹剧继续,美国面临“系统性危机”

此图为2020年9月3日拍摄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拉特罗布参加竞选集 会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刘杰)

观察人士表示,美国正面临一场系统性危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在试图扭转自己在大选中落败的局面,威胁乔治亚州国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争取足够多的选票。数天之后,美国国会将于周三召开会议,正式清点选举人团的选票。

中国分析人士周一表示,尽管特朗普和共和党政客的挑战可能不会影响最终结果,但他们破坏了美国选举制度和西方民主的权威。

据《华盛顿 邮报》披露的一段录音细节显示,特朗普奉承、恳求和威胁共和党人拉芬斯伯格,希望他能得到11780张选票(拜登以11779票的优势赢得了乔治亚州的胜利)。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曾揭露1972年导致时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辞职的水门事件的资深记者卡尔·伯恩斯坦最近将特朗普形容为“颠覆性总统”,他愿意“破坏选举制度,非法、不恰当和不道德地试图煽动政变”。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周日,美国10名前国防部长就武装部队的参与联合宣布反对特朗普破坏选举的努力,这可能会把美国拖入一个“危险、非法和违宪的领土”。

《华盛 顿邮报》称,一些美国法律专家表示,特朗普的举动是“选举欺诈的教科书定义”。

《环球时报》联系到的中国专家表示,美国体系的建筑师可能没有预料到特朗普当选后会对整个体系造成巨大破坏。然而,不能想当然地认为特朗普离开白宫后美国的体系就会恢复,因为特朗普是美国危机的反映,而不仅仅是危机的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一伟在描述美国的困境时表示,现行的制度设计无法应对不断变化的形势,两党和三权分立未能充分反映不同的利益,最高法院能否做出合理的裁决也成为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

王说,全球化的好处在美国各州各不相同,从沿海到内陆,从新英格兰到阳光地带。这种差距加剧了行业、种族和阶级之间的冲突,这解释了拜登选择内阁成员的原因,弥合了表面上的矛盾。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鲁翔周一告诉《环球时报》,“宪法危机”是一个强烈的词,在去年竞选期间,美国媒体广泛讨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全国性混乱的迹象,但美国目前的情况表明,权力转移的过程“将是令人讨厌的”。

众议院共和党参议员和众议员发起的挑战将延长投票过程,但不会影响结果。鲁说,但对美国政治体系最大的损害是,选举期间和选举后的所有这些闹剧使其他国家对美国政策制定的一致性和确定性失去信心。

据美国媒体Politico报道,至少12名共和党参议员(近四分之一的参议院共和党人)宣布了挑战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周三赢得总统大选的计划。

美国过去的“制度优势”未必总能适应新环境。如果不进行调整,就不可能保持领先,甚至可能导致内部分裂。

“中国人信奉变革的哲学。最近RCEP的签署和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的完成显示了中国改革的决心……美国不应该傲慢地认为自己的体系是最好的,而强迫其他国家效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环球时报》建议,就中国人如何看待美国进行一次民意调查。她是在回答有关美国国务院周一最新无端指责中国共产党“破坏国际法治”的问题时说这番话的。

在《环球时报》12月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中,65.6%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政府“不受欢迎”,而超过70%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在与美国的竞争中拥有越来越多的优势。

对于美国干涉中国台湾、新疆和香港内政,中国16个主要城市的近2000名中国与会者中,81.7%的人持“坚决反对”的立场。

“美国的政治体系无法阻止不可靠的数据当选,也无法有效遏制总统在国际秩序中制造麻烦。这是对美国体系信誉的主要损害,”鲁说。

分析人士称,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发现美国的体制无法确保其选出的领导人是可靠的,并防止他们做出危害国家和世界的危险和非理性决定,大多数中国人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视为“低质量的脱口秀”,而不是向西方学习先进东西的机会。

“拜登将会发现很难说服美国的盟友和其他国家相信特朗普或类似特朗普的政客不会再次当选。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国家,甚至包括欧盟成员国和日本等美国的盟友,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利益与美国的霸权利益联系得太紧密。”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想在地区自由贸易问题和双边投资协定上与中国站得更近,即使这些选择可能会严重冒犯美国,”鲁说。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