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会否成为“内向者之年”?
738字
2021-01-04 19:42
10阅读
火星译客

至少10年来,内向者活动人士一直呼吁一场变革:重塑由外向者主导的职场,不再惩罚我们当中三分之一的人:我们这些人不适应开放式办公室培养出来的吵闹、高度社交的理想氛围;而是营造更为包容的文化,使工作场所同样更适合那些单独工作时更有成效、不需要那么多外界刺激的人。

接着,疫情来了,我们许多人不得不在家办公。2020年的“办公室”突然看上去成了内向者雇员宣言的答案。这将是“一次发挥我们优势的机会”。5个月后的今天,内向者之年进行得怎样了?

一开始它令人感到不安。苏珊•凯恩(Susan Cain)在畅销书《安静:内向性格的竞争力》(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Talking)中写道:“内向者通过独处来给自己充电。”家里本来是我们“充电”的地方。所以,把自己的家变成办公室,还要通过视频会议来分享这个逃避场所,感觉有些怪。

然而,对于那些为公开发言而焦虑的内向者,这也可能是有帮助的。当你处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脚下悄悄穿着拖鞋时,你为在大群人面前发言而感到的焦虑也许会少一些。我就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会接受线上发言的邀请,而在其他情况下我本来会拒绝。

在家办公会议带来了意外发现。对内向者友好的礼仪正在逐渐形成。一言不发——除非你有建设性的意见可贡献——第一次成为完全可以接受的事情。事实上,为了提高效率,这是受到鼓励的做法。这与现实生活相比更令人放松,因为在现实生活里,不惜任何代价让别人听见自己的声音似乎是有回报的。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神经科学家和神经心理学家诺亚•赫茨(Noa Herz)曾写道,这可能对内向者不利,因为这些人倾向于仔细倾听,只会间或说出他们认为值得分享的想法。赫茨所描述的“每个参与者以无组织、基于霸道作风的方式贡献想法”的文化,让人想起太多缺乏成效、令人不自在的会议。

今年3月,当我们之中许多人对这一切仍然很陌生时,我的团队领导分享了一些能够帮助事情顺利进行的技巧。简单的信号系统——让你毫无压力地表示你有东西想和大家分享的方式——简直是改变游戏规则的创举。她表示,如果你想发言,就在聊天框里输入“帽子”,如果你急切地想要发言,就输入“礼帽”。没有人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使用头饰作为信号。(有人知道吗?)你可以轻松地通过举手或是打开/关闭麦克风做出示意。你甚至可以在聊天框输入文字,在根本不开口的情况下贡献自己的想法。

在回报大嗓门的文化中,对于说话温和的人来说,音量控制的调节能力也是非常宝贵的。正如即使是最健谈的人也会关掉麦克风,否则就会受到礼貌的谴责(如“请大家都静音”)一样,我们现在都能够让自己的声音得到平等倾听。这缓解了内向者经常担心的一个问题:“他们听得到我的发言吗?”

加在一起,这一切消除了内向者的天敌:霸道的同事打断别人的发言或忽视他们。在线上会议室,每个人等待自己的发言机会。

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管理不善的线上会议可能会和实体会议一样沦为角斗场。我曾目睹过当两个人发生激烈分歧时,讨论在几秒钟内恶化的场景。

同样地,比起令人分心的开放式办公室,在家办公往往被说成是一种更平静、适合内向者的选择。但事实证明,在家办公时具备隔音能力的降噪耳机也同样重要,它们能够使人们远离家中的声音(如垃圾车的声音,或是一个对非洲音乐有着浓厚兴趣的、被关在家中的年轻邻居)。

另外,缺少职场友情会有怎样的影响?在我们开始居家办公后不久,我的一位非常善于交际的同事就提出了一个担忧:“你不会想念你的同事吗?”对于独自工作时成效最高的内向者来说,这未必是个问题。而且事实证明,我每天都能在线上晨会时看到我的团队成员。自3月以来,我见到他们的次数比见到亲戚的次数都多(还好他们都很亲切)。
 

“好吧,但你在家办公时不会怀念办公室聊天吗?”那位非常善于交际的朋友问道,到了此时,她的语气听上去已经有些不肯相信,“你不会觉得寂寞吗?”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但是对于一个喜欢独处的内向者来说,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听得懂这个问题。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