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比才华更重要是误人子弟?
733字
2021-01-04 19:09
14阅读
火星译客

“永远不会有人比我更努力,”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在《最后之舞》(The Last Dance)中说。今年春天,Netflix的芝加哥公牛队(Chicago Bulls)系列纪录片用这句话和其他斯达汉诺夫式(阿列克谢•斯达汉诺夫/Aleksey Stakhanov,苏联劳动英雄——译者注)智慧,让我们大开眼界。“疼痛,我想要感到疼痛。”“始于努力,终于香槟。”“最重要的”是努力;我们听到,乔丹“从来没有放松的时候。”

我曾以为这是美国人特有的勤勉。直到我看了Amazon Prime一部关于关于若泽•穆里尼奥(José Mourinho)执教不那么出名的托特纳姆热刺队(Tottenham Hotspur)的纪录片。在足球运动中,一些懒散但技术高超的人不仅能混得不错,有时还能名留青史。那么就跟我聊聊潇洒气质吧,若泽,或者才华,或者至少聊聊战术。但是他没有。他的谈话惊人地缺乏启发性,大部分都是在变着花样说“要更努力”。

相比大多数领域,体育运动更容易崇尚努力。所有运动员都能说出一堆现在默默无名的儿时伙伴,当初比他们多一倍天赋,但没有他们努力。(那些拼命训练、却没有脱颖而出的人似乎不在他们的记忆里。)

如果这个显而易见的盲点——对“才华”视若不见——仅限于体育运动,那就没什么关系。但这种“你付出什么就得到什么”的倡导者在社会各界都有。有些人在YouTube上的励志视频中建议你的孩子们发扬“极端主人翁精神”。他们的用意是好的。如果他们只是笼统地鼓励人们在人生中尽最大努力,他们的建议将是成立的。但他们更经常暗示的是,在努力和成功之间有一种近乎线性的关系。也就是说,努力是一个充分条件,而不仅是一个必要条件。这个理念鼓舞人心,几乎足以让人原谅其异想天开和不负责任。

为什么我们这么难谈论才华?为什么我们这么难承认它在决定人生际遇上的巨大作用(无论才华的作用比努力更小还是更大)?爱冷嘲热讽的人认为,强调努力——尽管表面上很谦逊——让赢家能把自己的成功归因于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如果是这样,累进制税收——甚至对成功人士缺乏尊重——就更难以证明合理了。怎能如此对待那些应该获得回报的人?

我不认为利己主义是不愿承认才华背后的一个因素。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启蒙运动文化——其基本理念是人生是自我谱写的——受不了才华这种不民主的东西。无论才华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在青年时期掌握的,拥有它的人构成一个或多或少排他的贵族阶层。几乎没有例外的是,三流运动员在职业生涯的中段即使拼命训练也不可能达到精英水平。在平凡的职业中,一名普通员工就算把能力发挥到极限,也永远赶不上一个游刃有余的有天赋者,也永远实现不了他们自己的雄心。

我承认,“要有才华”是一种无效的职业建议。但更残酷的是告诉年轻人:他们付出多少,就肯定会得到相称的回报。除了错误外,当他们失败的时候,这种观念会促使他们发出最强烈的自责。对于他们未能实现梦想,他们只剩下一个原因:他们自己太懒惰。

作为一个经常放松的人,拔高努力的价值应该让我感到羞愧。但我知道太多反例,以至于无法把它当真。我从事这一行已足够久,见过前同事和上司受挫,或者无声无息地淡出。没有人可以被指责为懒惰。抚养我长大的人也不能——即使他们有着超常的工作道德,却过着不如人的生活。只有年轻人才会轻信“工作投入决定命运”的比喻。

寻求人生建议从来没有更好或更坏的时候。“自助”曾经是零散的、引人发笑的领域,现在成了背景文化。特别是对年轻男子来说,约茨科•威林克(Jocko Willink)和乔•罗根(Joe Rogan)提供的励志材料源源不断,而且还免费。当我那代人寻求这种人生指点时,根本找不到这类东西。

但是,在看了他们那些对个人努力抱有近乎救世主般的信念的内容后,或许我那代人是幸运的。坚信努力总会有回报,在更大程度上属于幸存者偏差,而不是真理。其美妙之处在于,它鼓励人们相信一切皆有可能。其残酷之处在于,它鼓励人们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