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包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装置
1150字
2021-01-06 08:42
11阅读
火星译客

自从我父母离婚后,这几年我一直和我妈妈住在一起。我爸爸搬到了他父母留给她,一个离我们大约50英里的地方。我对此一直很满意,这不是因为我更爱我妈妈,而是因为这对他们彼此都是最好的安排。最开始,我妈妈在心理上很难接受,她对我保护过度,控制欲过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有所好转。她仍然需要知道我白天在哪里,我对此没有意见,毕竟对比起以前情况好多了。这是不得已的妥协。

但如果我把手机忘在一边或改变计划,她还是会紧张不安。我知道这对父母来说是不正常的,但首先我们正在解决这个问题,其次,我听说过比这更糟糕的情况。

本故事开始于一个谎言。我告诉我妈妈,我下午会在学校和几个同学以及我们的科学老师一起做一个项目。但是真正的计划是和我的两个朋友一起去购物中心,比如再看个电影等等。是啊,我撒谎了,因为我妈妈认为这样是在浪费时间。我已经厌倦了这些话。

那天晚上我忘记给手机充电,我以为我插上了电源,但是并没有。然后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手机电池没有电了。我知道,但是想着应该没啥问题。因为妈妈认为我在学校里做研究是绝对安全的。看完电影,我们去吃点东西。与此同时,我妈妈已经开始惊慌失措了。她先是发短信给我,然后打电话,但我没接......大约一个小时后,妈妈给我们的科学老师打了电话,老师显然对这个“项目”一无所知。

然后我们聚在朋友家,我还是懒得给手机充电......我坐在他舒适的沙发上,然后......睡着了。最后,我一觉睡了4个小时。所以当我回到家时,天色漆黑,而且很晚了。我以为会大难临头。我妈妈在厨房里哭,可能以为我已经死了。我觉得我回家时她一定很高兴,但她看上去并不怎么搞笑,这才是灾难。她甚至没有以为我晚回家而生气,或者不完全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我对我的去处撒谎了。

“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在那场争论中,这句话她大概重复了一百遍。几天之后,这件事情似乎被遗忘了。我妈妈甚至不再像以前那样努力地控制我!比如,她白天打电话给我的次数减少,我乐见于此。我很惊讶,但我想那天晚上我妈妈太过震惊,也许这对她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事故发生后大约两周,我在学校上课,上课时我伸手去拿书包,想多拿一支笔。

我的背包有一个大囗袋,里面装了很多没用的零零碎碎,我很少打开它。那里混乱一片,很难找到东西。所以,当我在找那支本该在那里的笔时,却发现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塑料小装置。我不知道它怎么会在那里。我用谷歌搜索了一下设备上的文字和数字,发现那是一个GPS追踪装置。我出离愤怒。这简直不可思议。我妈妈在监视我。

下课后,我离开了学校,有了一个明确的和…….愚蠢的计划。我决定去我爸爸的农场和他待一段时间。那一刻,我觉得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出于某种原因,我把GPS设备留在背包里。那一刻我并没有想太多,但后来回顾时,我想我内心深处是故意想让妈妈知道我要去哪里。伤害她的感情。不,我并不以此为荣。我没有钱坐公共汽车,所以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利奥。

利奥比我大三岁,我们相识已久。利奥有一辆车。我打电话给他寻求帮助。幸运的是,他有一天假,所以他不介意。如果他很忙,这一切就不会发生。我去过爸爸的农场很多次,但是总是我妈妈开车,所以我也就没怎么去记路线了。但当我和利奥离开高速公路后,我不得不努力回忆。我想我可能说得不够准确,因为在某个时刻,我们在一条河附近转弯,然后陷在淤泥里了。

所以,这辆车实在不能再往前开了。“没关系,“利奥说,“我知道该给谁打电话。”但当我们都拿出手机时,我们只发现这里没有信号。很明显,我们是在森林深处。我们试图把汽车从泥里推出去。我们试图把汽车从泥里推出去。但那没用,而且天色越来越黑,有点吓人。我们推得越用力,车陷得越深。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令我大为惊讶的是,利奥开始哭了。

已经过了午夜,有几次我觉得我听到了狼的声音。大约凌晨一点,我们听到一辆警车的声音。我们开始大喊,好让他们注意到我们,但结果车还是朝我们开过来了。 
 

它停在稍远一点的地方,这样就不会陷入淤泥里。

后门打开了,我妈妈走了出来。你可能已经猜到了,多亏了GPS追踪装置,他们找到了我们。它通过卫星,而不仅仅是移动网络工作。这一刻我一点也不生气。我松了一口气。这一切结束后,我和妈妈向彼此道歉。妈妈知道监视我是不正常的,但她上次太害怕了。我们都同意不再这么做,但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我要带着这个设备。以防万一。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