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一个谎需要用很多谎言自圆其说
1303字
2021-01-04 10:39
14阅读
火星译客

有一天我在浏览Facebook的时候,偶然在页面发现了一个我觉得很有吸引力的女孩。她的微笑立刻使我心慌意乱。哇哦,伙计们!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但漂亮的脸蛋不足以让我失去理智,所以我开始浏览她的帖子,浏览评论...我心里越来越按捺不住,她对我来说近乎完美!

你可能会问,这有什么意义? 这看起来像是我在炫耀吗?重点是她 顺便说一下,她叫奥利芙,今年21岁。我还没满18岁。我们能谈论些什么?那她该怎么跟我说?去做作业吧,孩子?那又怎样?所以我决定撒谎,尤其是因为我的资料里没有我的年龄。于是我们开始聊天。 

先是聊废话,然后聊现实生活。我坚持自己的计划,告诉她我和她一样,都21岁了,我很快就要搬出父母的房子,自己找房子住。等等。你知道,当我和奥  谈话的时候,我 相信了我所告诉她的一切。我觉得我正过着两种生活:在这我是一名高中生,正为我的化学考试发愁,在那我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更成熟,有着完全不同的问题。

如果我必须谈论一些以我个人经验还不知道的事情,我可以很容易地在互联网上找到信息。这也太简单了。我几乎不用担心。但当我们决定见面时,一切都变了。我的意思是,它不是因为我失败了而改变,哦不。我继续精彩地撒谎。但是我改变了对我谎言的态度。对我来说,对她撒谎越来越难了,你知道,我已经厌倦了撒谎。奥利芙是那么坦率,那么真诚!你能想象我们第一次约会时,她马上就说喜欢我吗!

她告诉我关于她严厉的父母的一切,他们仍然把她当作一个小女孩看待,她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和他们配合得很好,甚至隐瞒了她要去约会的事实!当她告诉我这一切时,她笑了,我也和她起笑,但我觉得很龌龊,而且…可悲的! 除了我的罪恶感,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我和奥利芙一起出去玩,一切都很精彩,但我们俩之间却毫无进展。

我们在城市里散步,我们去看电影,去咖啡店,去剧院…. 但我们都没有迈出下一步。我以为她在等我做点什么,但我能做什么呢?邀请她和我的家人共进晚餐,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决定我明年上哪所大学了?有一段时间,奥利芙突然变得悲伤和紧张起来,我想我知道原因。这个原因就是我。有一天,我们在一家户外咖啡馆见面,点了两杯咖啡,但是 谈话令人有点不舒服。

奥利芙心不在焉,紧张不安地环顾四周,而我正拼命地编造一个关于我成年生活的新谎言,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不想再要说更多的谎言了。我想要这个不可思议的女人爱上真正的我。想了一下,我闭上眼睛,张开嘴巴开始忏悔,奥利芙惊恐地尖叫起来,顷刻间,我们的桌子几乎被某个壮汉掀翻了!他没有道歉,反而开始对奥利芙大喊大叫,抓住她的手,把她从桌子旁拉开!

说实话,我很震惊。但说真的,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太快了!当我坐在那里傻乎乎地眨着眼睛时,这个家伙设法说了很多,包括…奥利芙和他离婚只是为了和不同的低能儿鬼 
混。你知道吗,在那一刻,我勃然大怒!是的,我显然是个白 痴,在这家伙出现之前,我确信奥利芙会在五分钟内甩了我。但是他侮辱了她,抓着她的手伤害了她。

我跳到他和奥利芙之间,把他推开。听着,你,我女朋友见到你很不高兴!所以要么你永远消失,要么我带你去警察 
局……鼻子还流着血!”坦白地说,我不知道如果我们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这个故事会如何结束。这家伙真的块头很大,即使我当时准备好了战斗到死的决心……我不认为他被我眼中燃烧的怒火吓着了。 
 

我想是因为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人听到我狂呼的尖叫声而鼓掌....他环顾四周,似乎恢复了理智…离开了。只有我们三个留下来坐在桌子旁。奥利芙,我还有我们之间尴尬的沉默。人们继续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们,好像他们在等待节目的下一部分,所以我们付了咖啡钱就走了,仍然保持沉默。我担心奥利芙会直接走开,但是她没有。她还在我身边,很快就开始说话了。

她告诉我的第一件事是:"尼尔,我骗了你。”她迟疑地告诉我,她不是21岁,而是快25岁了。也没有严格的家长。她只是租了一间小公寓,和其他女孩合租。因为她六个月前来到这个城市是为了在离婚后开始新的生活。我刚刚看到她的前男友很帅 他是不久前找到她的,从那以后他就一直跟踪她,要么求她回到他身边,要么指责她毁了他的人生。当她讲完故事后,她停下来,握住我的手,直视着我的眼睛说: "我很抱歉,尼尔。如果你不想再见到这样的骗子,我会理解你的。”

我能说什么呢?我要慷慨地原谅她的谎言吗?我说:“奥利芙,我想你不会想再见到我了,因为我不仅是个骗子,还是个学生,"我只有17岁。" 奥利芙一句话也没说,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能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的。也许是因为我确信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了。“好吧,"她最后若有所思地说,“说到撒谎,我们俩似乎扯平了。她突然笑了,她用她的手指轻轻握住我的手。

"至于年龄,它是一件会随着时间流逝的麻烦事,不是吗?”我还能说什么呢!奥利芙还和我在一起。我们还没决定当她见我父母时是否应该把她的真实年龄减去几岁,而在我要在见她室友时再加上几岁。但实际上,我只是开了个玩笑。你知道,在发生了这一切之后,我可能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准备好再撒一个谎了。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