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守历史惯例和原则:中央政府管辖的中国境内藏传佛教活佛转世
2376字
2021-01-06 00:03
18阅读
火星译客

遵守历史惯例和原则:中央政府管辖的中国境内藏传佛教活佛转世

图片:CFP

12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订了所谓的“2020年西部藏区地区政策和法案”-一份公然干涉中国内政的法案。这份法案宣称,转世者对“他或她在何处、如何获得重生以及如何承认转世以及是否需要15世喇嘛”拥有“唯一合法的权力”。其中还污蔑中国政府对转世过程的处理,这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是对所谓“宗教自由”的侵犯

众所周知,活佛转世绝非纯粹地宗教事宜,更不是别有用心者所声称的转世者“合法权威”。活佛转世是国家领土、政府权威、宗教原则和信仰者情操的综合体现。活佛转世的过程,在几百年的改革吼,逐步形成了一套严谨、严格的宗教仪式和历史习俗,其中主要包含了寻根、认佛和登基。在这之中,从金瓮抽签确认已故有影响的活佛转世,然后将结果报中央批准的制度,已成为历史惯例。在中国寻找活佛转世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改变的重要原则。

图片:新华社

金瓮抽签

活佛转世最初似乎是为了解决藏传佛教教派领袖的继任问题。在旧西部藏区,采用的是“神权”制度,信奉佛教的藏族人民服从宗教领袖。基于富有影响力的活佛的显著和领导作用,西部藏区地区各种各样的政治和宗教势力都在争夺活佛转世的主导权和控制权。这导致了转世制度逐渐失去了原始意义,给佛法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还危及了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因此,那么中央政府于1793年采用了金瓮抽签体系来改善活佛转世的秩序。这个体系不仅有助于阻止活佛转世的弊端,还对活佛转世和信仰者情操的原则和传统带来了尊重。还有,这表明了中央政府对活佛转世过程的权威。

为消除活佛转世的腐败行径,清乾隆皇帝(1636-1912)应八世喇嘛的要求,在1792年驱逐廓尔喀入侵胜利后,下令西部藏族地区官员讨论有关规定。第二年,清政府颁布了一项政令——《治藏二十九条条例》。《条例》第一条明确规定:“为保证黄教继续兴盛,大帝赐给黄教一个金瓮和象牙条,用于确认拥有已故活佛转世灵魂的男孩。为此,将传唤四位主要的佛教守护者;候选人的姓名以及出生年份将用满文、汉文和藏文三种语言写在牙签上;牙签将放在金瓮中,显赫的活佛将在各种和声活佛之前祈祷七天佛陀和中央驻部部长从大昭寺释迦牟尼像前的金瓮中抽签,正式确认男孩灵魂转世,“同样的做法也应该实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黄教兴盛起来,避免卫士的欺骗。”

条令颁布后,西部藏区地区政府将其译成藏文,作为当时颁布和实施最重要的藏文法律文书。同时,第八世喇嘛发表官方声明,规定了从金瓮抽签的具体实施办法。

《金瓮抽签条例》颁布后,清朝中央政府也将其作为中央政府管理活佛转世的历史惯例纳入法律文件。这一制度的根本目的是消除在用灵魂确认男童过程中的弊端和操纵,这一制度完全符合法治的基本理念和普世价值,强调平等,反对特权。

2019年7月23日,中国西北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铜仁县,一名藏传佛教信徒在荣沃寺外旋转祈福轮祈福。(新华社/邹玉)

中央政府批准

活佛转世制度的建立离不开中央政府的支持,因此,过程中形成中央政府最终的权威。它还成为中央政府批准有影响力的活佛继承,成为了历史惯例。

1288年,让炯多杰在楚步寺登基,自元朝宪宗(1271-1368)将金边黑帽赐给他的前任噶玛巴施以来,形成了噶玛伽育派黑帽世系的转世体系。在这个轮回中,噶玛巴活佛的轮回也显示了噶玛巴体系的权威。

1332年,让炯多杰被召见到大都(现在的北京)向皇帝致敬。舜帝给他封号,颁令封章。通过授与,让炯多杰活佛转世的法律身份和地位得到元朝中央政府的确认,转世被赋予了法律意义和合法性。这进一步促进了活佛转世制度的发展。

1653年,第五世喇嘛前往北京向顺治皇帝致敬。清朝皇帝授予他“喇嘛,西天大仁自立佛下人间佛教信仰的监督者”的尊称,从此,中央授予历代喇嘛转世的制度成为惯例。

现任喇嘛于1940年2月22日在布达拉宫登基,仪式由中华民国政府蒙藏事务委员会部长吴忠信(1912-1949)主持。作为一个直接从喇嘛的灵魂与第十四批的要求,他建立了一个金塔,而不是喇嘛转世。因此,十四世喇嘛的合法性得到了当时的民族主义中国政府的认可。

活佛的供奉不仅仅是一种供奉制度,更是一种管理制度。既体现了中央对有影响的活佛的关心和重视,也体现了中央对活佛的规范和加强管理。同时,强调中央授予的活佛必须忠于中央,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中央政府对活佛的转世有最高权力,通过授予制度。

1995年11月,时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长的赵朴初在一次会议上强调,无论佛教门派是什么,都必须坚持金瓮抽签、尊重中央权威和群众信任三条“魂童转世”原则。因此,在活佛转世方面,国家权力和中央权威始终是重中之重,这是合理的、合法的,完全符合佛教的基本教义。

按照历史惯例,重要活佛的转世,首先要由他曾经居住的寺院通过地方政府报中央政府批准,设立寻魂童转世组织,要经中央政府批准。

在实行金瓮抽签制度之前,当地政府应先向中央报告他们根据宗教仪式找到的灵魂男孩候选人,并申请举行金瓮抽签的许可。经中央批准后,择日进行金瓮抽签,由中央代表在释迦牟尼佛像前主持。金瓮抽签完成后,负责抽签的官员、地方政府官员和搜魂人应将抽签情况、抽签结果和拟登基日期报中央政府批准。在政府批准灵魂男孩继承登基日期后,仪式就可以进行了。在喇嘛和班禅登基仪式的历史上,中央政府总是派特别代表主持或监督。仪式结束后,喇嘛或班禅必须向中央政府表示感谢。

中央政府批准继承有影响的活佛,反映了国家对西部藏区地区的领土及其在活佛转世鉴定方面的权威。它也反映了政治权力凌驾于神权之上,体现了依法治国的理念。

世界各国依法管理自己的宗教政务,这与“无神论”或“有神论”无关。这是国家领土和政府义务的必然要求。它体现了对法律的保护,防止不正之风,抵御外来干扰,打击犯罪,其最终目的是保护宗教及其信徒的合法权益。因此,它必将得到宗教界人士和信徒的广泛支持和倡导。

图片:新华社

应该在中国寻找转世

从历史上来看,活佛转世一直坚持在中寻找的原则,从来没有在外国进行寻找的先例。这是活佛转世必须遵循的重要原则。

中国是藏传活佛的故乡,藏传佛教是佛教中国化的产物,是中国的一种地方性宗教。藏传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融为一体,在宗教思想观念、宗教情感与体验、宗教行为与活动、宗教组织与制度等方面完全实现了中国化。

藏传佛教的主要传播地区和宗教信徒都在中国,活佛转世的世袭血统起源于中国,属于中国的寺院。转世管理是中国宗教事务管理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转世制度要坚持属地管理和在国内寻找灵魂男孩的原则,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

宗教没有国界,但信徒有自己的国家。哲蚌寺是喇嘛的故乡,每个喇嘛都是在中国境内被确认的。在国外搜索没有先例。信徒的归属感和情感是寻找活佛转世的重要因素。任何活佛的转世都离不开他的家乡寺庙和他成长的土地。

2010年7月4日,第五活佛德祖灵魂男孩抽签仪式在日光城举行。年轻的活佛,俗名洛桑多杰,出生于山南,被选为第五活佛德珠的转世,德珠于2000年3月去世,他从一个金瓮抽签而来。他根据宗教惯例和传统,经高僧多年寻找,被选为候选人。

班禅喇嘛还给他起了一个宗教名字,叫德祖贾姆扬·谢拉布·帕尔登。这是2007年《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颁布后,第一次从金瓮抽签选出活佛转世。

整个寻证过程遵循宗教仪式、历史惯例、金瓮抽签制度和政府审批。这标志着社会主义条件下活佛转世事务管理的规范化、法制化取得了显著成效,也充分体现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实际落实。

活佛转世管理的历史表明,历届中央政府都关心藏传佛教界的人民群众,都有藏传佛教爱国、爱教、护国、惠民的积极传统。在当前条件下,坚持活佛转世的历史惯例和重要原则,是维护藏传佛教正常秩序、维护宗教和社会和谐的必要条件。所谓美国的“行为”,只会使自己毫不掩饰地干涉别国内政、无知,成为世界的笑柄。

作者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