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新公寓取代了危房,斯科沃罗季诺28个家庭得到了新房
6080字
2021-01-01 15:06
6阅读
火星译客

今天,10:58,社会

在斯科沃罗季诺,有28个家庭在新年收到了新公寓。在城市华西列夫街上,为危房的移民建造了房屋。舒适的四层建筑是根据国家“住房和城市环境”项目建造的。在斯科沃罗季诺,同一条街上正在建设另外两栋公寓楼:36套和32套公寓。

文字1

照片 2

照片:阿穆尔州政府新闻处

图片:阿穆尔州政府新闻供稿处1/2

共有96户来自危房的流离失所者家庭将住在三座大楼中。247人。待解决的总面积超过4000平方米。所有公寓均配备了带有至少两个炉眼的电炉、电热水器、带水龙头的水槽(带厨房龙头)。浴室设有厕所、浴缸和带水龙头的水槽。

конфорка 炉眼

承包商已按总包方式在第一座投运建造的建筑物中进行了公寓的室内装饰。所有房间都安装了弹力天花板。房间、厨房和走廊的墙壁上都粘贴墙纸,在浴室涂有油漆。房间,厨房和走廊的地板都覆盖有油毡,浴室的地板上铺有瓷砖。

натяжной потолок 弹力天花板

阿穆尔政府的新闻供稿处说,邻近的领土上设有游乐场和运动场。

总共应在斯科沃罗季诺安置11537平方米的紧急住房。区域项目“确保可持续减少不适宜居住的住房”的工作正在进行中。它是“住房和城市环境”国家项目的一部分。

斯科沃罗季诺区并不是唯一的区,他们将于2020年从紧急住房中迁出。在乌鲁沙(Urusha)村,有200多名居民在两栋39套公寓房中获得了新公寓,面积为3,791米。在建筑上花费了超过1.85亿卢布。其中,联邦预算投资了1.53亿卢布,地区财政部投资了2500万卢布,地区“钱包”投资了700万卢布。乌鲁沙定居者的五层砖房正在整修中,并安装了水管。阿穆尔政府的新闻服务报道说,高层建筑是根据市政地址计划建造的,目的是将居民从紧急公寓楼中撤离。

在过去的12年中,拥有30万平方米紧急住房的人们已在该地区重新安置。约一万七千名阿穆尔人(近七千个家庭)搬到了新公寓。仅在2019年,该地区就重新安置了约7,000“平米”的紧急住房。尽管计划仅安置100人,但仍有300多名阿穆尔族居民获得了公寓。

到2025年,将花费70亿卢布,用于从军营中重新安置该地区的居民。这笔钱将用于在该地区22个城市中重新安置3000个家庭。迄今为止,该地区已有60%的应急资金结清。仍然需要从将近20万平方米的紧急住房中迁移阿穆尔居民。

2021-01-01-14-36-40-5feec2f8acd62.jpg

自2019年以来,根据区域项目“确保可持续减少不适合居住的住房”对阿穆尔人从棚户区迁出进行安置。地区大约为此分配了70亿卢布。分配的资金将用于2019-2025年面积为12万平方米的应急住房基金。

中美战略竞争中的舆论陷阱

现在,世界各地的不同声音表明,中美正在进入战略竞争。然而,客观上存在于现代世界中的霸权与反霸权之争的实质已经被公众舆论所掩盖,后者认为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是美国的主要力量。我们必须防止舆论陷入由美国引起的中美战略竞争。

必须强调:

首先,中国没有与中美争夺霸权的战略,只有自己的发展战略。党和国家之间的所有重大会议都清楚地表明,中国必须做好工作。这是中国雄心勃勃的明天,以更好地应对所有外部压力。

其次,中国将永远不会寻求霸权或霸权。它不仅将通过维护世界和平来发展,而且还将通过自身发展来维护世界和平。这就是中国的和平发展。

第三,面对霸权主义,中国必须具有战斗精神。但是,中国目前与美国的斗争只是由于美国的无端镇压。这是对霸权的合法辩护,而不是霸权。

第四,中国经济规模不断扩大,军事实力得到增强,国家综合实力不断增强,全球影响力自然增强。这是该国健康发展的自然趋势,并不追求与美国霸权的目标。中国自身的发展不会阻碍其他国家的正常发展。相反,它更有利于与世界各国平等合作,共同进步,为世界经济的公平,合理,协调发展作出了贡献。

第五,美国巩固了压制中国,阻碍中国正常发展的一切行动,将其视为中美之间的严重对抗,并将中国一切正常的发展以及与世界的一切正常往来视为中国争取美国霸权的斗争。当世界领导人)时,这是一个巨大的舆论陷阱。

美国促进了大国之间的所谓中美竞争。他们形容中国的一切都是“恶意的”。目的是大声疾呼,用强硬的言语歪曲中国的正常发展,中国为维护正常发展而进行的正义斗争,反对为遏制霸权而进行的争夺世界霸权和世界霸权的斗争,从而恐吓其他国家。

作者认为:“现在,美国认为中国已经成为威胁其全球主导地位的最大竞争者,因此,美国正竭尽全力压制中国。其中,对中国最大的陷阱是打包中国与世界之间所有正常的互动关系,以及美国在中美在大国之间相互竞争时压制中国的所有行动。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这个陷阱,就是这个陷阱,旨在使世界各地的人们以扭曲的方式看待中国的行为,并使美国极其容易获得其盟友的支持和了解。我们中国的专家学者不应被美国的舆论所迷惑,我们也不能接受所谓的中美对抗作为美国代表的主要力量。随时注意!

2.在美国各个方面“绊倒和破 坏”陷 阱。

美中冲突的根本原因不是主要的电力竞争。当前的美中两国正尽最大努力使你变坏并欺骗你。希望自己是坏人,阻碍自己的进步,是美国在各个方面压制中国的根本目标,也是中美之间争论的根源。

竞争是最好的。在比赛中,速度越快越好。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是,这位领先的美国人正在以各种方式试图绊倒并超越中国,并阻止中国表现良好。现在,美国不是在考虑比中国运行得快,而是要让中国运转不好,而不是很好。他们只是希望中国绊倒。

美国人现在根本不是在考虑竞争,而是在考虑各种加重局势的方法。他们的行动方针是,中国可以拖到哪里,中国可以在哪里坏。他们所谓的“系统性争端,地位争端,地缘政治争端,意识形态争端,人权与民主争端”

金融资本陷阱

可以说,使美国与世界其他地区区分开的两个最强大的武器是“军事”和“金融”。每个人都知道军队。财务也是一枪。美元在美国生产并在世界范围内使用,为美国带来了巨大的优势。通过印制美元,他们可以抓住全球财富并攻击对手。

由于战争的巨大不确定性和可能带来的巨大牺牲,挥舞“军方”武器发动战争,决策者在面对这些武器时会感到极大的恐惧和抵抗。当您挥舞金融手枪时,抵抗和恐惧会大大降低。

由拜登领导的新政府将有四年相对安静的时间。整整四年将给新政府,美国国会和美国鹰派一个相对平静和专注的四年窗口。行使国民政府与大国竞争。因此,这四年将是四年期间,可以使用各种美国国家战略和各种压制中国的措施,包括使用金融。

美国的债务已超过26万亿美元,美元的贷款正在大量消耗。统计数据显示,截至8月4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达到26.5万亿美元。随着美国债务规模的持续增长,人们开始担心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可以维持多长时间。 7月26日,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和Bridgewater基金的创始人达里奥(Dario)表示,美元的稳定性受到最大关注。他说,国家预算不能保持赤字,不断发行政府债券或印钞。

“今年,全球公共债务将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并达到新的高度。” 7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斯(Gita Gopinath)启动了一个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东京大学联合组织的网络。集 会上发出了这样的警告。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到2020年,发达国家的公共债务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8%,超过1946年的历史最高水平。

在新的冠状病毒流行期间,各国被迫增加巨额财政支出。包括私人贷款在内,全球借贷(国际金融协会的一项研究数据)在今年1月至3月创下了历史新高,达到258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三倍多。 “魔术货币时代”。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塞巴斯蒂安·马拉比(Sebastian Marabi)在最近的一份文件中说,政府已经增加了预算支出。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将现状描述为“自由金钱”。

新的冠状病毒流行还将破坏以前的经济政策的常识。 “大笔借款”和“大笔支出”什么时候才能持续?轴心国货币美国处于有利地位。由于美国可以发行全球通用的美元,因此最终可以通过使货币贬值来减轻实际债务负担。

如果有办法在仍然压倒最大敌人的同时获得巨大利益,而抵抗力很低,风险是可以控制的,那么他们将认真考虑......

但是,美国将如何利用金融资本为中国设下陷阱呢?在哪里可以使用?

中国应特别注意中国当前局势的以下几个方面:

近年来在中国涌现的许多大型科技巨头(如腾讯,阿里,百度等)在股东和外资中占有很高的份额。这些大型科技巨头现已成长为一个庞大的国家/地区。提防美国通过控制这些大型中国巨人背后的股东资本来控制这些大型中国人在中国的行为。

一些互联网巨头创造了新的业务格式,结果导致许多人继续工作,许多在原始传统行业工作的人失业。互联网巨头作为平台公司,实际上对重新分配和转移财富更感兴趣,而不是自己创造财富。同时,资本的力量深深地浸入其中。当一个社会的巨大财富被新方法和新技术所俘获,导致财富迅速积累时,它也被广泛使用并被外国资本兑现。谁说孙振毅投资3000万应该有几千亿美元的收入?这是极不明智的。

2020年可以看作是人类发展的新时代。今年,在整个中国的统治下,新的电晕流行病在短短几个月内得到了有效遏制,但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肆虐。这种小病毒可以在最初由世界大战引发的世界结构发展中发挥作用。它显示了材料之间的相互作用,还为定义上层建筑的经济基础提供了新的注释。

今年在中国实施开放战略已有40多年的历史了。显然,加速以内部大循环为主体,内部和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模式形成的战略已经回到了内部确定性的正确性。在运行。自1849年以来,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一直面临着复兴的任务。但是,谈论内部和外部的困难并不容易,有些是贫穷的,而另一些却什么都不是!但是到2020年,一个内部和一个外部将是积极的和消极的,世界的格局无疑将迅速改变。为了迎接世界格局的这种转折,中国必须有效,彻底地消除西方话语的影响。

1.西方资产阶级话语对我国的影响太大。

东方的西方学习在世界上已经有两到三百年的历史了。在整个20世纪,外国对我们的国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可以是好是坏。十月革命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带到了中国,开启了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现实结合起来的巨大进程,从而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很好。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同志充满信心地说:“所有事实证明,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体制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体制有很大的优势。

它基于此系统。我国人民可以表现出无穷的力量。这种力量不能被任何敌人击败。”但是即使在这个好的方面,它也带有各种危险。如果做不好,将引发中国革命和建设。曾经有过失败,甚至有重大失败。改革开放后,西方资产阶级的各种反马克思主义话语开始渗透到中国,并结合了中国的实际和内部因素,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西方资产阶级竞争,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的概念被引入并影响了中国。马克思主义还认识到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必须是商品经济,但是,马克思主义认为计划经济应该比商品经济更高层次的经济,商品经济应该置于国家计划之上。只有仔细分析计划经济的内涵[1],才能理解这一点,这一点也可以在一些中国领导人的声明中得到证实。

如果中国提议在1980年代建立计划的商品经济,那可能比建立计划的商品经济要好得多!不幸的是,中国实际上已经将国家计划转变为计划经济和计划经济。它已经变得取决于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这不仅与毛泽东的计划经济概念相矛盾[2],而且与陈云的计划与市场概念相矛盾[3]。当中国在多种所有制政策共存的情况下,迫使所谓的私营企业占据国民经济的很大一部分,而国有企业创建所谓的``现代公司制度''时(实际上,国有企业是按照西方公司模式进行管理的)。

让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开始在中国经济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没有西方的阴影,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是不完整的。弗里德曼(Friedman)曾来中国推广他的市场经济理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也是西方影响的一个因素。西方国家最初是想这样做的,中国通过将中国纳入其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而破坏了中国。今天,美国正在努力避免加入世贸组织,美国也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中国应该考虑这些理论。此外,在中国建立市场经济并加入世贸组织的成本很高。

另一个例子: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购买胜于购买,租赁胜于购买”的逻辑之后,中国迎来了自主创新的新时代。但是,西方的比较优势理论代表了“建设而不是购买,租赁而不是购买”这一主题,这继续影响着我国的学术界[10]。实际上,比较优势是在国家间友好共处的前提下,基于国际市场和国际交易的经济学理论。里卡多于1817年提出这一理论,其前提和假设是自12世纪以来英国和葡萄牙已成为兄弟国家。萨缪尔森(Samuelson)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与欧洲团聚以对抗苏维埃中国所需要的前提和战略定位的基础上,于1948年开始对比较优势理论进行现代化。比较优势理论在西方从未成为普遍理论。如果中国将比较优势作为发展战略,而中国面临的主要外交关系是中美关系,那么中国应该陷入“买来比买和租比”的逻辑,而这将在美国状态。这是因为中国在芯片,操作系统,飞机和汽车领域一直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而西方尤其是美国则具有相对优势。因此,根据比较优势理论,中国将不可避免地选择购买西方产品而不是生产它们。这种选择必须是固定的,中国的经济发展将失去战略产业的支持。

 

再举一个例子,“僵尸企业”的概念通常被认为起源于俄亥俄州立大学货币经济学教授凯恩(Kane,1987)[11]。凯恩(1987)使用该术语来描述为美国政府运营的联邦储蓄贷款公司。后来,有人用僵尸银行来形容那些在日本经济危机期间无望恢复生机的债务公司,但由于贷款或政府的支持而暂时从破产中解脱出来,以及表现不佳且无能为力的银行这些公司。系统。 2016年,《英国 金融 时报》利用僵尸公司攻击中国对国有企业的贷款[12]。 2016年,中国至少发表了143篇名为《僵尸企业》的科学论文。在这些文章中,许多人使用该术语来指代中国的国有企业。在中国使用此术语并不严格。列宁认为,帝国主义是一种and废而垂死的资本主义。那么整个帝国主义事业都是僵尸吗?关于西方企业,我们不能说同样的话。如何用它把中国国有企业作为微观经济的基础?可以用来指代中国的民营企业吗?实际上,许多私营企业都很活跃,甚至某些面临困难的私营企业也不能说是僵尸!

 

另一个例子:竞争中立的概念是新威尔士大学的希尔默教授在1990年代提出的一项改革,当时他受澳大利亚政府的委托来刺激经济,以带头研究1974年贸易法第四部分的障碍。句子中的主要词汇。最基本的想法是通过要求国有企业不依赖其产权来获得竞争优势,从而消除国有企业的竞争优势。他们在传统市场中所享有的优势应该在引入竞争后的一年内被消除,并且除非被淘汰,否则他们不应该进入新市场。因此,可以说,希尔默提出“竞争中立”概念的初衷是攻击澳大利亚国有企业和国有企业。 2012年,经合组织竞争委员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和工作组秘书处共同制定了文件“竞争中立:为公营和私营企业维持公平的竞争环境”,其中竞争中立分为八个主要要素,即国有企业。组织合理化,成本确认,商业回报率,义务

行业 财经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