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社论:2020年美国对世界的不认同
858字
2020-12-31 23:43
11阅读
火星译客

《环球时报》社论:2020年美国对世界的不认同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 2020/12/28 21:43:06

美国分裂 插图:刘锐/GT

美国仍是2020年受新冠影响最大的国家,世界对它的表现几乎是不理解且无法认同的。它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感染和死亡病例,这与其作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和最丰富的公共卫生资源的角色完全形成反差。与提供支持和全球领导力相反的是,美国成为全球抗击新冠的一个搅屎棍。比如,美国宣告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虽然美国公司以最早的时间研究了疫苗临床阶段第三期,给这场战役带来了勇气和希望,但疫苗的有效期还未得到检测,无法弥补国际社会对美国前所未有的失望。

今年许多西方人士因美国的失误责怪特朗普政府。这种总结方式太简单且肤浅了。虽然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落选,他还是赢得了将近一半的美国选票。因此,今年美国的表现不仅是特朗普团队所造就的结果,还是美国政体在危机中失败的反应。这是美国政治操守长期积累和缺乏自我构建等问题的结果。

除此之爱,随着今年美国2020大选年,获得大选对两个政党而言都是压倒性的任务。其重点比立即控制疫情的紧迫性来的更重要。就像其他西方国家,美国社会治理和操守等方式与美国人民的生活方式都存在于新冠斗争无法比拟的缺陷。采取抗击疫情的强烈措施要求巨大的政治目标,即不受美国活动原则和文化的影响,所以毫不避免的,特朗普政府会采取一个集中“发展经济”却忽视抗击疫情的活动策略。尽管民主党派人士占上风,但他们可能会采取同样策略。

在欧洲,虽然有些政府在态度上更加顽固,他们还未采取任何措施抗击新冠。欧洲人士和美国人采取的方式根本上而言是一样的。大西洋两岸关于感染率和死亡率的统计数字也很相似。

可是,当然,美国和欧洲存在差异。欧洲国家不能够独自抗击疫情,欧盟缺乏协调成员国,将欧洲变成一个团结的战场的能力。所以,欧洲的失败是无法避免的。

美国本应是足够强大和有效设立典范作用的。但由于其选举制度对政府行为的指导作用和深层次的社会分化,其情况与欧盟一样糟糕。在大选年,寻求连任的总统首要的是不给对手留下任何可笑的话题。如果他先犯错,那么坚持失误比纠正错误来的更加安全。

美国体系正逼迫国家要坚持面对极端。因此,抗击新冠和今年美国的外交政策是非常怪异的。美国新冠斗争的首个失误已经是一整年国家道路的基础。 美国走的错误道路越多,就越坚持。美国将不得不付出它所能承担的最高代价来纠正这些错误。

共和党肯定是错的,民主党派有能力纠正它这种猜想美国选举体系中完全不会存在,也不会成为现实。民主党派所坚持的大选口号与共和党完全不同。很难说,在某种程度上美国能纠正其失误,或者很难说,在某种程度上美国今年会继续其极端游戏。

就连今年的总统权力交接也见证了自1776年美国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混乱。甚至直到现在,特朗普还不愿承认他的失败,他的态度还受到了许多选民的支持。这是严重社会分化的结果。

社会分化会导致道德和原则的背景。最终,这个国家只会认可立场而不是正确或是错误。今年美国的失败源自其内部根深蒂固的创伤。尽管它的同盟深陷在政党的改变能解决多少问题的层面上。当它还对美国能在多大程度上纠正自己的失误上十分不确定,但美国四年后的道路会是更加不确切的。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