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工作中的创伤?
747字
2021-01-04 14:03
10阅读
火星译客

当胡里奥·哈拉里(Julio Harari)罹患癌症的儿子因化疗后脱发而心烦意乱时,这位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银行家剃掉了自己的头发。第二天,他光着头去上班时,这让同事们感到困惑。

哈拉里先生这样描述他的经历:“他们告知你儿子生病了,你惊呆了。然后你获得下一次测试的结果,你又一次惊呆了。你开始思考没有儿子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你又惊呆了。但是你不得不继续生活,你还有别的家人和其他的责任。”

虽然哈拉里先生因儿子患癌受到了创伤,但他依然掩饰自己的感受支持儿子。他的儿子于2015年去世,年仅24岁。

创伤是对无法忍受的事件的情感和身体反应,比如丧亲、战争、身体攻击或虐待。大脑经常迅速保护个人,让他们从极度痛苦的悲伤、无助、愤怒和崩溃中麻木下来。

遭受过创伤的人常常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其困扰,无论他们走到哪里,包括办公室。工作既可以帮助恢复,也是创伤死灰复燃的地方。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的早期经历,以及他们身处的组织文化。

对于作为一家国际私人银行副董事的哈拉里先生来说,工作是一副有效的分心剂。他说:“如果你就是在想化疗,生活会很糟糕。但如果在忙碌工作,你就可以继续生活。”

在儿子生病期间,哈拉里先生承认他不能保持工作的正常节奏,这是很重要的。这对他认清自己的实际能力是很有帮助的。他也认识到唯一能帮儿子做的就是陪伴在他的身边。

“我知道我总是赶不上形势变化。我知道我可以拥抱儿子,但我不能治好他的病。”

回归工作

儿子去世后,工作缓解了他的痛苦和悲伤。哈拉里先生说:“他是在一个周日的晚上去世的,下个周四我就恢复工作了。一些人问我为什么这样做,我回答:‘这样能让我活下去。’我只能把(我的感受)封存起来,否则痛苦会击倒我。”  

“封存”(将相冲突的感受分开)是一种常见的反应,也是思维用来保护个人远离极端感受的防御手段之一。这样的防御是正常的,但若过于扭曲现实,就只能带来害处。

在儿子生病期间,哈拉里先生很幸运地保持情绪的稳定,没有被无助和绝望的情绪所击倒。而原因在于他健康和有利的早期家庭生活。

对于其他人来说,诸如贫困 、忽视和虐待等早期家庭生活可以影响到他们的神经系统,导致其更加难以承担以后的挫折。

闷闷不乐

对于这样的人,即使是普通的工作失望,比如错过晋升或受到不公平对待,也会重新激活早期的创伤,让人产生无法理解和难以抗拒的感觉。这个过程在贝塞尔·范德科尔克(Bessel van der Kolk)的《身体保持分数:大脑、精神和身体创伤的愈合》(The Body Keeps The Score:Brain,Mind and Body in The Healing of Trauma)一书中有描述。

对这些人来说,对危险的预期持续存在(通常是在根本不存在危险的情况下)使他们处于一种高度警惕的状态,并经常做出不理智的反应。

专门研究创伤问题的心理治疗师、高管教练茱莉亚•沃恩•史密斯(Julia Vaughan Smith)说,这类员工会避免工作中亲密的关系,因为亲密往往会引发强烈的感觉,导致创伤性记忆。相反,他们可能会变得黏人、顺从甚至自恋。

沃恩•史密斯女士解释道:“他们可以以一种肤浅或超然的方式亲近,表现出一种伪独立:‘我不需要任何帮助,我一个人就挺好的。’”

这样的人害怕失去控制和无助。他们控制着自己、自己的工作和他人,试图牢牢把握住自己生活的尺度,这样他们就不会感到意外。他们的精力被避免创伤记忆的策略消耗掉,失去了活力。因为他们一直处于压力之下,所以会感到疲惫。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