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表明:酗酒者的大脑对于儿童玩的风险游戏的反应不同
499字
2021-01-12 13:05
6阅读
火星译客

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University of Nebraska Lincoln)博士生约翰·基特(John Kiat)将一个简单的儿童游戏与高科技的大脑测试相结合,在新颖的实验中研究大脑的风险反应能力如何与酗酒等风险行为相联系。

结果表明,自称酗酒者的大脑对感知到风险的反应能力比非酗酒者要突出得多。

“我们发现,非酗酒者在风险预期期间表现出的反应能力明显降低,”心理学在读博士基特说。“酗酒者在玩游戏时表现出更强的活动'峰值',而非酗酒者没有这一表现。”

“看来很可能酗酒者在喝酒时也会得到类似的更强反应。”

26人接受了这项研究的测试,其中包括玩鳄鱼牙医(Crocodile Dentist)游戏和回答关于过去30天饮酒情况的问题。酗酒的定义是在几个小时内喝了五杯及以上的酒。在接受脑电图测试时,他们被要求按顺序按下每个鳄鱼牙齿。游戏过程中会有预期风险:向下按压鳄鱼牙齿,若按压到错误的牙齿则鳄鱼下巴将扣在玩家手指上。

脑电图成像发现,随着被鳄鱼“咬”的可能性的增加,酗酒者的神经反应能力也在增加,而非酗酒者的反应能力基本保持不变。该研究结果是首批表明风险反应能力与酗酒频次之间有关联的例子之一。

基特指出,这项研究的新颖点在于,风险承担活动并不包括决策部分,因为参与者被告知按照一定的顺序按下鳄鱼牙医玩具的牙齿,而不是随机按下。

“之前的研究还没有考虑过原始反应能力,没有决策过程,”基特说。“我们知道承担高风险的人群在决策过程中会表现出风险反应能力的提升,但即使不涉及决策,这种提升还会存在吗?”

“我们的研究表明,这个说法其实可能很简单,即使你把决策因素去掉,你仍然会在酗酒者中得到这种反应能力的提升,也可能在其他选择高风险活动的人中得到提升。”

基特说,这些发现可以在更大的研究中得到扩展,并有助于进一步解释大脑在选择危险行为中的作用。

“观察神经反应的个体差异有助于我们了解大脑对好的和坏的决策的影响,”基特说。“然后,我们可以建立对神经处理的差异如何驱动风险承担的理解,以及如何制定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来减少高风险的健康行为。”

这项研究由社会学家雅各布·切德尔(Jacob Cheadle)共同撰写,已在线发表,即将出版于《社会认知和情感神经科学》(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杂志上。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