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与王子
480字
2020-11-22 11:42
16阅读
火星译客

越来越多的资本在追逐越来越少的创意

19世纪的苏格兰人罗伯特•弗莱明(Robert Fleming)看到了美国即将成为投资风险资本的地方,他的继承者是谁?硅谷的风险投资家最有发言权。亚马逊、苹果、脸书、谷歌、特斯拉等在公共股本市场中占据最大地位的企业都是由风投培育出来的。风投支持的公司约占美国上市公司市值的五分之一,几乎占其研究支出的一半。发掘这些宝石般的基金可以赚很多钱。从长期来看,风投平均(这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已经跑赢了公开市场所占有的费用网。

大多数接受风投投资的公司都失败了。但是技术市场赢者通吃的本质意味着那些成功的公司通常会大肆挥霍。风险投资行业处于资本配置的前沿。典型的投资者需要亲吻很多青蛙才能找到王子(甚至是一只看起来不错的青蛙)。根据《金融经济学杂志》(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的一项研究,风险投资公司平均筛选了200个目标,但只进行了4项投资。该报告的作者说,增加价值的一部分是改善初创公司的治理,并密切关注管理层。

难怪养老金计划、主打财富基金和共同基金竞相为硅谷的下一代明星开出巨额支票。但与弗莱明时代的铁路、酿酒、酿酒厂和矿山不同,如今的新公司并不急需资本。一家年轻的技术公司可以从云服务上租借计算能力,从互联网上下载基础软件,并使用一系列廉价的外包服务来帮助其成长。初创公司私有化的时间变长了。他们之所以上市,是因为创始人需要套现,或者说(就像最近一批科技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一样),如果上市的资金非常充足,它们是不会拒绝的。它不是为企业筹集资金。

很少有新公司能达到世界一流。因为缺乏优秀的创意。但是过去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这些机会方面具有优势。莫滕·索伦森(Morten Sorensen)的一项研究发现,由经验更丰富的风险投资公司投资的公司更有可能成功。对于成功而言,寻找最优秀的创业人才比培养人才更为重要。

从这个意义上说,最好的风险投资公司类似于精英大学。因为最聪明的人会出现在他们的门口,所以他们能够收取最高昂的费用。这些费用主要用于认证和机构提供的社交网络上。

本文发表于印刷版的特别报道部分,标题为《青蛙与王子》(2020年11月14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