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正在等待承诺的三年:俄罗斯经济何时开始增长 
2181字
2020-11-22 22:16
45阅读
火星译客

分析人士称,当下新冠疫情伴随的危机是近20年来最轻微的。但是他们认为,俄罗斯GDP的增长只会在2023年之后可以接近其1.5%-2%的潜力。《俄罗斯报》受访专家们仅部分同意这样的乐观态度,同时他们指出俄罗斯经济的长期不确定性,经济本身就是一种休克。

俄联邦信用评级分析机构认为,如果将1998年、2008-2009年以及2014-2015年与当下的危机相比,那么情况看起来不是那么的糟糕。

分析者认为,当下经济衰退的特征是,主要的宏观市(包括信贷、外汇以及劳动力市场)的价格更加稳定。由于适应改进的过程主要集中在个别领域,因此按历史评判角度来说,危机带来的长期后果可能很小的。

他们还预测《通货膨胀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偏离目标值》,这就意味着价格上涨变慢了,这对购买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者来说是好事。

经济重回潜力值会延迟

俄分析信用评级机构预测,未来卢布相对于11月中旬的汇率水平将会走强。卢布最少赢回4%,在好的情况下可以赢回15%。

总之,乐观的预测方案看起来是这样的:在新一轮新冠疫情期间,实行的刚性明显减少,2021年俄罗斯GDP实际增长可以超过3.5%。而悲观的方案是今年和明年俄罗斯经济会倒退。由于外部需求的限制和下降,2021年俄罗斯经济将会在低于自己潜力下运行。

俄分析信用评级机构专家预测称,平均而言,今年俄罗斯GDP与潜在水平偏差约为-8%,而2019年偏差值为-4.5%-5%。

从预测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在2021年经济才可能开始复

根据预测可以得出结论,只在2021年才可能开始恢复到经济增长的潜在水平。同时根据预测,这种潜力仅占GDP的1.5%-2%。这种大约2%的略微的增长仅在3年以后就可以实现。

分析者认为,2023年后,俄罗斯经济潜在增长速度会超过2%。他们认为这可能是可获得劳动力的临时增长。劳动力数量的增长将和80年代的婴儿潮以及养老金改革产生的效果有联系。养老金改革的过渡期将会在2028年结束。

但是,例如来自国家刺激措施带来的积极影响相对就不那么明显了。

还没有出现经济崩溃

俄分析信用评级机构11月10日宣称,其机构分析者的预测与国际评级机构“穆迪”的预测有许多相近之处。疫情带来的影响以及国家为抑制疫情而采取的措施会引起经济、金融以及社会的休克,其休克会一直持续到2021年甚至更久。

“穆迪”机构的专家指出,近30年来全球共发生了68起国家间的违约。同时今年所计算出的108项主 权评级中的60%都是消极的。这个指标比2019年的(20%)以及2018年的(30%)还要差。同时,“穆迪”机构和另一个排行榜机构“标准普尔”S&P把俄罗斯评级定为最低投资水平的等级(Baa3)。

接受《俄罗斯报》采访的专家多数持悲观态度。除此之外,一些受访专家现在拒绝对某一年的前景进行预测。盛宝银行宏观经济分析部主任克里斯托弗.登比克认为,由于新冠疫情传播带来的影响,到今年底俄罗斯GDP可能下降5%,未来会如何,谁也不知道。

俄罗斯国民经济和公共服务学院金融和银行事务系《股票市场和金融工程》教研室副教授谢尔盖.赫斯塔诺夫说,对俄罗斯GDP就行任何预测时必须考虑对疫情发展态势的预测。

赫斯塔诺夫认为,在大规模接种疫苗之前,任何类型的臆断预测都是不准确的。现在控制其他一切的主要因素就是与疫情和及其相关的局限性。它的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取消了任何的经济刺激措施。

《“卫星”-资本管理公司》总经理亚历山大.洛谢夫指出,在全球经济复苏和对原料型货物需求增长的背景下,2021年完全可能成为俄罗斯走出困境的一年。为了使这种恢复变成一种必要的可持续增长,为了使俄罗斯GDP接近潜在的水平,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在居民满就业的情况下完全并且有效地利用资源和生产能力。

俄罗斯综合战略研究学院分析者德米特里.普列汉诺夫指出,俄罗斯GDP的主要负面因素与俄罗斯国内需求减少。普列汉诺夫说,需求的乏力对俄罗斯经济造成了一系列不利的过程——居民收入减少和失业率上涨,总体上导致了经济不确定性的增长,这本身对于经济来说就是不利因素。

与前几年不同,外部需求无法为俄罗斯经济提供支持,这使情况变得复杂。普列汉诺夫补充说,出口收入正在下降,预计下降幅度会很大,而最主要的是,像2016-2017年原料产品价格快速恢复还是别指望了。

洛谢夫同意仅依靠外部对原料需求无法使俄罗斯经济恢复。《“卫星”资本管理公司-》总经理补充道,没有额外的国家支持、没有有利的投资条件(政府现在甚至设法提高税率)以及在新制裁的风险下,俄罗斯经济将至少在两年内恢复到2019年水平。

我们所有力量的弱点

BCS 全球市场首席经济学家弗拉基米尔.吉霍米洛夫认为,2021年俄罗斯GDP将比2020年增长3.3%,但前提是2021年底世界经济将从危机中走出来。吉霍米洛夫说,克服国际市场的危机会引起原料需求增长,支持石油的价格,同时间接地支持俄罗斯经济和卢布,2021年底卢布可能升值到71.1。

奇怪的是,疫情展示出来正好相反的一面:俄罗斯经济传统薄弱点是垄断、大量原料型行业、服务业和旅游业的不发达,这些实际上是她的优点,因此允许降低在这些部门的经济损失,实际上这些行业也是受需求减少重创的行业。吉霍米洛夫评论的问题是,疫情揭示了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出现哪些问题点。

俄罗斯基金市场《自由金融》贸易业务管理分析师亚历山大.奥辛相信,2021年俄罗斯经济可能会以每年5%的速度增长。这是乐观的预测方案,对俄罗斯GDP增长的基本保守预测与官方预测一致,为3%。

奥辛总结到,2021年底卢布兑美元的大概范围会是1美元兑50-77卢布。在此方案框架下,卢布兑美元的基本目标水平是1美元兑换62卢布。

乐观地看待它可能会受到鼓舞,例如最近政府进行了改组,在此背景下强有力的领导者担任一系列主要的岗位,他们非常熟悉自己领域的情况》。

洛克韦斯特公司的投资经理德米特里.波列伏依认为,仅依靠国企、大型私企以及国有公司支持而获得的增长是短期和不健康的增长。同时对大型企业的依靠让我们国家的经济比许多发达和发展中国家以更少的损失度过了新冠疫情危机高峰。德米特里.波列伏依考虑到现在的不确定性水平,认真预测GDP增长,其范围是2.5%-3.5%之间。

行业 财经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