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所喜欢的非苦药
1637字
2020-11-18 18:44
12阅读
火星译客

微片与普通片的直径对比

为儿童专门设计的"微片"药物,体积小,好吞咽。

口崩片 冻干口崩片

"冻干口崩片"放到嘴里就会立刻弥散,防止吐出。

成年人都懂得"良药苦口利于病"的道理,但对于孩子来说,苦口的药即使再有疗效,也不愿意吃。今后在儿童用药中,良药苦口或许将成为历史。

药片将被制作成萌态可掬的小熊模样,也可以化身为机灵可爱的小猫形象;苦药水添加了甜甜酸酸的"调味剂",有草莓味的,还有橙子味的,就看宝宝喜欢哪一种;淘气的孩子吃了药片就会吐出来,改成"冻干口崩片"之后,药片放到嘴里就在舌头上弥散开来、化于无形,想吐都找不到药片。

国家儿童医学中心、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作为牵头单位,联合全国30多家科研院所、高校及企业的研发力量,启动了儿童用药品种及关键技术研发,这也是"十三五"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2020年课题,将在明年年底收官。

项目负责人、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音译)说,该课题相关技术涉及百余种儿童药,未来,良药不再苦口,孩子们吃药不再需要家长与孩子"斗智斗勇"。

 "有件事曾深深触动了我。"项目办公室主任、北京儿童医院药学部主任王晓玲(音译)说,医院有个孩子生病了,不得不服用一种成人服用的糖衣片,由于孩子用量小,只能将糖衣片研磨之后再喂给孩子,"一旦糖衣破坏,药内的苦味就直冲入口。"孩子特别生气地说:为什么大人都吃甜甜的药,却给我吃这么苦的药?你们大人怎么这么坏!"这句话让我特别震动,为什么我们大人不能努力让孩子的良药不再苦口?"

孩子不能理解一片糖衣片研磨再服用背后的无奈,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吃不苦的药。王晓玲说,作为课题的十大任务之一,明年底我国将建成儿童用药矫味、掩味技术平台。儿童用药矫味、掩味的具体技术类型包括味觉掩盖技术,化学掩味技术,物理掩味技术等。"有些药品天然就苦。"与其他味觉一样,苦味是由含有化学物质的液体刺激引起的感觉,存在于食物和药物中的苦味物质,基本上都天然存在生物碱、糖苷类、苦味肽类胆汁等物质,某些含氮有机物等也会有苦的感觉。

 "我们建立了一个苦味数据库。"王晓玲说,今后儿童药品厂家再开发新药时,就可以查询数据库,考虑避开这些苦味成分。但是药物研发首先要考虑的是疗效,如果避不开有苦味的化学物,就要考虑通过矫味技术或掩味技术,来改善儿童用药的口感,"就像给人做个双眼皮一样,美化一下。"

 掩味矫味技术说起来似乎比较生僻,但简单来说,可以理解为通过加入"调味品",让宝宝的味蕾产生错觉;也可以通过添加辅料,让苦味药物避免与味蕾直接接触,或者可以短暂麻痹味蕾。现在已经有很多宝宝吃上了不苦的药品,有桃子味的,有草莓味的,有橙子味的,有山楂味的,有奶茶味的,还有红糖味的 王晓玲说,明年年底前,课题组还将建成中国儿童口感评价体系,"现在很多掩味矫味技术都是舶来品,我们要根据中国的孩子口味,选择更加适合中国孩子的味道。"

 儿童用药的口味还不只是"不苦"这么简单。王晓玲说,目前正在进行研发的无水吞服颗粒技术,采用了技术创新、优质辅料,有效掩盖药物不良嗅味,同时无需水服,进入胃中后,药物快速溶出释放,发挥疗效,大大提高了儿童患者服药的顺应性,家长不再为给药头疼苦恼。

 在北京儿童医院的低龄儿童病房中,药师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给患儿们研磨药片。氢氯 噻嗪,是儿童病房中的一种常用药,用于治疗轻中度水肿,高血压,能够改善支气管发育不良的症状。在儿童病房中,这是一种对药师挑战很大的药品:常用的氢氯 噻嗪片剂规格为每片25毫克,但患儿的用量需要根据体重来计算,有的孩子需要用三分之一片,有的孩子需要用四分之一片,最小的患儿一次使用的剂量为0.5毫克,也就是只用一片药的1/50。"称重用普通的天平都不行,必须要用精度更高的分析天平。"

 在北京儿童医院的病房中,常用的分剂量药品还有很多。复方磺胺甲恶唑片用于治疗儿童肠炎、心内膜炎、急性支气管炎、慢性支气管炎等,是儿童医院消化内科、心血管内科、呼吸内科、神经内科、传染病科中都有可能用到的药品。儿童医院使用的复方磺胺甲恶唑片,有79.95%都需要进行分剂量。北京儿童医院现有的199种口服药物,剔除85种便于分剂量药物,如口服液、颗粒剂、分散片等,以及34种不分剂量药物后,共80种药物需分剂量调配,其中片剂63种,胶囊12种,还有像肠溶片、缓释片这样的剂型需要分剂量。

根据临床用药须知的药品分类,这80种药物多数为抗感染药物、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用药。感染和消化系统疾病儿童非常多见,很多孩子都会用到这类药品,而心血管、内分泌和神经系统用药有时需要长期院外药物治疗,如果没有适宜剂型规格,需要家长自己分剂量,那么如何保证药品剂量准确?如何确保分剂量药品储存得当?如何处理分剂量后的剩余药品?家里难道还要为孩子分药专门买一架分析天平吗?

 在日本等一些发达国家,目前已经开始个性化给药,也就是说医院可以用专门的设备将药品分装好进行独立包装。我国《医疗机构药学工作质量管理规范》中,对个体化调剂也有明确的定义——根据患者个体化用药的需要,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可提供特殊剂型或剂量的临时调配,如稀释液体、磨碎片剂并分包、分装胶囊、制备临时合剂、调制软膏等。

今年,课题新增了低龄儿童个性化用药子课题,目前课题组已经购入了分装设备,今后北京儿童医院就可以为小宝宝定制专用剂量包装的药品,"一袋的含量可能是10微克,也可能是5毫克,可以完全根据医嘱来设计。家长给孩子吃药,不用掰也不用猜。"

儿童用药难题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我们经常说,儿童不是成人的缩小版。"倪鑫说,儿童要选择儿童的专用药。北京儿童医院牵头的项目就是立足儿童用药的差异化需求,开展特殊给药技术,包括吸管式给药、口腔速溶、微片等,开发特种配方技术等,通过特色差异化关键技术的建立,研制儿童药物。

王晓玲举例说,针对儿童的特点,这次课题组还在开发"微片",也就是药片的直径介于1至3毫米之间,"太大的药片孩子吞咽不下。"变成小小的药片后,不仅直径变小方便吞咽,更重要的还能保证药品有效成分的含量均一、质量可控。现在成年人用药都在使用缓释片,药物可以缓慢释放,成年人一天吃一次药或者两次药即可。孩子要上幼儿园、上小学,但很多孩子的用药需要一天口服三次甚至四次,这次课题组也设计了儿童缓控释制剂关键技术及产业化平台子课题,来探索开发适合于儿童的缓控释制剂,并且对口服吸收机制进行研究。

 孩子用药有口服的,也有通过黏膜给药的,比如鼻腔黏膜、直肠黏膜、肺黏膜等,都是给药途径。"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儿童使用肛 门栓剂来退烧,但中国的家长接受度不高,孩子也不喜欢。"王晓玲说,这就提示我国的科研工作者不能照搬国外的经验,"我们发现涂抹凝胶剂型相对来说更容易被家长接受,现在开发的产品,家长接受度很高。如果轻轻一抹,一样能达到良好的疗效,家长当然欢迎。" 

 "没有什么比一个社会对待孩子的方式,更能揭示这个社会的灵魂了。"王晓玲一直记得这样一句名言,"药学工作者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让孩子们在甜蜜中康复。"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