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1352字
2020-11-15 00:33
2阅读
火星译客

下午好!

我叫玛莎。我14岁了,我为自己曾是一个叛逆的少年而感到内疚。我认为我的奶奶不爱我,我也不爱她,但是现在她不在了,我知道我之前完全错了。我真的觉得有必要把这个故事告诉别人。一切都始于一年多前,我的父母决定离婚。有一天,我妈妈收拾好东西,离开我爸爸去找另一个男人。很显然,她从来没有打算带着我,因为我必须得和我爸爸呆在一起。可是,他宁愿做一个养家糊口的人,而不愿做一个父亲,所以我不得不搬去和他的妈妈,安奶奶一起住。

她脾气一直都不好,我们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比如说,每当我想去看我的朋友,她总是会找些家务让我做。如果我立刻拒绝了她的要求,她就会通过断网来禁足我。有一次,她甚至打了我的手腕。因为,就像她说的,我洗碗时太笨手笨脚了。在那之后,她留下的红色痕迹在我的手腕上呆了3天。当然,我试着向父亲抱怨,但他不怎么在意。

但后来有那么一刻......我们的关系出现了转折点。天啊,现在还是很难去讲那件事情。我知道安奶奶一向对各种怪东西都很生气,不管是留莫西干发型的男生还是做过面部穿孔的女生。因此,她对我很严厉,告诉我应该如何表现得更好,从那天以后,我决定开始我的复仇。我剪短了头发并染成了粉红色,我知道这会让安奶奶非常生气。当我带着全新的面貌回家时,你就会看到她大发雷霆,因为她邀请了她的几个朋友来做客,她不会在别人面前对我大喊大叫。

但她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想表示,她当时对我是多么生气和失望。我知道我将受到严厉的惩罚,被禁足,但是我认为,让她在公众面前觉得因为有这样一个怪胎的孙女而感到尴尬,我这么做是值得的。对我来说,这似乎不够,所以我决定进一步实施复仇计划。因为我还未成年,我不能有一个真正的纹身,但我知道这会让安奶奶气疯的。所以,我让一个画画很好的同学,在我脖子后面画一个假纹身。

它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永久性纹身,所以当我回家,奶奶注意到的时候,她就开始扯着嗓子骂人。我们扯着嗓子骂人,这是我们之间最大的一场战斗,最后我当着奶奶的面关上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我开始歇斯底里的伤心大哭。那时候,我觉得我的父母都不想要我,奶奶也很不乐意和我住在一起。我知道我是一个很难管教的孩子,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周围的大人就不能好好爱我。

不知不觉我睡着了,但当我醒来时,没有听到奶奶像往常一样在厨房里摆弄着,我突然觉得可能出了什么事情。我非常担心,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我看到她脸朝下躺在地板上。我立刻打电话给我爸爸,但他像往常一样出城了。当我拨电话号码并等他接电话时,我还没有哭,但是一听到他的声音,我就大哭了起来。他过了一会才察觉到他的妈妈出事了。但当他了解情况之后,就让我打911,并保证在他赶回来的路上给我提供一些帮助。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拨打911的。但我永远不会忘记,等待救护车的那4分钟对我来说是多么漫长,坐在奶奶的身体身边。我不愿意相信,但我确信她已经走了。医护人员,邻居,和其他人过来围观,现场一片混乱,突然,我看到了我的妈妈。那一定是爸爸说的那个帮手。尽管自从她离开我们后,我一直把我所有的麻烦都归咎于她,而且在他们离婚后,我也不想再见到她,但我还是很高兴她来了。

她拥抱了我,我感觉到我终于安全了。我不停地说,奶奶的死是我的错。我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妈妈:为何奶奶如何吵架,我的假纹身,还有我们最后的争吵。她告诉我,我不应该为任何事责备自己,但我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我们最后的那个晚上。我讨厌我的坏脾气,讨厌我自己,讨厌我愚蠢的假纹身。那天晚上,妈妈一直陪着我,直到爸爸回家。令人惊讶的是,直到那时我才注意到她怀孕了。

我甚至有那么一秒钟忘记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我只是盯着她的肚子,妈妈注意到了这一点,就说这将是我们俩的单独谈话。然后他飞快地吻了我一下,向父亲表示了哀悼,就离开了。这是我和爸爸第二次看着她离开我们,只留下我们两个。我知道我和父亲的谈话将是这一天中最艰难的部分。他细心地听我说着,却没说一句话。而我则笨拙地试图解释发生了什么事,和为什么我现在有一头粉红色的头发。我只有在讲完之后才敢抬头看他。

当然,他看起来很沮丧,甚至瞬间就变老了。就像妈妈一样,他试图让我相信这不是我的错。但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我觉得他自己也不是百分百确定。总之,当所有必要的医疗程序结束后,我们发现安奶奶不仅有严重的心脏病,她还患有脑动脉瘤。这实际上意味着她随时都可能死去。赞礼之后,爸爸不得不回去工作,而我的生活不得不再次发生改变。他告诉我他在考虑把他送进寄宿学校,因为他不能带我一起去,也没法照顾我。

但我可以选择和我妈妈即和她的新家庭一起生活。原来我爸妈已经谈过这件事了,我妈并不介意。我现在能说什么呢?我正在收拾东西,等着妈妈和她那愚蠢的丈夫来带我去他们家。我还是不敢相信她要生孩子了,而且她之前都没有告诉过我。但是我很感激她在我奶奶去世的时候陪在我身边。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