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打个喷嚏就能把社区传播到整个社区
968字
2020-11-12 08:42
19阅读
火星译客

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联系、日益全球化的世界,由于国际飞机旅行,人们和他们携带的疾病可以在几小时内到达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城市,一旦病毒着陆,有时候只需要打一个喷嚏就能将病毒传播到整个社区。当人类还在原始的大草原上以狩猎采集为生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待过足够长的时间,而且定居点也不够大,不足以维持传染性微生物的传播。

但随着一万年前农业革命的到来,以及中东永久定居点的形成,人们来事与动物一起生活,这促进了细菌和病毒在牲口和人之间的传播,流行病和大规模流行病的形式变得多种多样。例如,2010年,一场毁灭性的地震袭击了海地,成千上万的人被迫进入临时难民营。几周之内,难民营就成了霍乱传播的滋生地,一种细菌通过受污染的水传播,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流行病。

但最常见的传染病是荨麻、流感和艾滋病等病毒,当这些病毒在全球范围传播时,我们称之为流行病。大规模流行病在整个人类历史中都曾发生过。这些病毒在受害者的组织和骨骼上留下了伤疤,而另一些病毒的证据则来自保存下来的DNA。例如,科学家已经从传播结核病的细菌中恢复了DNA,这一发现来自于古埃及木乃伊的遗骸中。在2011年,科学家们在伦敦调查了一个鼠疫菌坑,重建鼠疫耶尔森菌的基因组,这种细菌导致了14世纪的黑死病。

人们认为鼠疫起源于中国,大约在1340年沿着丝绸之路向西蔓延,商队路线从蒙古到克里米亚。1347年,瘟疫蔓延到了地中海,到1400年,鼠疫已经杀死了超过3400万欧洲人,为它赢得了“黑死病”的称号。后来历史学家称之为黑死病。然而,迄今为止最大的流行病杀手是流感。流感不断在南北半球间传播。

在北美和欧洲,每年的秋季和冬季都会发生季节性流感。这些疾病通常是轻微的,然而,每20年到40年左右,病毒就会经历一次剧烈的变异。通常情况下,当一种在鸭子和家禽中传播的野生流感病毒遇到一种在猪中传播的病毒时,它们就会交换基因。这一过程被称为抗原性转移,这在整个人类历史中都发生过。有一次有记录的大流行病发生在1580年,就死亡率而言,在18世纪和19世纪,至少又发生了六次流行病,没有任何病毒能与1918年的大流感相提并论。

流感大流行的首个迹象出现在春季,当驻扎在法国北部的美军开始抱怨发冷、头疼和发烧,第二年9月,在波士顿附近的美国军营,士兵们开始在阅兵式上倒下。他们被转移到了营地的医务室。那里的一名外科医生在入院两小时后回忆说,他们的颧骨上有红褐色斑点,几个小时候,你可以开始看到从他们的耳朵蔓延到整个脸都是青紫色。

死神来临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他们呼吸困难直到窒息。在一艘前往波尔多的美国大型运输船“利维坦”号上,病人们鼻子里开始出血,两张铺位之间的甲板上都被血液染红。与此同时,从法国北部归来的英国士兵,将流感传入多佛和其他海峡港口,从那里通过铁路将病毒带到伦敦。

此时,大流行病开始肆虐。1919年4月,大约67.5万美国人和23万英国人死亡,仅在印度,就有大约100万人死亡,全世界的死亡人数达到惊人的500万。但那是过去的事了,今天,飞机可以把病毒传播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所需时间只要1918年的一部分。比如,在2003年2月,一名中国医生抵达香港京华酒店时,感到不舒服,他不知道自己感染了一种新的动物源性病毒,叫做萨斯,即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缩写。

在入住913年房间的24小时内,另外16名客人被感染,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五人登上飞往海外目的地的飞机,将病毒传播到越南、新加坡和加拿大。往返香港、多伦多和其他国际城市迅速停飞,由于采取了其他紧急措施,在疫情爆发前避免了大流行。四个月后,萨斯在全球29个国家肆虐,超过1000人死亡。

尽管如此,病毒还是被迅速控制住了。然而,对于有线电视频道和互联网上令人震惊的新闻报道,我们无能为力,博主们散布毫无根据的阴谋论,从而加剧了人们的恐慌。香港和其他收影响城市的旅游业陷入停滞,给企业造成了100多亿美元的损失。然而,有衣架公司做得非常好。总的来说,萨斯提醒人们,流行病总是与恐慌联系在一起。

如果说历史教会了我们什么话,那就是尽管流行病开始时规模很小,它们的影响可能与战争和自然灾害一样剧烈。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科学使我们有能力在疾病大流行一开始就发现它,并采取行动,在其影响过于广泛之前减轻其影响。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