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获胜,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2398字
2020-11-12 17:15
14阅读
火星译客

专家表示:拜登领导下温和、成熟的外交政策导致美国做出一些调整,但在全面遏制中国方面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在关键的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乔·拜登(Joe Biden)获得的选举人票,使他突破了270张选举人票的门槛,赢得了总统选举。这位当选总统星期六晚上发表了他的第一次讲话,主题是“团结和治愈”。当世界对美国第46任总统表现出越来越多的期待时,一些中国专家认为这一结果为紧张的中美关系提供了一些“喘息空间”。

一些专家预测,拜登入主白宫有望为中美两国恢复高层沟通、重建战略互信提供契机。

据《纽约 时报》报道,拜登赢得了总统选举,并在周六发表演讲,承诺“恢复政治常态和民族团结精神,以应对严重的健康和经济危机”。该报称,拜登成功当选也是对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分裂行为和混乱政府”的否定。

在美国即将迎来新总统之际,一些研究中美关系的中国学者和观察人士一直在密切关注美国的竞选结果,这可能也会给不断恶化的中美关系带来变化。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两国关系陷入了恶性循环。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拜登将迎来中美关系的“缓冲期”——两国关系可能仍会恶化,但不会发展地那么快。

金灿荣说:“拜登在处理外交事务方面将更加温和和成熟。”

预计拜登在他的外教团队中将任命更多的专业官员,因此美中紧张关系有可能暂时缓解。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中美关系恶性循环已经导致战略互信受损,高层沟通中断,缺乏实质性的合作。

信强指出,中美两国有望在疫苗、抗击疫情、气候变化等领域恢复务实合作。他说,一些联络机制和陷入僵局的对话有望重启,“但重建双方的战略互信需要时间”。

然而,观察人士表示,美国领导层的变动不会改变华盛顿对华政策的总体方向。无论谁入主白宫,美国都将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目前对中国的态度。

观察人士表示,拜登的对华政策不会简单地回归奥巴马时代,因为在过去四年里,中美关系和全球格局发生了显著变化。

金灿荣说:“我们不应该对拜登抱有过多期望,因为遏制和对抗中国是美国两党之间的战略共识。”

金灿荣表示,拜登在对华政策上可能会采取不同的措施,但总体方向是不会改变的。

北京国际关系大学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达巍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中美两国的精英和公众已经改变了对彼此国家的看法。

达巍说:“拜登的对华政策将建立在特朗普时代的基础上。事实上,美国对华政策单的根本改变可能是特朗普政府留下的主要政治遗产。”

达巍警告说,美国两党一致认为,美国对华接触政策需要全面改革,而这一点在拜登上任后不会改变。

达巍指出,美国将采取何种替代方案仍不清楚。“然而,竞争并不意味着脱钩,”他说,”我不认为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会同意与中国全面脱钩。”

f50e77e6-e173-4922-ac6a-1379a1ca3151.jpeg

中美。《环球时报》供图

中美贸易战还会继续吗?惩罚性关税会取消吗?

据CNBC报道,瑞士隆奥银行分析师在10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拜登的当选“减少了一些交易不确定性”。

美国媒体报道援引隆奥银行分析师的话称,拜登担任美国总统可能会在双边贸易中采取更理性的方式,即使他的团队在中国问题上可能会像特朗普团队那样强硬。

该报告推测,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中国商品的关税将自动迅速降低。

信强预测,两国政府可能会首先重新评估中美贸易协定的第一阶段。

不排除中美双方会根据形势的变化做出一些调整的可能,然后在第一阶段协议的基础上继续谈判。

信强说:“从美国的角度来看,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加收的关税实际上是拜登继续谈判的一个很好的谈判筹码,他不太可能主动取消这些关税。”

他说,与共和党相比,支持民主党的劳工团体总是倾向于保护主义。

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立场不一定代表共和党的主流观点。在美国人民受到贸易摩擦伤害的领域,如日用品,美国对中国的关税可能会放松,但在其他领域,可能需要进行长期艰难的谈判。

路透社10月援引拜登的高级顾问的话报道称,在决定美国对华关税的未来之前,拜登将立即与美国的主要盟友进行磋商,寻求“集体影响力”,以便在当选总统后加强应对中国的力量。

报告称,拜登的两名助手表示,首先要避免重蹈特朗普的覆辙,即将对欧洲和加拿大商品加征关税作为其“美国优先”议程的一部分,此举激怒了美国的重要伙伴。

拜登的胜利让美国重新加入奥巴马政府时期提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TPP)成为可能。该协议从未得到共和党主导的美国国会的批准,但人们普遍认为,其目的是向中国施压。

在2017年正式就职后,特朗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美国退出TPP,但该协定的其余11个国家在2018年3月签署了《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议》( CPTPP)。

达巍认为,这是有可能的,但美国想要重新加入,困难重重。

达巍说,加入CPTPP可能会面临国会两党的反对,因为在美国社会,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日益“政治不正确”。

他说:“重返CPTPP还需要与现有成员国进行谈判,从技术上讲,这需要时间。”

5fa3130f-0983-4fe1-832d-095e83dd4741.jpeg

台湾:Unsplash供图

中美在台湾海峡发生冲突的风险是上升还是下降?

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孙太一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认为,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希望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白宫和参众两院的共同立场。

拜登的外交顾问、未来拜登政府国务卿一职的有力竞逐者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今年5月曾对媒体称,他将采取一种“平衡战略”来处理两岸关系。

他说,这样的战略不会像特朗普那样“亲台”,但将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安全和稳定的海峡两岸环境。

布林肯指出,美国不会试图越过“红线”挑衅中国,这反过来会降低北京对台湾发动军事打击的可能性。

信强说,“特朗普对台政策的好处是,他不会为台湾冒与中国大陆开战的风险,但他的鲁莽和对台湾 问题的敏感性缺乏了解,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风险。”

信强相信,拜登在台湾 问题上应该更加谨慎和克制。

他说,尽管美国将继续努力向台湾出售武器和支持 台湾,但拜登对这个问题的危险和“红线”有清晰的认识,这将减少台湾海峡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中国专家预测,拜登政府的对台政策不会远远超出美国对台传统政策的范畴,拜登在任期内推动制定明确的对台战略的可能性非常小。

6e8e1b45-2e1c-4ea6-9f70-0c4a40216498.jpeg

香港。VCG供图

拜登会对香港出台更多制裁措施吗?

香港《南华早报》援引观察人士的话称,拜登政府不太可能推翻特朗普之前制裁香港官员和结束该地区特殊贸易地位的举动。

报道称,拜登可能会在技术、经济等领域对中国保持强硬立场,但不太可能利用香港问题作为谈判筹码。在中美竞争和外交上,拜登政府将更愿意回归传统。

全国港澳研究协会副会长刘兆佳(Lau Siu-kai)告诉《环球时报》,他预计拜登不会在现有制裁措施上对香港采取进一步行动。

金灿荣告诉《环球时报》:“在美国、中国香港和台湾,有一些反华势力,比如香港分裂分子和台湾民进 党机构,他们赌特朗普会赢下大选,甚至在美国大选期间散布虚假信息攻击拜登。”

“这将促使拜登政府减少对他们的支持,但新一届政府不会放弃这些力量,因为它们仍可为美国所用。”

990a2624-892f-40b6-9803-f2822327586b.jpeg

华为。CFP供图

美国对华为和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是否会放松或加强?

印度观察研究基金会(ORF)周五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称,如果拜登的选前政治言论转化为选后对中国科技的实际行动,中美之间的技术脱钩将会加剧。

达巍表示,拜登上台后,美国对中国核心技术的打压可能不会放松,但覆盖范围可能会缩小。

他说,特朗普此前将“国家安全”和“科技竞争”的范围设置的过于广大,且不切实际。

“例如,对于TikTok和微信的禁令,可能会被解除,因为它们与美国没有不可调和的冲突。”

但华为处于中美两国不可调和的竞争核心领域,情况“更为复杂”。

“我预计美国会对华为的芯片销售限制有所放松,但美国对华为在5G建设方面的打压很难有所改变。”

信强相信,拜登不会像特朗普一样,在非关键技术上拉扯不清。

信强指出,在对待核心领域,如航空航天、量子通信和人工智能的技术上,拜登和特朗普的本质区别。

信强说:“在高科技领域,中美部分脱钩,不可避免。”

金灿荣表示,“代表美国亲建制阵营”的拜登获胜,将使中国国内的一些企业产生美国政策逆转的错觉,但中国应“保持警惕,坚持走加强自力更生的正确道路”。

他说,这类企业会“试图辩称,中国不再需要改善自力更生的能力,因为拜登将修复美中关系,这样中国仍可以从美国进口高科技产品。”

金灿荣断言,那种言论完全是错的。

他说:“中国不应将自己的命运交到美国内部变革的手中。”

dec172bc-6b09-429d-81cc-b24a2fe09c14.jpeg

信息图:《环球时报》提供

未来70天,美国对华政策是否会上演“最后的疯狂”?

距离1月20号美国新总统就职还有70天。中美关系在此期间将面临哪些风险?中国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与中国的关系可能会出现“最后的疯狂”。

达巍说,特朗普将在最后两个月的任期内,合理地巩固自己的总统政策,使之不会被拜登政府推翻,包括对华政策。

他说,像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这样的国会官员可能会利用这最后的机会破坏美中关系。

《南华早报》周六报道称,在明年1月就职典礼之前,中美在台湾、南海等问题上的紧张局势可能会加剧。

特朗普政府可能在政治、经济和外交上会加大与中国对抗的力度。如果特朗普转而更密切地关注他的国内选举斗争和法律诉讼,将会降低发生重大危机的风险。

上海复旦大学美国政治与国际关系专家沈逸i告诉《环球时报》,这次选举向我们表明,“民主党和共和党中的亲建制势力已经团结起来,合作把特朗普赶下台。”

因此,在特朗普入主白宫的最后70天里,他将没有支持者,也没有资源采取任何重大行动,或在国际关系中制造麻烦,如果他试图这么做,将毫无意义,因为“没有人会再听他的指示”,沈逸说。

沈逸指出:“严格来说,特朗普已经进入了‘跛脚鸭’的阶段。”他补充道,从现实的角度来说,包括军事部门在内的机构在执行特朗普的命令时,需要考虑1月20日后的成本,所以他的命令不太可能全部得到执行。

关于中美关系在权力过渡期间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一些中国分析人士分析了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比如华为高管孟晚舟被拘留、TikTok和微信的禁令、进一步限制在美中国留学生。

沈逸说:“例如,孟晚舟一案的处理,将是评估中美关系未来调整的一个重要指标。”他还补充说,特朗普也有可能在担任美国最高领导人的最后几天发布行政命令,禁用中国应用程序。

1b87b4ab-c139-407e-bdd6-5ae2e46d11ff.jpeg

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可能采取和不可能采取的措施。《环球时报》供图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