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止痛药有关的纷争
582字
2020-11-15 11:43
9阅读
火星译客

和解似乎短期内无法实现

“司法部和缉毒局在自身犯了严重错误的情况下,还试图进行逆向征税......任何一部法律都没有这样的规定。”有人如此高调批评司法部和缉毒局。这些话出自10月22日沃尔玛递交的一份不同寻常的诉状。由于零售业巨头沃尔玛可能是Opioid Crisis的助长者,相关政府机构人员正准备对其采取行动,不料沃尔玛却先下手为强。

Opioids  Inc 的行为在多个方面都是违法的。制药厂曾经是这些违法行为的带头者。去年俄克拉荷马州的一位法官裁定强生公司助长类 Opioid 药物滥用,是妨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对其罚款5亿美元,强生公司对此提起上诉。同时也有数千个地方的政府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强生和其他公司有不当行为。强生坚持否认这些事实,但仍然于本月宣布,如果能达成全面的和解协议,它愿意支付50亿美元。

对世界上最大的、年收入560亿美元的制药公司来说,这一事件对它的公众形象的影响是巨大的,但不会造成财务困难。对小公司来说,诉讼就是致命的。10月12日,大型的普通Opioid药物供应商Mallinckrodt申请破产,它同意支付16亿美元和解金。10月21日,司法部宣布,去年倒闭的、最有名的类 Opioid 药物生产企业Purdue Pharma已经认罪,并愿意支付80亿美元。一些州的总检察长认为,跟Purdue Pharma的股东Sackler家族自2008年起从公司拿走的100亿美元相比,这笔和解金并不算多。

在诉讼的第二阶段,凯斯西储法学院的Andrew Pollis认为,“制药行业是重中之重。”俄亥俄州的两个县已经起诉了CVS、Rite Aid and Walgreens、和Walmart三家大型连锁店。这些案件的结果将是如何处理全国各地2000多起类似的投诉的风向标。原告宣称药店已经得知类 Opioid 药物用量过多的情况,却依然持续为患者配药。这些连锁店都不认为自己有过错。

对这些官司缠身的企业来说,要想免除责任,最需要做的就是快速解决这些问题。几个月前,”全球大交易“的谣言四起,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交易还跟县和州的总检察长有关。负责监督俄亥俄州案件的联邦法官Dan Polster为了协调2000多起诉讼案件,提出了一个新的法律概念,叫做”谈判班“。这会约束各方努力达成和解。

新冠疫情造成了大量案件积压,也消除了在审判开始前快速解决问题的压力。联邦法官Dan Polster 拒绝了原告律师提出的收取7%和解金的要求,那些律师对此非常不满,威胁要破坏”全球大交易“。最近,联邦上诉法院拒绝了Dan Polster关于谈判班的提议,认为这样的创新过于激进。佐治亚大学法学院的 Elizabeth Burch 担心目前的做法”像是急转弯“。这段法律界的传奇故事还在继续,跟Opioid Crisis一样远未结束。

本文发表于2020.10.31印刷版的商业版块,标题是”与止痛药有关的纷争“。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