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忘记前任?
891字
2020-11-10 08:41
22阅读
火星译客

在经历了巨大痛苦后,我们分手了。当我们忍无可忍的时候,现在只能靠自己了。比预期的要困难,但也不会经历很长时间。中央供暖系统上周坏了,购物也无济于事,徒增烦恼。在空闲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自己在做白日梦,恋恋不舍地回到我们最近所结束中恋情的某些时刻。

在海边度过那个寒冷的周末,他们戴着厚厚的围巾在海滩上散步,看起来很可爱。我们喂海鸥,在海边用纸杯喝廉价的白葡萄酒,我们感到彼此靠近也很幸福。我们最近才意识到有时看起来普通的东西也会释放魅力。走出超市,把所有东西都放到冰箱和碗柜里,做汤,烤之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脑子里充斥着这些想法,我们会感到脆弱并流泪,有时候很想给前任打电话。

我们推测,他们会让我们回到他们身边,或者至少听我们说说话。我们如何了解自己的感受?我们可能意识到我们犯了一个真正的错误。但更可能的是,我们被刚刚恢复单身的人所特有的心理习性所控制,也就是面对独立时所生产的眩晕即怀旧。19世纪中叶,英国经历了工业和科学革命,因此改变了古老的固定生活方式,社区消失了,人们聚集在了大型的失去个性的城市里,宗教曾经提供的忠诚和确定性被扰乱了。

为了找到缓和这个困惑的方法,艺术家和思想家还是现象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在某些圈子,研究转向了过去,更具体地说,转向了中世纪时期的智慧、一致性和满足感。当线路横贯大陆,海底铺设电缆时,艺术阶层的成员却在庆祝他们所提出的存在于二十一和十三世纪的简单、纯良的社区。艺术作品描绘了所有没有受过教育但快乐的英俊劳动者们、欢度丰收的村民们、善良的议员和女士们都在为那些应该得到帮助的穷人服务。那里似乎没有暴力、疏远、恐惧或残忍。

没有人会介意没有暖气,也没有人会介意自己只吃一点燕麦和一点猪油。据说,那时在茅草屋和虔诚的石头教堂生活要比现在容易得多。怀旧态度的核心是忽视事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一点也许是需要改变的。对于怀旧的人来说,过去是不需要改变或发展的。历史的前进是没有合理理由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这个时刻的复杂性完全是偶然的。它们不是在合理搜寻事物发展进程中的复杂副产品,在一定程度上远离了必然结果,尽管去找到偶然的令人愉悦的场景,或许是一个收获的时刻,或许是某个早上和他人的碰面,还有一个令人无法忍受的预先安排。怀旧的人不能接受现在,不管它有什么缺点,都是来自于过去不可避免的困难。他们坚持认为我们曾经非常幸福,然后一切被神秘地改变成更糟,因为我们忘记了我们曾经好过。

我们说服自己有关感情关系的事时就变得有选择性了起来。它也能让我们感到,好像我们曾经是满足的,然后由于错误和舒服而变得忘恩负义。然而,在追溯过去,我们所感到深刻满足感时,我们又归结于那是因为自己的不够敏锐。一段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最好不要在结束后的六个月或几年后当我们难过时才确定,而是在我们身处其中的时候就应该知道的。当我们深知所有事实的时候,我们才缓慢而慎重地决定离开。我们不满的具体理由往往会消失。

我们删掉了争吵、糟糕的旅行、性生活不和谐、顽固的对峙。头脑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器官,它不接受坏消息,除非有迫在眉睫的危险。但了解了我们的健忘倾向后,我们可以肯定,这种极度的不愉快肯定是存在的,因为如果没有这种不愉快,我们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分手了。如果事情是像我们现在怀旧所认为的那样令人满意,我们就永远不需要采取行动了。我们所描绘的这种关系不是来自知识,而是来自孤独和忧虑。

此外,我们认为自己是可以满足现状的,这与我们的本性是不相符的,这就像现代城市居民幻想着他们能在一座中世纪风格的小木屋找到持久的幸福。解决满足我们需求问题的措施不是幻想它们不存在。而是要勇敢地面对它们,运用我们所能运用的一切聪明才智,为它们设计出可行的解决方案。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