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没有盟友,只有伙伴外交朋友
763字
2020-11-16 14:59
20阅读
火星译客

本月初,《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标题为《中国独自重返伟大的危险赌博》的文章, 暗示中国没有朋友。中国确实没有盟友,但不缺朋友。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历史传统和当前国际环境,还因为中国的自身选择。

以基督教一神论以及罗马法和古希腊形式逻辑为基础的西方文明,在很大程度上从二元对立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和世界秩序。因此,通过强制机制来抑制甚至同化盟友,它们更喜欢形成联盟外交。这使得它们与非盟友发生对峙,甚至会击败对方。

同时,它们固执地相信所有国家一定有相似的外交哲学,因此有必要来包围,甚至瓦解新兴大国。它们不仅将人类世界史与自大发现时期海上探索以来的基督教扩张等同起来,还将过去500年的基督教文明的外交理念视为全世界普遍的外交哲学。它们没有认识到,在人类文明史中,500年只是一段相对较短的时期,它们也没有认识到不同文明对外交世界秩序的看法也是不一样的。

在汉朝(公元前206年—220年),道教和佛教是当时中华文明看待事物的主要理念,提倡通过传统规则来构建秩序。因此,中国很少有外交联盟,提倡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应根据特定情况进行相应的调整。在外交运作中,中国强调一个国家应该秉承自身价值观和文明的魅力,而不是强行将其价值观和制度强加给其它国家。

过去500年间,一些欧洲国家通过武力殖民扩张变成了世界帝国。两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采取建立联盟体系的手段成为了超级大国。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核武器的出现,中国不可能走欧美发展的老路。实现中华文明复兴的一个可行选择是以宗主国可接受的方式在一般政策、经济还是文化等方面扩大中国的海外影响。

在近代,中国曾经与其它国家结盟。这些联盟既不成体系也不具有可持续性,结果也往往不够理想。于是,中国放弃了外交联盟,在上世纪60-70年代奉行非联盟外交政策,在80年代秉承独立外交政策,自90年代以来实行伙伴外交。

中华文明是一种地区文明,虽然在一些方面具有全球影响力,但缺少一神论文明全球扩张的基因。可能基于上述提到的原因,中国领导人反复强调,中国不打算替代任何国家。但西方国家需要花很长时间来接受这个观点。

当前世界需要伙伴外交。在复兴的道路上,中国坚定地相信,与联盟外交相比,伙伴外交更适合自己。迄今为止,有112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中国建立了伙伴关系。这个数字无疑会继续增加。伙伴外交已成为中国外交的显著特征。

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中国外交对全球事务从保持低姿态向更加积极的方向转变。但是“伙伴但不是同盟关系”政策未发生改变,在未来也不可能改变。而不争的事实是,西方国家青睐的联盟外交只是少数国家的选择,绝大多数国家选择非联盟外交。此外,这些非联盟国家绝大多数来自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

当前处于各个文明之中的世界进入了长期竞争和合作。西方有必要跳出固有思维模式,而不只是从基督教文明角度来看世界,应该站在中国的位置来考虑问题。只有这样,西方才能真正理解中华文明和当代中国,在准确判断和相对坚实的基础上发展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减少误解和冲突,增进合作和互利。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