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与英国——资格的两种方式——前言(摘自《战争的粮秣》)
689字
2020-11-21 14:49
27阅读
火星译客

就像军队吃饱肚子后奋力战斗那样......工人吃饱也能产出最好的产品。

(诺埃尔▪柯蒂斯-本内特,关于二战时期供养英国工人的书籍作者)

除非戈林能穿的上戈培尔的裤子,否则战斗不会停止。

(1945年初柏林的流行谚语)

当1939年9月战争爆发时,纳粹分子已经完成将德国人民的饮食向战时基础转变的艰巨任务。在整个20世纪30年代,作为赫伯特▪贝克( Herbert Backe)发起的“营养自由”运动的一部分,纳粹政府付出了巨大努力来引导公众从对稀有和高质量食物的消费转向低质量的替代食品。德国人被鼓励以鱼类来代替肉类,用人造黄油来代替黄油,以土豆和黑面包为主食。

1940年,英国营养学家很羡慕德国人实现了基本饮食的自给自足( autarky)。粮食教育协会成员、国会议员欧内斯特▪格雷厄姆-利特尔(Ernest Graham-Little)将1940年德国人的胜利归结为以下事实:德国人的饮食“比我们的更加科学和有效”。粮食部科学顾问杰克▪德拉蒙德( Jack Drummond)在英国医学杂志( 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上解释说:“目前德国人的口粮是以简单合理的原则为基础,即‘高度提取’的‘农民饮食’或全麦面包,大量的蔬菜和土豆,以及奶酪或脱脂牛奶等乳制品提供了合理营养所需的所有基本营养素。”

与上述相反的是,在20世纪30年代,英国政客顽固地抵 制营养学家来说服他们干预国民饮食习惯的所有努力。这意味着英国人在战争前两年不得不做出向寡淡饮食的痛苦调整。然而,在1940年-1941年那个困难的冬天过去以后,粮食系统稳定了下来。最终,公众的信念——粮食部在公平分配紧缺粮食方面做的很出色——将粮食转化为积极维持英国人士气的因素之一。

1939年-1945年德国雅利安人粮食充足的事实经常被看做纳粹政权的成功之一。实际上,两国政府都成功地创造了粮食供给和分配体系,从而避免了一战时的错误,并且有效地利用粮食来支持而不是破坏战争努力。

在战争期间,英国和德国平均消费的能量在2500-3000卡路里之间。英国人的战时饮食质量更好一些,因为包含了更多肉类,而德国人的饮食却更依赖于面包和土豆,但英国人和德国人都以相对较好的饮食度过了战争。尽管有很多相似之处,但这两种配给制度都存在思想上和物质上的区别。英国粮食部强调,英国的配给制确保所有人牺牲的平等性。在粮食供应比较紧张的德国,人们更加强调高效实际的粮食分配。虽然某些社会群体获取粮食的资格被完全忽视,但富有争议的是,这导致了一种更加公正的配给制度(在其限制范围内),因为纳粹政府将大部分粮食分配给了那些付出最大体力劳动的人。

尽管两国的平均粮食的消费情况非常相似,但德国的粮食供应轨迹却与英国不相同。在最初的稳定期之后,1941年冬到1942年春发生了一场危机,最后通过对被占领国的剥削才缓解了危机。然而在1943年,战争压力开始对农业产生严重影响。粮食收成下降,加上空袭行动的加剧,使得德国各大城市的粮食短缺日益严重,直到盟军取得胜利前的最后几个月,供应系统才告崩溃。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