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科服务和新冠疫情
534字
2020-11-13 08:45
24阅读
火星译客

那种情况对孕妇的丈夫、婴儿和孕妇自己都是不利的。

当儿子出生后,JAMES 从医院回家,惊讶地发现家门口有一瓶威士忌和几罐啤酒。他很快就明白了个中缘由。根据疫情防控规定,James 只能到妻子 Annie 临产才可以进入医院探望。Annie 在决定引产36小时后,发现自己躺在分娩病房中,此时是清晨,于是只得拼命打电话吵醒正在睡觉的丈夫。但这样还不管用,她就订购了一些酒并约定送货到家,她认为这么做会更有效。结果,James 在酒送到之前就醒来了。

James 及时赶到了医院,一切进展顺利。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个名为Pregnant Then Screwed 的项目组成员 Joeli Brearley 说:“我听说过孕妇没有丈夫陪伴的那种惨状,无论是做扫描还是难产的时候,都得独自应对。”英国于3月全境封锁,医院也限制访客人数。所以孕妇只得独自进行12周和20周的扫描,并在没有家人陪伴的情况下生育。到6月,非必需品零售店重新开业,然后酒吧和餐厅也于7月恢复营业,但对孕妇和新生儿的探望仍然受到很大的限制。有人征集了44万人的签名,要求政府放宽政策,而且有60名议员支持他们的请求。

相关的行业协会——英国皇家助产士学会,承认“在做扫描和生育过程中,爱人的陪伴是非常重要的”,但认为对产科病房的探望限制意味着“助产团队能持续进行优质、安全的照料,同时也保护了孕妇和助产人员”。其他人对此不太相信。一家智囊团 the Fatherhood Institute 的 Jeremy Davies认为,“我们需要牢记,大多数生育伴侣都跟孕妇共同居住的。我们的处女观念并没有突然加剧。”也有证据表明,有丈夫的陪伴,产婴会更加顺利,原因之一是它能减轻孕妇的压力和焦虑。

为了应对公众的不满情绪,NHS 于9月8日宣布了关于产科服务的新指南。但社会活动家认为这些举措的解释过于宽泛,全国各地实际情况各有不同,结果大部分服务仍然不对准爸爸开放。“活产”这一概念过于模糊。有一位助产士说:“某些事情有确切的时间表,而这不一样。”到九月下旬,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医院允许准爸爸陪产,一半医院仍然要求孕妇单独进行12周的扫描。就像Ms Brearley说的那样,“不该让任何人发现她们是独自流产的。”

本文发表于2020年10月17日印刷版的英国版块,标题是“艰难的分娩”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