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社论:美国民意调查员应纠正扭曲的调查
691字
2020-11-10 00:03
15阅读
火星译客

《环球时报》社论:美国民意调查员应纠正扭曲的调查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2020/11/5 21:13:08

2020年11月3日,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的一个投票站,一名工作人员正在给投票站的投票室消毒。(图片由新华社Michael Nagle所摄)

美国民意调查组:无论谁当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都将会是一个败者。

大选前一天,民意调查组反复发布了调查,显示了拜登领先美国总统特朗普8到10个百分点。但是,到目前为止,事实证明,拜登只比特朗普多了2.4%的选票。

大选十分紧张。一名民意调查员说,拜登在弗洛里达州领先特朗普5个百分点,在俄亥俄州领先了4个百分点。但特朗普都赢了。

然后就出现了对民意调查员的斥责。尽管如此,美国主流媒体受到了这样错误选票的问责,因为那些平台是直接参与到这些调查中,发布了虚假的调查结果。还有,他们长久以来参与了相关预设报道,危及了选票的社会环境,强化了调查结果的曲解。

大体而言,在美国民意调查员和实体都操控了错误的公共意见。这些实体拥有激进的价值观,虽然具备了包容性。他们要么会与美国两个政党中的其中一个有所勾结,这严重弱化了他们在报道国内大势的客观性。在总统大选期间,美国媒体比中立的记者来说更像武士。

我们认为,从细微方面来看,民意调查员的立场和爱好地来说影响了他们问卷设计的初衷。

很明显,美国媒体的预设不是一个单一的事件。产业已经标准化,成为部分媒体工作者专业的知识区。许多人认为他们没有受到现实轨迹的影响,认为自己没有偏离真实度的原始标准。他们所谓的真实度和客观性深受他们带有偏见的价值观所影响。

自以上提及的媒体误导了公共意见,他们会在报道给中国时做出更多糟糕的事情。他们对美国国内大事的偏见很大程度上受制是由于他们的群众。当问及中国,他们会随意出界。他们能逃离责任,尽管他们在对中国的报道上犯错,因为他们与他们在中国的群众有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针对这样的背景,他们还不敢做什么?

这些美国媒体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陷入要压制中国的决心中。他们共同打造一个怪诞的中国,即几乎反人类的国家。在他们的描述中,中国恶意违背了人权和压制人的本性,而美国宣告做好了随时战争的准备。

然而,真相是,过去几年来,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大大改善了。中国从经济层面上融入世界,与西方人员往来交往甚密。还有,中国是世界上长期以来唯一一个宣告反对战争的大国。如此大相径庭的中国要怎样处理呢?

美国民意调查员的歪曲叙述会被看做是美国公众意见的试金石。中国的新冠抗争与美国和西方的做法毫无相同之处。有些美国人和西方人士根深蒂固的偏见深受中国在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中的成就的挑战。难道这不足以让美国和西方人士对中国产生偏见吗?

一个热衷于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繁荣国家并没有像西方媒体和精英所描述的那样“暴虐无常”。中国对人民的关心超出了美国的“政治慈善”。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这样一种奇怪的逻辑?

希望美国公共民意调查组应更加务实,根据行业职业道德自我检测,控制他们的傲慢行为。这是他们对道德和责任所应做到的尊重。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