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杯内的风暴
633字
2020-11-10 19:35
17阅读
火星译客

巴西、危地马拉和肯尼亚都是极具异域风情的地方,许多人都会将它们与开启新一天的一杯咖啡联系在一起。但是卢森堡逐渐成为为咖啡业提供工业咖/啡因的地方。JAB Holding是一家总部位于卢森堡的私有投资公司,该公司已经迅速成为了世界第二大咖啡零售商兼咖啡烘焙商。这家公司管理着德国神秘的雷曼家族在化工行业积累的财富。2月14日,该公司表示,计划在几年内将其咖啡帝国上市。

JAB为保住其占全球约12%的销售市场付出了高昂代价。其市场销售额仅次于占全球四分之一的雀巢。第三大咖啡烘焙商,意大利的Lavazza和前两者比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自2012年以来,JAB已经掏出了数百亿美元用于收购多家零售品牌,如Jacobs Douwe Egberts以及一些咖啡连锁店,包括Peet's以及五月以15亿英镑(约20亿美元)收购的英国咖啡品牌Pret a Manger。咖啡和其他行业的消费热潮对该集团的资产负债表造成重压。两大信用评估机构Moody's和Standard & Poor最近警告称,JAB对交易的欲望可能会导致其信用降级。

咨询公司BCG的安蒂·贝尔特说,支付如此大手笔的金额也让JAB挑起了一种“非常传统的”供应链。像JAB这样加工咖啡豆,然后进行宣传并以袋装或杯装形式出售的咖啡公司,已经攫取了该行业大部分的利润。这些咖啡公司从贸易商那购买生咖啡豆,而这些贸易商费了那么大的劲也仅赚得了微薄的利润(通常是1-2%)。咖啡烘焙商依靠贸易商的专业技术将不同的咖啡豆相混合以平衡咖啡的浓度和触感(通常和巴西咖啡豆相关)以及其香味和酸度(来自非洲或中美洲的咖啡豆)。

一直到几年前,贸易商通常将在30天内收到付款。为了集资,JAB将支付期限延长至了300天。为了填补资金缺口,咖啡公司压榨了贸易商微薄的利润。“这些人有钱,但他们不是银行,”国际资产控股公司的奥斯卡·斯帕普说道。向贸易商贷款的银行会考虑他们最大顾客的财务状况。所以如果咖啡烘焙商的信用状况恶化,贸易商的借贷成本就会上涨。

大型贸易商,比如总部位于瑞士的ECOM或是位于德国的Neuman,都面临着不利的市场均势。他们依靠这零碎行业中的大买家。而JAB的战术夹杂着其他问题。大丰收将咖啡豆价格压低1.2美元每镑,迫使农民亏本售卖。贸易商也在努力弥补成本。一些贸易商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优秀员工离职。猎头安德鲁·克尔表示,在世界咖啡贸易中心日内瓦,工资“开始下降”。

对于咖啡贸易商来说,一个可能的解决办法是扩大规模。合并能够减少成本,还能提高议价能力。加大对仓储、港口以及运输的投资将帮助他们更好地利用这个全球套利机会。扩大规模应该能更好地满足亚洲对速溶咖啡日益增长的需求。另一个策略是充分利用人们对那些声称是可以追溯生产地,绿色同时又昂贵美味的冲泡咖啡的追求。小型独立的烘焙商已经在更加富裕的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他们正在寻找能和农民取得直接联系的专业贸易商。占主导地位的咖啡烘焙商也已经开始供应高端咖啡。2017年,雀巢以4.25亿的价格收购了加利福尼亚高端咖啡连锁蓝瓶(Blue Bottle)。为咖啡公司供应顶级品质的咖啡豆可能是贸易商逃避压力的另一方法。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