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代表称,要求中国参加“三边军控谈判”是不现实的
2856字
2020-10-16 09:11
25阅读
火星译客

新华社联合国10月12日电 中国代表团团长、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周一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裁军与国际安全委员会一般性辩论中发言,批驳美方近来有关“三边军控谈判”的言论。

耿爽指出,美方近来称中国是“世界第三大核力量”,极力夸大“美俄中核军备竞赛3”,大肆鼓吹“三边军控谈判”。

他说:“这只是美国转移国际社会注意力的手段,意在为其回避对核裁军特殊主要责任而寻找借口,为其削弱外界控制、获得绝对军事优势而制造理由。

耿爽表示,中国坚持7自卫防御核战略,始终将自己的核力量维持在保障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中国过去没有、今后也不会与任何国家进行核军备竞赛。

考虑到中国与美俄在核力量上的巨大差异,要求中国参加三边军控谈判不公平、不合理、不可行。中方不会同意,也绝不接受任何胁迫或讹诈8。

耿爽强调,中方拒绝加入所谓的“三边军控谈判”,并不意味着中方回避自身核裁军责任、拒绝参与国际核裁军进程。

从拥有核武器的第一天起,中国就倡导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宣布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无条件承诺不对无核武器国家或无核武器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

耿爽指出,中国是五核国中唯一作出这一承诺的国家。中国愿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与各国就战略安全问题开展有意义的对话,将继续参加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及五核国框架下的军控讨论进程。

2020年的热词不是“疫情”,不是“口罩”,也不是“冠状病毒”,而是恐惧。别人给我们灌输了这样一种思想,即坐飞机、咳嗽、做 爱、呼吸、步行上班、未经过政府同意举行聚会都是些可怕的事情。那些给我们灌输这种思想的人自己也十分恐惧呢。他们用吓人的东西吓唬我们。当代社会学家们相信:“只有在恐惧中才可以建立起任何社会秩序,人们都不害怕了,那骚乱就不可避免了,不是吗”?

到9月11日,距世卫组织将此次疫情正式命名为COVID-19 已经有半年时间了。早就没人再提及疫情具体什么时候结束这一回事了:人们都说,呆在家里一周、一个月、半年,病毒自己就飞走了。隔离支持者团体的慷慨激昂的声音已经不那么具有攻击性了,这些人赞赏完全封锁,通过镇压强迫人们呆在家中,人为地将数百万人的联系切断,只是不起眼的医疗系统瘫痪,他们认为这一声势浩大的行动在人类人文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最近半年我们所有人都是在这场世界大恐慌中度过的。封锁、防护面具、手套、口罩,这些都是令全世界人相当厌倦的“新冠晚会”的道具。恐惧横行于世间。但能否将这种横行全球的恐惧称为社会秩序的胜利或者哪怕只当做一种社会秩序?也许,答案是相反的。

这种恐惧几乎就在我们眼前一瞬间摧毁了社会秩序。全球数十亿的一直以来“井然有序”的生活很久没像2020年这样被如此严重如此明显的打破。世界上很久没有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混乱,对未来很久没有如此不知所措了。

恐惧和无助瞬间击破了民主和专政之间,穷国与富国,以及那些似乎很明智,秉持对世界相同认知不断进步的国家间,还有哪些以落后和野蛮著称国家间的界限。

人类瞬间就将一切人权和人类共同价值观,包括生命价值抛之脑后。除了对待这唯一 一次现存最危险疾病的完全恐惧是一个例外。

而且所有这些国家(除了一些由于不同原因不想同流合污的国家)都遭遇了群体恐惧、野蛮和国家暴力,并没有保持充分地理智,不相信科学和保健思想。

在我的眼前还经常浮现出我在乌兹别克斯坦的童年时光景象。在小超市旁边有一头瘦驴,背上驮着一些包裹。主人要撒尿就用一个明显很干瘪的瓶子当棍子打他,这头驴可能是流眼泪了,用惊恐的湿润的眼睛看着我。我问妈妈:“为什么要打驴啊?” 因为要让驴走路,只有当它疼了才会走。

世界银行将俄罗斯人力资本指数评定为68%,在174个国家中,排名第41位。在排名中最接近俄罗斯指数的是卢森堡、匈牙利、塞尔维亚、阿联酋。世界平均指标为56%。低收入国家指标为37%,高收入国家为70%。

同时,俄联邦在近十年人力资本增长最快的国家中排名前十。基本上是俄罗斯的教育体系的功劳(通过让人们接受普通中等教育和学前教育),同时,俄罗斯儿童和成年人的健康指标暂时没达到世界平均水平。

要挺醒一下,可以通过分析5个指数来对现在出生儿童成年后可能具有的人力资本进行测算。这5个指数包括,活到5岁的可能性,儿童的预期学年长度,作为反映教学质量的国家统一考试成绩,成年居民的寿命(15岁儿童活到60岁的人数比例)以及无发育迟缓儿童数量的百分比。

与2018年相比,多了17个国家参与人力资本指数的调查,现在有174个国家参与。这使得人们可以收集地球98%人口的数据。报告撰稿人指出,由于用于计算人力资本指数的数据是截止到2020年3月之前的,因此只反映了新冠疫情之前的人力资本指数,现在,新冠肺炎可能导致指数的降低。

当时全球指数为56%,低收入国家为37%,高收入国家为70%。而且,正如报告中所说人力资本指数与人均GDP之间还是存在关联的。但我们并不总是拿人力资本指数与经济发展相比较。比如这些国家,像布隆迪、爱沙尼亚、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的指数要更高,但不能作为预测人均GDP的基础。

低收入和高收入国家差别主要是接受学校教育和教学质量不同导致的。如果这些国家间差别比率达到了33%,那么教育领域的差别指数就占了25%。还有在全球范围都很明显的一个差异就是男生和女生的差异。高收入国家在这一方面人力指数比低收入国家高1.06%,基本上也是因为教育水平更高。

位于排名前几位的是新加坡(88%)、香港(81%)和日本(80%)。韩国、加拿大、法国、瑞典、中国澳门(90%)、爱尔兰和荷兰也位列前十。位于排名最后几名的是中非共和国(29%)、乍得(30%)、南苏丹(31%)。俄罗斯位列排名前四分之一的位置,与卢森堡(69%)、匈牙利、塞尔维亚、(68%)和阿联酋差不多。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在日前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将今年全球经济的增长预期从下滑6%上调至萎缩4.5%,但警告全球经济前景仍存在巨大不确定性。与此同时,美联储和日本央行在结束最新一轮货币政策会议后,均宣布维持利率不变,并承诺必要时采取更多支持措施。

 经合组织在报告中指出,按照目前的经济和疫情态势,中国在今年将是二十国集团(G20)成员中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国家。中国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相关政策也为经济活动的迅速恢复铺平了道路。

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将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把发展作为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中国面临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繁重任务,将坚持统筹兼顾,在改革开放中协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我们将加快转变发展方式,持续推动绿色发展,优化经济结构,发挥创新引领发展第一动力作用,加快培育新动能,大力发展节能环保产业和循环经济,倡导绿色低碳消费,以更低的资源消耗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行业 其他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