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赋予“一国两制”新角色
1274字
2020-10-15 15:19
2阅读
火星译客

深圳赋予“一国两制”新角色

作者:深圳李宣民、陈青青、白云逸来源:环球时报发布时间:2020/10/14 23:02:33最后更新时间:2020/10/14 23:36:01

习近平概述了中国改革先驱的历史使命,帮助香港解决自身问题

照片:李浩/GT

星期三,习近平主席进一步提升了中国几十年改革开放的先锋队深圳的地位,使中国从贫困到全球的崛起,为实现“一国两制”提供了历史性的使命。“两个系统”通过与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综合发展。

在庆祝他所说的深圳奇迹的讲话中,习近平说,深圳不仅要进一步领导国家的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而且要丰富“一国两制”事业的新实践。

专家们说,深圳的新角色还可以帮助香港解决去年社会动荡和经济困境,威胁到城市的稳定和繁荣,并挑战“一国两制”的原则。

这两个相邻城市——深圳和香港——的角色在过去几年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四十年前,香港是中国大陆学习西方先进技术和生产方式的窗口。但现在,深圳已经成为一个先驱者,并且作为中国现代化道路的先行者,它的表现已经超过了导师。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在中国南方领导改革开放时,给予深圳这样的城市一系列政策,使它们能够享受更优惠的税率和土地政策。改革开放初期,香港为国家第一个经济特区提供了宝贵的技术、资金和人才,帮助当地工业发展。

“赋予深圳在‘一国两制’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新使命,就是要扩大这一原则的范围。“这意味着香港将通过深圳与大陆进一步整合,”香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Tam Yiu chung星期三告诉《环球时报》。

习近平周三在庆祝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的讲话中概述了深圳的历史使命。习近平说,这座城市应该丰富“一国两制”事业的新实践,引领国家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Carrie Lam星期三在席上发表讲话时,与两位前任Tung Chee hwa和Leung Chun ying在台上发表讲话。

“这是深圳全新的定位,”天津南开大学的香港、澳门和台湾事务专家李晓冰星期三告诉《环球时报》。在2019香港社会动荡的情况下,“一国两制”的实践面临着障碍,科罗娜啤酒爆发尚未得到遏制,“一国两制”的传统治理需要突破,寻求解决当前问题的余地。

在过去的40年里,深圳已经部分地与香港的资源、经验和渠道一起成长了。

“但当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开始陷入不确定性和危机时,中国该怎么办?”李问。他说,经过多年探索和经验积累,深圳给出了一个新的答案:“一国两制”也必须给予新的定义。

信息图:GT

大局

习席在星期三的讲话中说,应该吸引更多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年轻人通过大海湾地区的平台来学习、工作和生活在大陆,呼吁广东青年之间更广泛的交流和更深层次的融合。香港和澳门加强他们对祖国的归属感。

香港需要与深圳合作,进一步融入国家未来的总体规划,这也将帮助城市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自身问题,尤其是抑制年轻香港人中出现的分裂现象,Lau Siu kai。中国香港和澳门研究协会副会长告诉《环球时报》。

在星期三的庆祝活动之前,深圳当局公布了一份名单,其中有40人对深圳的快速发展做出了贡献,其中三人来自香港。一些观察家表示,这三家公司分别来自教育、高科技、交通和基础设施行业,这清楚地突显了这两座城市一直在合作的关键领域。

当一些香港学校派学生到中国大陆避暑夏令营时,Tam也是该市最高立法者之一,他告诉《环球时报》,香港更多的大学被鼓励在大海湾地区开设分校,外国学校也欢迎来到该地区。在教育方面,香港也可以向深圳提供经验。

根据最近公布的文件,该文件详细说明了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试点示范区的措施,中央赋予深圳在土地管理、人才、资金、市场准入、数据使用平台和立法等方面的自z权。观察人士认为,这意味着深圳现在在包括土地利用和科技领域外资在内的领域拥有了更大的自z,在关键领域进行改革的自主程度甚至高于上海和重庆等城市。

Tam说:“给予深圳更多的自治意味着该城市将对香港更开放,这也是一个新的制度的实践,以帮助香港参与深圳的发展。”

解决香港问题

许多香港商人已经采取了“双城”战略,将一些研发(R&D)和生产转移到深圳,利用城市完整的产业链,接近1.4亿大陆消费市场。

“深圳的发展将有助于缓解香港的就业压力和社会冲突,”深圳708090合作空间的创始人Kris Tsang星期三告诉《环球时报》。他敦促香港的年轻一代抓住“大海湾”平台的“黄金机遇”,充分利用他们的人才和优势,参与该地区的建设。

在2019香港的社会动荡期间,住房和就业市场的差距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的主要困境,财富不平等被广泛视为反政府k议的经济根源,这些k议活动陷入了混乱和暴力。

虽然一些西方媒体夸大星期三的事件,表明香港地位的进一步削弱有利于提高深圳在中央政府决策中的影响力,但一些观察家认为这是一种误解。

Lau说:“解决香港目前面临的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中央政府,而在于中央政府本身。”

面对美国政府利用香港作为杠杆向中国政府施压的地缘政治环境的重大变化,他指出,唯一的出路是香港减少对西方的依赖,进一步融入大陆。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