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蒙在塔吉克斯坦总统选举中获得90.92%的选票
5144字
2020-10-14 22:58
14阅读
火星译客

周一,塔吉克斯坦中央选举与公投委员会主席巴赫季约尔·胡多约尔佐达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埃莫马利·拉赫蒙在塔吉克斯坦总统选举中获得了90.92%的选票。

胡多约尔佐达表示:“在塔吉克斯坦总统选举中,埃莫马利·拉赫蒙获得了90.92%的选票。”据中央选举委员会的数据显示,选民投票率为85.39%。

中央选举委员会负责人表示:“在塔吉克斯坦总统选举期间,没有收到任何投诉。”

据塔吉克斯坦总统选举的初步结果显示,在五位总统候选人中,其他四位获得的选票少于8%。据中央选举委员会负责人公布的数据显示,农业党候选人鲁斯坦姆·拉季夫佐达获得了3.03%的选票;社会主义党候选人阿卜杜哈利姆·加法尔索达获得了1.49%的选票;经济改革党候选人鲁斯达姆·拉赫玛特佐达获得了2.19%的选票;共产党候选人米罗季·阿卜杜罗耶夫获得了1.17%的选票。

塔吉克斯坦总统选举于10月11日进行。获得超过半数(50%)以上选票的候选人将成为获胜者。选举最终结果将于10日内公布。

只有47%的俄罗斯学生想在读完中学之后在继续接受大学教育。求职网站Superjo在调查后得出这样一条结论。过去九年这个数字一直在下降,2010年时希望读大学的学生还占了80%。

约2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孩子打算进入中级职业教育学院就读。2010年,只有8%的家长这么说。

1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还没有决定未来的教育策略,6%的受访者难以作答,1%的受访者打算中学毕业就参加工作。

Rabota.ru也曾作过类似的调查。根据调查结果,2019年,有53%的中学毕业生打算接受高等教育,另有36%的人选择中级职业教育学院。40%的毕业生希望读理工科专业,37%的人更倾向文科专业,23%的人暂时无法回答。调查还要求这些中学毕业生们指明他们想就读的具体专业的名称。想成为程序员(16%)和医生(13%)的受访者最多。法律(6%)和经济(5%)专业颇受欢迎。上榜的还有兽医,设计师,军事工程师,飞行员和救援人员。

顺便说一句,大多数九年级学生(74.2%)的家长认为,专业学校比普通中学的学生更容易考上大学。因此,三分之一的家长认为,他们的孩子对读高中不感兴趣或者读高中对他们来说太困难了,因为他们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但在专业学校学习的优势很多:家长有信心,中等职业教育学校的专业能让他们的孩子找到一份好工作,赚大钱。此外,他们认为,在职业教育学校学习的过程中,学生能更好地进行教育和职业规划。

尼古拉·果戈里《戏剧之旅》

大多数人都在剧院或者在荧屏上度过或者看过果戈里的《钦差大臣》,但果戈里还写过一个与《钦差大臣》直接相关的剧本,是在《钦差大臣》首映之后写的。就连果戈里本人通常也读不完这个剧本,怎么回事呢?

首先是因为作品本身的风格形式,果戈理赋予了其满满的讽刺意味。其次,部分内容概述了那些“身份不凡”的观众对《钦差大臣》的反应。现代观众通常都会在序言或学校的文学课上接触到这部著名喜剧的解说阐述。但果戈里在其中对观众反应的巧妙描述媒人能明白。当时的观众都没了。为知识渊博者设计的讽刺剧并不适合现代观众。

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戏剧小说》

遗憾的是,布尔加科夫没有写完这部小说。这部小说的文字非常迷人。这部小说描绘了苏联最重要的剧院莫斯科艺术剧院的幕后故事,布尔加科夫离开了这座剧院,因为他无法与他的领导人找到共同语言。布尔加科夫的领导成了这本书的人物,尽管不是真名,但描述并不友好,而且有强烈的讽刺意味。而且布尔加科夫也没放过其他作家。当然,遗憾的是小说没有写完,布尔加科夫重写第一版时,不停打磨并完善作品,想使它成为一部杰作,但并没有成功......

瓦伦丁·皮库尔《不洁之力》

这部小说原本的题目写了一整段。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让读者望而却步。作者决定细细解释这本书的内容......在苏联时代,出版的是这部小说是简略版本,当时的名字又短又简单,叫《最后一行》。根据作者妻子的描述,《不洁之力》是作家最主要作品之一。这个故事围绕着格里戈里拉斯普京,他的迅速成名,不计其数的丑闻和八卦,与沙皇,女皇,牧师的交往。

这本书一出现就立即成为畅销书,这要归功于作者的知名度和在苏联时期几乎没有关于拉斯普京和与之相关的资料。为什么这部作品没法读完?这部在苏维埃时代出版的小说迎合了当时的观点,但对普通读者来说太过乏味,作品中的大量引用使读者哈欠连连。

社调:超过一半的俄罗斯人会下国际象棋

国际象棋日将近。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俄罗斯人表示会下国际象棋(54%)。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会下象棋的人数有所增加。在2010年,会下象棋的人稍少于49%。另外,每年下几次象棋的俄罗斯人的数量也有所增加。(2019年:26%;2010年:23%)。

27%的受访者表示,国际象棋之所以具有吸引力,是因为能够促进思考。对于16%的人而言,是因为有助于发展战略思维;13%的人认为,下象棋有助于发展逻辑思维。

与此同时,在46%不会下象棋的人中,21%的人表示想学下棋;其中,18-24岁(36%)、25-34岁(28%)和35-44岁(27%)的俄罗斯人表现出较大的兴趣。

57%的受访者表示,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够掌握国际象棋;在2010年,这一比例为65%。其中,掌握下棋技能的人(62%)和18-24岁(78%)以及25-34岁(69%)年龄段的人较多地表达这一愿望。另有2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子孙已经掌握国际象棋(比2010年增加15%)。

在想要教子孙下象棋的人中,有26%的人认为,下棋能够发展孩子的思维,其中包括逻辑思维;22%的人认为,下棋能够激发大脑和智力发展的潜能;17%的人认为,下棋有助于人的整体发展。

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将国际象棋同智力、记忆和纪律性的发展联系在一起(94%)。

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现代国际象棋选手是顶级的,丝毫不逊于外国的竞争者(64%)。对于15%的俄罗斯人来说,俄罗斯国际象棋选手是绝对的世界宠儿。

这项调查于7月18日进行,1600名18岁及以上的俄罗斯人通过电话访谈的方式参与其中。

想要知道到底哪个城市是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也只有一些不详细的记载和发现,只能大致了解城市的年龄。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历史,在整个国家历史发展中起到了这样那样的作用。

杰尔宾特,一个诞生于古罗斯之前的城市

位于达吉斯坦境内的杰尔宾特,在古代手稿中,传说和童话中都有被提到。所以这座城市可能在古罗斯出现很久之前就存在了。

杰尔宾特是一个现代的名字,在公元前6世纪的第一部编年史中,它被称为“里海之门”。现如今游客还有机会看到保存至今的纳伦-卡拉堡垒,它的历史大约有2500年,还有特汝马清 真寺。它不仅是俄罗斯和世界上的著名旅游城市之一,还是国家的历史和文化财富的见证者。

诞生于9世纪的大诺夫哥罗德

每一位大诺夫哥罗德的居民都坚信自己所居住的是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它的建造日期是859年。大诺夫哥罗德在俄罗斯历史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是古罗斯的第一个首都。它所在的水路交汇处的位置使它成为一个主要的政治和商业中心。现在的大诺夫哥罗德只是一个行政中心。这是一个平静祥和的北方省市,它保留了其文化和历史的独特性。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参观。最有名的景点之一是圣索非亚大教堂,它是俄罗斯最美丽的克里姆林宫,也是城市的宗教中心。

旧拉多加也是古老城市的有力竞争者

一些历史学家倾向于认为,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是旧拉多加。关于这座城市第一次被提到还是在8世纪的时候。在古代旧拉多加是一个港口城市。历史学家认为,该城市始建于753年。值得注意的是,古罗斯第一个王朝留里克王朝的发源地就是旧拉多加。

雅罗斯拉夫尔是伏尔加河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

雅罗斯拉夫尔成立于1010年,编年史中的第一次提及它可以追溯到1071年。现在的雅罗斯拉夫尔是一个充满历史和文化景点的大城市,居民人数超60万。

苏兹达尔:是弗拉基米尔地区的一座古城

关于这座城市的建造时间历史学家没有统一意见。他们认为是在999年或者1024年。在其存在的历史中,苏兹达尔曾被烧毁,之后很快被重建。

现在的苏兹达尔是一个人口仅有1万人的小城镇,居民都自发地保护城市中珍贵的历史古迹,寺庙和其他景点。

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俄罗斯人认为教育与高薪工作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

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大多数俄罗斯人认为,教育不是获得高薪工作的先决条件。

报告指出:“无论是在变革期间,还是今天,俄罗斯人都认为,教育不会对人的物质福利产生重大影响;且如此认为的人数显著增加(1991年:47%;2019年:70%)。”

调查数据还表明俄罗斯人对教育是成功事业的先决条件(这一观点)持怀疑态度,且人数比例在近11年内有所增长。在2008年,45%的人表示怀疑;到2019年,68%的人如此认为。与此同时,对因缺乏文凭而必然导致从事低收入且无足轻重的工作(这一观点)持怀疑态度的人越来越多:在2019年,65%的受访者不同意这一点;而在2008年,这一比例为50%。值得注意的是,年轻一代更主要地倾向于表达这种疑虑:在18至25岁的受访者中,74%的人谈及高等教育的重要性被高估(这一事实),76%的人不同意因缺乏文凭而导致从事低薪工作的这一“厄运”。

据调查数据显示,俄罗斯人认为,接受教育的门槛变高。报告称:“在过去三年中,俄罗斯人越来越倾向于认为,高等教育对所有公民的可及性正在下降(2016年:53%;2019年:63%)。在此背景下,大多数受访者并不认为,在当今时代,为获得高等教育文凭采用任何手段都是可行的;在11年前,持这样观点的人较少(2008年:51%;2019年:65%)。”

与此同时,在过去九年中,俄罗斯人更多地认为高等教育是必要的。那些认为理应获得高等教育文凭的人的比例有所增加(从2010年的6%增至2019年的18%)。报告称:“总体上,大多数俄罗斯人认为,高等教育伴随着成功的事业并能促进人生目标的实现;尽管在过去11年中,持这一观点的人显著变少(2008年为76%,2019年为58%)。”

在2019年,近一半的俄罗斯人(44%)将教育视为成功就业的工具;26%的人将教育看作推动事业发展的方法;22%的人则认为是作为专家而进行自我完善的方式。

美国和俄罗斯婚礼的12点基本差异

不要随身携带任何结婚礼物。 顺便说一句,也不要带花。这是不被接受的。在美国,客人真正了解了年轻家庭所需的物品,由新娘在网站上指定货物并为之订购。

礼物送到新娘住所的地址。因此,年轻人不会被成堆的“野生矢车菊”颜色的床单和成套的餐具所淹没。另一个方案是在网站上为新婚夫妻提供蜜月旅行的基金。100美元是合理的金额。 不仅接受美元,还接受加密货币(比特币等)。

如果你住在附近,想亲自给新娘送一份礼物,婚礼前几周可以举办一场新娘欢送礼。主要是新娘的闺蜜和妈妈、阿姨们聚集在一起。互相亲吻、八卦聊天。

对于新娘的衣服,由新娘的母亲付钱,而不是新郎的一方。 针对美国普通家庭, 一件衣服的正常价格(根据接受采访的新娘)起价为1500美元。当然,这没有限制,但平均而言,在美国,他们在伴娘礼服上的花费不会超过2千美元。婚礼的费用大约在4万美元左右。

美国人喜欢精心地准备一切事宜,就像在度过最美好的节目一样,举办婚礼不是在无聊的登记处,而是在大自然中,有海岸,湖泊,美丽的草坪。 而且这样的婚礼需要提前计划,因为所需的位置要提前几个月甚至几年预订。

在婚礼前夕,两边的近亲聚集在餐厅的某个角落。这项活动被称为排练晚餐(repit)。 每个人都可以更好地相互了解(如果他们来自不同的城市和州),讨论最新的婚礼细节。

穿着白色礼服来参加婚礼会看起来很傻。 在这一天白色是新娘的专属颜色。

总共将有三个阶段的菜肴变化,桌上没有小菜。 针对每位客人面前享用的前菜,服务员会放一份沙拉,然后是肉或鱼,配菜可供选择,最后是甜点——蛋糕和糕点。桌上还可以选葡萄酒和香槟。每个人都有序地饮酒和吃东西。

在美国的婚礼上客人不会一直喊“亲吻”。 如果客人持续轻轻碰撞高脚杯,那么他们是在暗示邀请新娘和新郎亲吻。

与俄罗斯人不同,美国人左手戴结婚戒指。人们相信,这只手更接近心脏,婚姻将会更真诚和持久。

新婚夫妇通过邮件领取结婚证。

礼服的成本,甚至婚礼上花的装饰费用都可以从当年的税金中扣除!婚礼结束后,新娘可以捐赠并将礼服送给慈善基金会,这些慈善基金会既可以出售服装,也可以将这笔钱用于其他的需求,或者直接将服装转给有需要的女性。 美国妇女交出他们的婚纱,收到的发票会在纳税申报表中注明。

美国人大胆地将浪漫,理性和幽默感结合在婚礼上。 没有束缚,婚礼也不只是仪式,更是年轻人的100%快乐来源。 因此,新娘和新郎都会制作许多有趣,滑稽的照片,通过展示来纪念新娘和新郎之间相爱的瞬间。

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大多数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同乌克兰的友好关系是重要的

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周五公布在官网上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大多数俄罗斯人(85%)认为,对于俄罗斯来说,同乌克兰保持友好关系是重要的。

据调查材料显示,35%的受访者认为,对于俄罗斯来说,同乌克兰保持友好关系非常重要;同时,50%的人表示这“较为重要”。11%的受访者持相反的观点:7%的人认为这“较为不重要”;4%的人则认为这“完全不重要”。

大多数受访者(61%)指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在过去一年内基本不变;同时,四分之一的人(25%)认为,俄乌关系变得愈加紧张。8%的人认为,两国关系正在逐步正常化。

大多数受访者(44%)将俄乌关系现状的责任归咎于乌克兰;同时,39%的俄罗斯人认为,双方对两国关系的恶化负有同等责任。约二分之一的俄罗斯人(42%)认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正在正常化,但是两国无法恢复成兄弟般的联盟关系。分别有约24%和18%的受访者指出,两国将恢复成睦邻和兄弟关系。

另外,大多数受访的俄罗斯人(78%)认为,两国必须改善关系;4%的受访者持相反的观点;另有13%的人对此问题漠不关心。

这项由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发起的全国调查于6月20日进行,1600名18岁及以上的俄罗斯人通过电话访谈的方式参与其中。对于此样本,概率为95%的最大误差不超过2.5%。

最受俄罗斯人欢迎的外国电视剧

“列瓦达中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近三分之二(62%)的俄罗斯人至少看过一部现代的外国电视剧。

据社会研究结果显示,最受欢迎的电视剧是《权力的游戏》(27%)、《神探夏洛克》(25%)、《豪斯医生》(24%)、《切尔诺贝利》(22%)和《迷失》(22%)。

社会学家指出,女性比男性更多地选择《豪斯医生》(28%比20%),而男性比女性更多地选择《权力的游戏》(30%比24%)。

据“列瓦达中心”的数据显示,三分之一的俄罗斯人(35%)不看现代的外国电视剧。不过,在每天上网的受访者中,这一比例仅为23%;而在不使用网络的人中,这一比例为62%。

这项调查于2019年6月27日至7月4日在俄罗斯50个联邦主体的137个居民点进行,代表性地抽取1608名18岁及以上的城市和农村居民参与调查。

行业 其他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