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记忆的威力
1148字
2020-10-16 10:21
11阅读
火星译客

从三岁开始的记忆,也许有助于改善你成年后相当长时期内生活的方方面面。

最新研究发现,那些能够回想起日常生活片段并且理解其意义的儿童——比如记得幼儿园第一天入学,那只熟悉的猫死去的情形——可以利用这些记忆在青少年及成年时期更好地发展身份认同感、建立人际关系以及做出正确的选择。

虽然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生活大部分都记录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和视频里,或者储存在家庭的数字档案中,但研究表明,照片和视频的影响很小。家长发挥的作用更大,他们不仅能决定孩子能回想起多少早期的儿时记忆,还会影响到孩子如何对最早期经历的事件进行解读和学习。

在该问题上发表过数十项研究的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罗宾·菲伍什(Robyn Fivush)说:“我们的记忆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记忆是联结我们的纽带。”研究表明,受到家长鼓励回忆并讲述日常事件的儿童,在青春期前表现出更好的应对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抑郁的症状也更少。

这些研究结果来自对“儿时记忆缺失”(childhood amnesia)谜团的研究。大多数人最早期的记忆会在6岁到8岁时逐渐消失,因为大脑尚未发育出保留这些记忆的能力。

过去两年,新的研究技术——包括更先进的数据建模方法,以及对儿童多年记忆进行跟踪研究的更成熟的手段——找到了那些有助于儿童到9岁还能保留鲜活详细的早期记忆的特定行为。

在儿时记忆的研究中,大部分都没有考虑到父亲的因素。那些纳入了父亲影响的研究表明,母亲更常用的谈话式风格有助于孩子保留早期记忆。

2011年的一项研究称,有些记忆有助于建立自我延续感或者自我身份认同。人们在“希望觉得自己还是以前那个自己”,或者“我想知道跟以前相比有了什么变化”的时候,就会浮现出这些记忆。比如一个飓风幸存者可能会把飓风的记忆当作她可以在艰难环境中生存下来并变得更强大的证据。

有些记忆则会起到指导的作用,可以指引人的行为。人们在做决定或者想避免重复过去错误的时候会想起这些经历。如果自己的狗曾被车撞死,在决定用绳子拴住宠物的时候就有可能想起这段经历。

第三种叫做社交纽带记忆,涉及到人际关系。这项研究称,人们在希望加强关系或形成新的关系时会想起这种记忆。一名大学生在另外一项研究中提到,父亲曾在睡前给他讲故事,给他念了整个《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三部曲,他说这是促使他成年后建立和保持亲密家庭关系的一个因素。

一项去年发表于《记忆》(Memory)期刊的研究表明,如果这三种类型的记忆都能够存留,就可以预测出一个人的心理状况将更健康,目标感更强,人际关系也更积极。这项研究的对象是103名大学生,他们被要求回忆人生中的四件大事,并讲出他们认为这四个事件重要的原因。接着他们填写了衡量生活满意度、自尊心和心理健康状况的评估表。

此外,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2011年对83名10至15岁儿童所做的研究表明,记忆越具体的儿童越能够对社会问题提出更多可能的解决办法。

来自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合作写过记忆研究报告的维达德·扎曼(Widaad Zaman)说,早期记忆对她四岁的女儿哈妮法(Haneefah)建立身份认同感有帮助。她说,女儿以前喜欢在邻居遛狗的时候抚摸小狗。不过,后来一只流浪狗跑到她家的车库里,向她大叫并且在她身上闻来闻去时,“她尖叫起来,而且非常害怕”。这段记忆让哈妮法对没有被拴住的狗有了警惕。有时她会告诉妈妈:“我以前喜欢狗,但现在我已经不喜欢了。”

这件事让哈妮法学会了谈论自己的情感——研究表明这是一种和应对技能相关的能力。扎曼鼓励女儿描述自己的感觉并且给这种感觉起名字——恐惧。她问女儿:“其他时候你有没有害怕或者感觉非常恐惧过?”从此哈妮法开始学会讨论自己的情感,她告诉妈妈:“我做了个噩梦,我很害怕。”

一般来说,能够记得三岁半以前事情的成年人寥寥无几 。埃默里大学心理学家、负责研究的高级副院长帕特里夏·鲍尔(Patricia Bauer)说,有人对18个月时的事就有可靠的记忆,但有人连八岁以前的事都记不起来。

如果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孩子受到鼓励把事情讲出来,早期记忆保留下来的可能性就更大。该领域研究的领军人物鲍尔说,成年人可以引导他们讲“一个好听的故事,有开端、发展和结局的完整故事”,帮助他们讲出故事的意义。她说,去年发表的研究结果表明,妈妈们最关键的行为就是把谈话“引回”给孩子——也就是不断把话头扔给孩子,比如,她们可以说“我们玩得很开心,不是吗?”或者“再多说些”。

研究表明,如果母亲引导孩子回忆事件时采用“高度详述的谈话风格”,向孩子提出“谁”、“什么”、“哪里”或者“什么时候”这类开放式问题,孩子在四五岁时就能够比其他孩子重拾更早、更详细的记忆。如果父母在回忆时更多地采用“重复”的风格,问的问题一个词就能回答,而且孩子回答不出时只是简单地重复问题,那么孩子的记忆会更少,也不会那么生动。

芝加哥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心理学教授凯瑟琳·黑登(Catherine Haden)说,研究表明,详述式方法很容易学。黑登还是2003年一项针对39名学龄前儿童家长所做研究的合着者。研究人员让家长们看一个小册子,然后给他们放了一段介绍以详述式方法和孩子交谈的视频。看过册子和视频的妈妈们在一次有组织的宿营活动中很快采用了详述式方法,她们的孩子后来在回答有关宿营的问题时也回忆起更多的细节。

扎曼说,有时自己太累或太忙,她就得促使自己打起精神努力引导哈妮法交谈。上周末坐船回来后,扎曼鼓励哈妮法描述汹涌的波涛还有她最喜欢的部分——看着船长开船靠岸。她说,她希望让哈妮法知道“她的视角是很重要的”。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