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手机不够用怎么办?
1149字
2020-10-13 21:21
16阅读
火星译客

卢克·可卡里斯(Luke Cocalis)在南加州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时有一部三星盖世(Samsung Galaxy)手机。可是一台设备既要用于个人事务又要用于工作活动,这让他产生了未曾预见到的压力。

“我本来是因为别的事情才拿起电话的,结果我会看到一封工作邮件,然后我会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处理那件事,”家住加利福尼亚州恩西尼塔斯(Encinitas, Calif.)的这位居民说。有些工作邮件是会“毁了你的夜晚”的那一类东西。

可卡里斯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再配一部手机。当他去年换了工作去当一名企业内部律师时,他得到了公司配发给他的一部iPhone。现在,他把iPhone搁置一边就可以把工作上的事抛之脑后了。他说:“坦白说,这让我的头脑比以前更清醒了。”

随着工作和家庭生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交织在一起,一些人试图通过携带两部手机的方式在两者之间保持一条清晰的界线。

他们容忍多一部手机带来的繁琐——还有额外的电话费——为的就是能够切断办公室的联系,同时又不至于没有手机可用。由于把孩子的照片存在了其中一台设备上,而写给老板的电子邮件放在了另一设备里,两部手机在手让人多了一层隐私的保护。

随着手机业已成为日常生活的焦点,人们开始养成配备双机的习惯。根据皮尤研究中心(the 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90%的美国成年人拥有手机,58%拥有智能手机。根据NPD集团的《联网智能设备/联网家庭报告》(Connected Intelligence/Connected Home Report),美国家庭平均拥有的联网设备从2017年的5.6台增加到了2019年底时的6.5台。

可卡里斯说他的两部手机让人可以联系上他,但是得按他的意志决定。他把工作用的iPhone放在手边。“但我也可以让它离我很远,”他说,“如果周六晚上我要外出就餐,我就没必要带它。”他的新老板有他的私人手机电话号码,以便有急事找他。他说他故意选了4S这款型号老一些的iPhone用于工作,这样他就不会对收发电子邮件以外的功能产生兴趣。

洛杉矶33岁的生产经理埃丽卡·罗宾斯(Erica Robbins)说,拥有两部手机有助于她专注工作和保护隐私。她说她去开会的时候从来只带处理工作事务的黑莓手机(work-issued BlackBerry),私事用的三星盖世手机则留在身后。罗宾斯说:“我不想让与工作无关的任何事情分散精力。”

罗宾斯说她头脑中还有一个顾忌“老大哥”(Big Brother)(英国作家乔治·奥韦尔小说《1984》中的独裁者——译注)的考虑。罗宾斯说,虽然她在网上做的任何事公司都不会反对,但她还是坚持不让她的老板染指她的私人活动。她说:“我实在不想让工作变成‘我要拿走你的电话,我要看看这些东西’这般情形。”

实际上,在美国,企业的确有能力获取公司配发设备上的几乎所有信息。何威律师事务所(Hunton & Williams)的合伙人及该事务所隐私与网络安全组的组长莉萨·索托(Lisa Sotto)说:“普遍的规则是,公司对通讯记录和设备本身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

索托补充道,公司那样做有充足的理由。倘若一桩诉讼涉及一名员工的电子邮件或短信内容,公司会希望能够获取设备上的信息。如果该设备丢失或被盗,公司会希望能够对其进行远程清除——在这一过程中会删掉个人照片和短信——这样潜在的敏感数据就不会被散布出去。 

索托说,很多公司,不管 规模大小如何,至少是在抽查电子邮件,以期发现可能存在的非法或“意想不到的”行为。

那些在私用手机设备上装入公司邮件或软件的人可能会受到同样的抽查。索托说,最靠得住的说辞是,“如果你把工作和娱乐混在一起,你应该想得到你的老板可能会想办法获取那些‘娱乐’数据。” 

家住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Fairfax, Va.)的37岁的希尔达·卡内斯·贾杜诺(Hilda Canes Garduno)说,身为一名为联邦政府工作的项目经理,她没指望有什么隐私。她的工作也许要受制于《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中申请、内部调查和诉讼条款。她把包括孩子们照片在内的所有私人事务都放在了她的三星盖世手机里,所有可移动的工作资料都放在政府配发给她的黑莓手机里。

与很多双手机人士一样,卡内斯·贾杜诺把她的其它设备也进行了工作和私用的区分。她有一台单位发的笔记本电脑,两台私人电脑和一台家用台式电脑。她丈夫是一名律师,也有分别用于办公和私人事务的笔记本电脑,一台单位配发的iPad以及家用的iPad。“我喜欢这样的明确区分,”她说。

卡内斯·贾杜诺说,熟练使用操作系统各不相同的两部手机并不是难事。真正的挑战是要给所有的设备充上电。晚上,她要确认每台设备都接上了电源。“这跟安排它们上床睡觉没多大差别了,”她说。

接下来问题就是,两部手机如何携带才最好。42岁的里安·斯金曼(Ryan Schinman)是纽约一家娱乐资讯公司的董事长,他把他的三星Focus手机放在右前裤兜里,把他的黑莓手机塞进了便装上衣的左兜。

被朋友和同事调侃是司空见惯的事,在那些揶揄中,斯金曼听到过这样的话:“你身份太了不得了,一部手机都不够用。”对此他也就一笑了之。

很多时间都要用手机的斯金曼喜欢用他的三星手机接电话,用他的黑莓手机浏览电子邮件。如果他的一部手机丢了,他可以用另外那部打电话。他说:“如果一部手机的电池确实用完了(希望不会这样),我还有一台用得上的手机。”

尽管做了努力,双手机人士的家庭与工作世界还是有可能会发生矛盾。纽约24岁的人才管理经理助理克洛艾·伊夫绅(Chloe Ifshin)有两部手机,他把工作邮件和私人邮件截然分开,但短信和电话越来越多地混在一起了。

“我的客户中有朋友,朋友中有客户,”她说,“因此很难把那些东西全然分开。”工作上的联系人换到了她的私人手机里,而朋友们也知道打她的工作手机找到她。

“我需要查看的东西很多,”她谈到自己的双手机生活时说,“我有两个语音信箱账号、两个电子邮箱、两个短信收件箱、两个未接来电记录本。”

伊夫绅说,这已经变成了第二天性 。她从2007年读大一开始就有了一部智能手机。“我想我的感觉是,如果我要拥有 任何设备,我最好还是拥有两台。”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