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人士表示:台湾间谍利用欧洲学术职位渗透大陆,危害中欧关系
1250字
2020-10-15 10:43
10阅读
火星译客

范凌志报道,发布时间:2020/10/12 21:50:40

编者按:

最近,中国大陆国家安全部发现了数百起与台湾分裂分子间谍活动有关的案件,而郑宇钦案是台湾分裂势力利用学术交流作为间谍活动掩护的典型案例。

在本案中,台湾“情报机构”招募了一名台湾学者在捷克成立智库,利用该智库对中国大陆进行间谍活动,并在驻欧洲国家的中国大陆人员中煽动叛变为其工作。

《环球时报》将对这些重大案件进行特别报道。这些报道分三部分,本文是这一系列文章的第二部分。

中国大陆国家安全部的消息人士最近向《环球时报》提供了一宗台湾间谍案的细节,该间谍利用其在欧洲的学术职位作为掩护,收集情报,招募大陆人员成为台湾间谍,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其他国家之间挑拨离间。

2019年4月,大陆当局以涉嫌从事间谍活动为由拘留了 郑宇钦。环球时报获悉,在被拘留18个月后, 郑宇钦的案件已被移送检察院起诉和审判。

郑宇钦1977年出生于台湾高雄,被台湾“国家安全”和军事情报机构招募,在包括捷克共和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渗透中国大陆人员,其任务是破坏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外交关系。

34017706-35fe-4dd6-9675-64dc8bb37f13.jpeg

李云鹏照片:国家安全部

政治野心

郑宇钦曾是前民进 党(DPP)主席卓荣泰的助理。他于2004年首次来到捷克,后来成为布拉格查尔斯大学的教授。

2015年,郑宇钦在捷克成立了“中欧政治经济研究所”,并自封为所长。

郑宇钦在台湾攻读硕士学位期间,撰写了有关中国大陆国家安全机构组织结构的文章。根据郑宇钦的供词,他试图以此引起台湾情报机构的注意。

2004年,郑宇钦会见了台北经济文化办公室驻布拉格的代表 李云鹏。李云鹏向郑宇钦透露了他在台湾“间谍机构”的职位。郑宇钦知道后很兴奋,并表示希望与台湾的“间谍机构”合作,以获取政治资本。

郑宇钦也是民进 党党员,在他的思想中,分裂主义根深蒂固,他渴望成为台湾情报领域的高层人物。据福建省漳州市国家安全部一位官员匿名透露,有一次郑宇钦告诉朋友,“有一天我会回到台湾,在‘国家安全’会议上坐在前三排的位置”。

31bf1731-76e7-4d59-be82-16178d253042.jpeg

吕家嘉照片:国家安全部

收集情报

郑宇钦被台湾情报机构招募后,成为台湾间谍在其他国家从事针对大陆间谍活动的重要资产。岛上的情报机构也开始给予他更多的关注。

2008年,郑宇钦回到台湾后,会见了为复兴华广播电台(FHBS)工作的记者吕家嘉。吕家嘉要求郑宇钦搜集有关政治热点问题的情报。郑宇钦知道FHBS是台湾一家军事情报机构的子公司,他接受了这一请求。郑宇钦认为吕家嘉也是一名情报人员。吕家嘉生于1982年,据大陆国家安全部透露,她是台湾“军情局”的一名间谍。

吕家嘉请郑宇钦多找机会到大陆去看看,多听听大陆专家学者对两岸关系的看法,多去找找那些可以为台湾当局所用的专家学者。

2011年至2013年,郑宇钦曾四次赴大陆参加学术会议。

郑宇钦非常关注他遇到的人,并向台湾情报机构介绍了他们的性格和研究成果。据漳州国家安全部的官员说,郑宇钦还向他们简要介绍了如何利用这些人。

为了避免捷克政府对非法或异常现金流的监管,李云鹏在其社交媒体账户和联系人名单上将吕家嘉备注为“退税中心”,吕家嘉则将钱转入李云鹏在捷克注册的空壳公司的账户。

867465ab-9dcf-4b89-9510-f20a79670c78.jpeg

陶致蓁照片:国家安全部

后来,吕家嘉把另一名台湾间谍——陶致蓁引荐给郑宇钦。陶致蓁想让郑宇钦改变之前收集情报的做法,他建议郑宇钦通过其在欧洲和美国的关系收集大陆情报。

郑宇钦说,他可以在捷克建立一个研究所,让他有机会参加欧盟组织的会议。陶致蓁对此表示赞同。郑宇钦回到布拉格后,他在布拉格查尔斯大学成立了“中欧政治经济研究所”。

郑宇钦在他的供述中说:“有了研究所所长的头衔,我可以参加更多的国际会议,收集更多的情报。”

2017年,郑宇钦受邀参加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在维也纳举行的一次大型学术会议。他把这件事告诉了陶致蓁。陶致蓁非常激动,第二天就和她的上级飞到维也纳去见郑宇钦,还奖励了郑宇钦1万美元现金。

郑宇钦在供词中表示,“1971年后,台湾代表被禁止参加许多国际会议,台湾海外人员或‘外交官’利用当地报纸的内容填写情报报告,这是公开的秘密。”

郑宇钦在他的供词中指出:“但这一次,台湾情报机构看到了新的希望,因为我可以给他们带来重大国际会议的第一手情报。”

据漳州国家安全局的官员透露,陶致蓁要求郑宇钦参加更多的欧盟或北约会议,以进一步了解欧洲国家和美国对中国大陆在国防、政治、科技等领域的看法,并敦促郑宇钦拓宽人脉。

郑宇钦明白为台湾情报机构服务有多危险,所以他在把情报报告发送到台湾前,要求台湾当局提供一个“阅后即焚”软件,以免留下痕迹。据郑宇钦的供述,每次在前往大陆前他都把这一软件卸载了,离开大陆后再重新安装。

挑拨离间

2019年1月20日,郑宇钦收到了一名美国反华基金会研究员撰写的三篇文章,文章中大肆渲染“中国威胁 论”。郑宇钦在多个群聊中传播这些文章,添加了更多的无端故事,包括“在捷克的中国公民和海外华人都是中国间谍”。郑宇钦甚至伪造信息来源,声称这些信息来自捷克政府机构。据中国大陆的国家安全官员称,这些谣言在布拉格的当地华人中引起了恐慌。

郑宇钦还通过出席国际会议和活动,为访问捷克的中国大陆代表团提供服务,渗透到中国大陆在捷克的外交界和民间圈子。据大陆国家安全部的消息,郑宇钦试图通过这些活动收集情报,并试图将大陆人员变成台湾间谍。

郑宇钦在大陆被拘留后,他承认“任何国家都不允许分裂主义和分裂活动,我的所作所为对大陆造成了伤害。”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