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跑步者不能“想吃就吃”?
969字
2020-10-13 21:26
7阅读
火星译客

作为一名每天都要跑上10英里(约合16公里)的赛跑者,戴夫·麦克吉尔瑞(Dave McGillivray)曾认为,他可以吃任何他想吃的东西,而不必担心自己的心脏。现年59岁的麦克吉尔瑞说:“后来我才明白,如果炉灶够热,它会烧掉所有的一切。”

就在六个月前,冠状动脉病的确诊让麦克吉尔瑞——这位130场马拉松赛和几次铁人三项长距离赛跑项目的优胜者——惊愕不已。突然之间,他为自己将巧克力曲奇饼干配方写进了有关耐力运动的回忆录中感到后悔。

他说:“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很尴尬。”

在越来越多反对马拉松运动员无所顾忌饮食的医学案例中,身为波士顿马拉松赛(Boston Marathon)赛事总监的麦克吉尔瑞是知名度颇高的一例。这类运动员的高里程运动习惯易使他们的体重减少、血压降低、心率和胆固醇水平也降低,导致他们(有时候还有他们的医生)认为自己无论吃什么、心血管都会一如既往地健康。

马拉松老将、哈特福德医院(Hartford Hospital)心脏病科负责人保罗·汤普森(Paul Thompson)说:“‘我跑步能把病跑掉’——这种态度在诸多马拉松运动员中间显然非常盛行,有时几乎成了一种无知。”

越来越多的研究都显示出这种想法的错误偏颇之处。刊发在本期《密苏里医学》(Missouri Medicine)上的一项研究发现,与实验对照组中久坐不动的男性相比,那些每年至少跑一次马拉松、如此坚持了25年的50名男性——他们含有更高水平的冠状动脉斑块。《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今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则对42名波士顿马拉松资格赛选手及他们不那么爱运动的配偶这两类人的颈动脉进行了比较。该文称:“我们曾假设跑步者拥有更有利的动脉粥状硬化风险预测”,但这一假设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

一小部分研究表明,心脏问题的产生可能与极限耐力锻炼有关,前者因后者而生。这导致一些心脏病学专家推理说,运动量超过了某个临界点后,锻炼就不会再起到预防疾病的作用,反而会开始引发心脏病。

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 心脏病学家、本期《密苏里医学》一篇社论的首席作者彼得·麦卡洛(Peter McCullough)写道:“诸多研究支持了这一说法:在马拉松运动员身上出现不断增长的潜在患病风险,这些疾病包括冠状动脉疾病、心肌纤维化及心脏猝死。”

但许多心脏病学家对此提出质疑。波士顿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心脏病学专家、铁人三项和马拉松选手亚伦·巴吉胥(Aaron Baggish)说:“在剧烈运动与冠心病之间建立因果关系的科学论调,就完全不可靠的。”即便如此,他说:“我从未跟我的患者说过,他们需要去跑马拉松或参加铁人三项赛来最大限度地增进健康,因为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

有关跑步者心脏病的报告正促使一些马拉松运动员主动检查自己的冠状动脉。1968年波士顿马拉松赛的获胜者、《跑步者的世界》(Runner's World)杂志特约编辑安布罗斯·伯富特(Ambrose Burfoot)现年67岁,身高6英尺(约合1.83米)、体重仅为147磅(约合67公斤),作为一名终身素食主义者,他主要靠吃水果、蔬菜和坚果为生,尽管他也吃曲奇饼干和所有乳制品-奶酪、冰淇淋等等——他在一封邮件中这样写道。

他说:“去年三月份,我发现自己的冠状动脉钙含量非常高。”他还说:“我的病症可能与戴夫·麦克吉尔瑞比较相似。”

医学界对这类跑步者的建议取决于患者造访的是哪位心脏病学家。堪萨斯城(Kansas City)心脏病学专家、前铁人三项选手詹姆斯·欧基夫(James O'Keefe)认为持续的耐力运动会毁了心脏,他说他会建议大家温和地跑、一周跑步的里不要超过20英里(约合32公里)。

然而,汤普森和巴吉胥却认为,在许多案例中,那些被诊断为患有心脏病的耐力运动员如果得到治愈,就可以安全地继续去跑马拉松、参加铁人三项活动。汤普森称,患病风险必须同生命质量放在一块儿加以权衡,巴吉胥也认同这一观点。

巴吉胥说:“我赞同这句古谚:‘锻炼——它可能无法让你延年益寿,但它会让你的有生之年生机勃勃。’”

但诸多心脏病学家却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阵营,反对“高热量训练授予了运动员‘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自由通行证”这一老式说法。

那些一天要跑上几个小时的人常常是做梦都想吃曲奇饼干和冰淇淋。当麦克吉尔瑞于1978年从西海岸跑到东海岸期间,他每天的终点站都倾向于到奶品皇后(Dairy Queen)冰淇淋店去。他说:“去那儿不光是为了补充卡路里,而且也是一种精神支撑——那杯香草奶昔就是给我的奖励。”

用纯营养品来替代数以千计的卡路里充满了挑战。自从去年10月确诊、并随之大幅改变自己的饮食后,身高5英尺4英寸(约合1.63米)的麦克吉尔瑞已从155磅(70公斤)瘦到了128磅(58公斤)。对于这样的进步,他感到庆幸。

但麦克吉尔瑞不仅没有缩减调整他的运动养生法,相反还愈演愈烈,他将每周的跑步里程从大约60英里增至70英里。作为波士顿马拉松赛事(在每年的4月21日进行)总监,他计划继续表演自己的传统节目——在最后一名参赛者跨过终点线以后,麦克吉尔瑞会再跑完全程。而且为了庆祝自己8月份的六十大寿,他还计划完成一项铁人三项中的距离赛。

虽然麦克吉尔瑞称,对于这类挑战,他的心脏病科医生巴吉胥给他“开了绿灯”,但巴吉胥却在一封邮件中写道:“我不会给病人(包括戴夫在内)开绿灯或红灯。我们医患双方都会参与到一个公开讨论中,这个讨论是有关已知的和不确定的风险与裨益,然后对于‘什么事情是合理的’提出一个共同的但又非常个性化、因人而异的计划。”

他还补充说:“在戴夫的案例中,我们恰恰就是这样做的。而且他是在完全了解‘与一般人相比,他的患病风险有所增加’这一事实的前提下,仍倾向于去做(铁人)运动。”

有些批评者称,对心脏疾病不管不顾、继续参加耐力运动是上瘾的力证。《跑步者的世界》杂志的伯富特说:“我不怕称自己为锻炼瘾君子。一直以来,我惧怕的是死在跑步途中。但现在在我看来,并不是跑步将会杀了我。跑步,已经无限地扩展了我的生活,但它也可能‘引发’一场终结生命的事件。但若停下来不跑,这类事件甚至可能会更快地发生。”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