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私人保镖的神秘工作
1246字
2020-10-09 20:41
13阅读
火星译客

在华盛顿法国大使馆的一场晚宴中,我和我的约会对象遇到了一名行为怪异且令人反感的男子。我们在甜品台旁聊天时,他不断向我们靠拢,有些不大自然地想插入我们的谈话。他身上有些让人感觉不安的地方。他很可能并无危险(可能也不讨人喜欢),但是万一他是个危险人物呢?万一这个人不仅仅是让人讨厌呢?假如他怀有不良意图呢?

现在,让我们把风险加大:假如我是一家大型企业的首席执行长,前不久我裁掉了数千名员工,而且我还不知情的是,这名男子就是被解雇的员工之一。他沮丧又愤怒,不知通过什么方法得到了我的日常行程安排表。他知道我将会在这个派对上露面,于是他花光了所有的钱买了一张入场门票。他准备通过某种方式扰乱我的生活,或许是当面大声斥责我一顿,或者可能是比这糟糕得多的方式。

诸如此类的状况促使企业高管和其他许多身家阔绰的个人雇用了像马克·费尔(Mark Fair)这样的专业安保人员。费尔也在这次的大使馆晚宴上,他就低调地站在离我几英尺开外的地方(他的低调举止实则也引人侧目,因为身着西服的他体重约有109公斤,肌肉非常发达)。一旦出现了任何差错,他就会立即介入而且——以最小的动静和最高的效率——把我和我的约会对象与那个古怪的家伙分开,把我们带去安全之地。

研究机构IBISWorld的数据显示,尽管许多企业和富裕的个人在经济衰退期间削减了安保开支,但美国的私人合同安保服务市场自那以来却增长了5%,产值达280.2亿美元。联合国称,从全球范围来看,该行业的产值到2016年将达到2,440亿美元。 

当然,许多大型企业都拥有自己的首席安全长和安保团队。但是,他们能处理的事务数量有限,所以他们的服务只限于某个级别的高管。在许多情况下,在高管出访外地时,他们会从当地熟悉路况、习俗和语言,以及可能提供获准在当地携带枪支的专业人员的私人安保公司雇用人员,以此来壮大他们的队伍。小企业及富裕个人可能不会雇用全职安保团队,他们会根据需要临时聘用。 

不过对于不同的人而言,私人安保可能会意味着不同的事情。 

费尔接受过为企业首席执行长、王室成员、达官显贵和富裕人士提供近身保护这一精细技能的训练。他原为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曾被派驻利比里亚和西南亚等地。后来他在跨国安保机构GardaWorld工作了15年,继而又在马里兰州创立了自己的安保公司The Modad Threat Management Solution。我在华盛顿与他见了面,请他像对待一位客户一样对待我。

首先,我们讨论了我预料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威胁。不同的威胁需要不同的保护模式。比如说,假如一群显要高管去往委内瑞拉某危险区域的话,可能需要装甲车和十来位配备突击步枪的安保员。假如是一名具有争议的电视界名人要在达拉斯向一群粉丝发表演说,她可能只需要一两个不配备枪支的人(如果他们高大强壮的话)来阻止不满的观众朝她的脸上扔馅饼。

我和费尔决定,在此次演练中,假定我是一名来到华盛顿出席一次公开活动的中西部高管。假设我的企业最近因一起环境灾难遭到指责,一些激进团体对我个人发起了谴责。我没有受到具体的威胁——未收到威胁要采取暴力举动的匿名信-——但是激进的活动人士很有可能会想非难我,让我难堪甚或是伤害我。

你也许会想象费尔的工作只是站在我的身旁,摆出令人畏惧的样子,然后在有人向我搭话时介入。对此他并不认同。他说:“那是反应举措。那样就不过是委托人身后的一堵肉而已。”

真正的保护在于风险分析和细致的准备,将费尔所说的“羊”(一个不变化其行动,没有考虑分析过自身弱点的目标)转变为“虎”(行动路线不可预测,将暴露程度降至最低的人)。如果风险分析和准备做得好,反应举措则很少有机会用到。你,而非那些坏家伙,要成为事件进程的主宰者。费尔说:“没有人会想去袭击一只老虎。”

他说:“如果我想图谋不轨,我会趁目标看儿子打网球、成为一只羊时去袭击他。”

在我们开始具体的模拟安保服务的前一天,费尔领着我了解了他的前期准备工作。他查看了我的预定行程——包括一次午餐会、参观一家博物馆以及晚间的大使馆晚宴——然后把它在地图上标示出来,并标出了行车路线沿途我租来的汽车最容易遭到伏击的咽喉要道。他熟悉当地私人机场的入口和出口,仔细考虑了最佳逃离路线,以应对需要躲避袭击的情况。他还记下了几家主要医院的具体地点以及去往那儿的最快路线,以应对需要紧急医疗救护的情况。

在重点了解了我行程安排的具体场所后,接下来费尔开始聚焦于关键的基本准备工作。我们提前探访了每一个地点,细致地排查每一个地方。委托人最容易在转换地点期间受到伤害,比如下车走到建筑物入口期间(反之亦然),因为这时候袭击者无需克服装甲车或建筑物的控制和安保系统设置的额外障碍。因此,费尔细心地考察了“围裙”区域——人行道路缘与建筑物大门之间的区域——以安排他如何顺利地护送我进出这座建筑物。他还查验了路缘的高度以确保车门不会碰到它,以避免可能会延缓我们进程的麻烦。他可能会让我在某个入口下车,然后在一个不同的出口接我,以此使我的路线更加难以预测。 

我的午餐会地点是华盛顿鼎鼎大名的The Palm牛排餐厅,费尔在一个安静的下午班期间步入餐厅,对它进行了评估。他确定他希望我坐在远离厨房门的位置,这样一来我的两侧会有 面提供保护。与此同时,他打算在吧台附近找一个位置,坐在一个能监视我这边情况的座位上喝水,同时观察前后入口的情况。餐厅的总经理曾走到费尔身旁询问情况,在费尔向他解释自己是在为第二天的一个午餐会做前期安保工作时,他提出可以让我们的车子直接停在地下车库,然后从厨房进入餐厅。他向我们保证道:“我们时常接待大人物。”  

在每一个步骤中,费尔都随时警惕着可能在监视我们的人以便能迅速采取防护措施。他会搜寻大家都很活跃的人群当中是否有个静止不动的人,他会注意是否有人把手插在口袋里、西服外套上是否有鼓出物。他会揣度,那真的是辆出租车吗?还是说它的门贴纸只是随便贴上的模板,是用来为闲坐在角落里观察我们的人提供巧妙掩护的?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