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孩接种疫苗的故事,让我们了解到了虚假新闻的危害
1505字
2020-10-10 10:07
13阅读
火星译客

首先,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家乡,俄亥俄州的诺沃科。正如这篇文章所说,我来自诺沃科,一个非常小的城镇,大约有15000人。说真的,在诺沃科,如果你想找点乐子,你可以去沃尔玛逛逛,或者开半小时的车去更有趣的地方。碎玉诺沃科,我一生都住在那里,我是当地公立高中的一名毕业班学生,你知道的我非常喜欢我的小镇。我只是一个普通孩子,我带领过辩论俱乐部,我在教堂做过志愿者。回到2018年11月,我在Reddit上发布了一个帖子,想要对于我最近遇到的这个问题澄清一下,寻求一些建议。

这个问题,如引言所述,那是关于接种疫苗,以及我如何对各种疾病没有免疫力的问题,包括小儿麻痹症、麻疹以及流感、人乳 头状瘤病毒、肝炎,这些都是我这个年纪的人可以接种的标准疫苗。我问的这个问题有点简单,也比较奇怪。因为,我想接种疫苗。但是,很奇怪,这件事情变成了一个公共议题,只是因为我想接种疫苗。很奇怪,这引发了很多的关注,到现在我一直在接受采访并且跟很多人交谈。再重申一遍,我是个普通的孩子,我不是科学家,不会领导非盈利组织,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现在还穿着连帽衫呢。

同时...因为这个问题以及故事,因为我想接种疫苗,以及我所处在这个有趣的情形下,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正置身于一场极其重要的争议和讨论之中。现在,我发现这些报道和标题在很大程度上是相当准确的。“在否定了反对接种疫苗的母亲后,俄亥俄州一名青少年表达了他接种疫苗的原因。”非常准确,非常准确。如上所述,我在参议院委员会前作证,事情就是这样,他们说,“这个自我接种疫苗的青少年在国会面前粉碎了她妈妈反对接种疫苗的信念。”好吧,我并没有真的那么做,不过没关系。的确,某些新闻媒体就会夸大事实。

“天知道我怎么还活着,一个18岁的少年,终于接种了疫苗,开始抨击反对他接种疫苗的父母。”我没有抨击我的父母,所以这一点并不完全准确。实际上,我的故事更多的是关于争议的话题。像我的妈妈很坏,而我很善良,并且我对她展开了严厉的批判。这并不是真的,事情并非如此。我从不会对我的母亲无礼,即使是在公共场合,我也会说她是被误导的。我妈妈是一个很慈爱的母亲,理解这一点很重要。

因为我认为在科学界有很多人都会明白为什么疫苗如此重要,他们对于那些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人真的会感到很困惑。事实就是,我们可以把这种情况比作那些不带孩子去急诊室的父母。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这表明在某些方面你对你的孩子缺乏同情心。真的,我能理解这种情况,我真的能理解。但是我妈妈被一些信息误导,这些信息使她确信,如果她是一个慈爱的家长,就不会让她的孩子去接种疫苗。如今,当我了解了情况之后,我就和我的妈妈谈过这件事,但一开始并不顺利。因为她认为我会做一些导致自闭或者是终身残疾的事情。然后我就说我想去接种疫苗,结果行不通,进展并不顺利。

但我发现有趣的是,当我开始陷入这些情景之中,做这些采访的时候,我提出了一个问题。并不是一个积极的问题:我究竟将自己带到了什么样的境地?这是我经常问的问题,我重申一遍,因为我不会专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现在,我要和CNN以及福克斯新闻谈论一个科学话题,我应该继续下去吗,我应该发表言论吗?很多人对此提出质疑,他们有非常正当的理由,但我从不说我不明白的事情,我就是谈论我的个人经历。

甚至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我也谈到了错误的信息多么危险。我妈妈从社交媒体上获得了很多信息,从脸谱以及那些允许到的平台上推广的一些谎言,都被获取到了。我在发表言论的同时,我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形发生在我身上,我尽我所能展现尊重及保持正确性。我受到了很多批评,很多人非常的愤怒。当我到华盛顿特区提供证词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正在环顾办公大楼,三位女士和我一起进了电梯。她们说我是导致她们孩子残废和死亡的元凶,我跟希特勒没有两样。有趣吧。

而且...?说真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对大多数青少年和大多数人来说,当他们受到批评时,就会自我怀疑。并且这种怀疑会导致放弃。因为,当你有一个感兴趣的话题,或者一个想参加的运动。你表面立场并捍卫真理,因为良好的理念不怕他人批评。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很难处理这些 问题。这些需要年轻人参与讨论的重要议题,需投入许多心力。并不是说我很了不起,我很酷,但接下来重点来了,通过我参与这项行动以及这项重要的科学探究,事情有了转机。脸谱改变了他们的平台。

他们要改变处理反疫苗相关内容的方法,亚马逊甚至把有关自闭症很疫苗错误信息的书籍下架。就在最近GoFundMe也取消了反对接种疫苗的活动。我们正在讨论这样的运动是如何引起实质上的变化,实际上就是影响了这个游戏的方式以及欺骗人们的错误信息并说服他们去相信非常危险的想法。现在,由于我的时间有限,在离开之前我要让你们记住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从中得出一个重要的结论,你可以做些什么以及我做过什么。当我做了我没做过的事情,惊人的调查和研究以及收集信息来呈现给人们。我没有和人们进行深刻的、智力的、科学辩论。我所做的就是分享我的故事,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就足够了。足够的让人们去理解轶事经验和数据背后的真实人物。因为数据无法与人们产生共鸣,人与人之间才能产生共鸣。

你必须要记住这一点,因为当你谈论一个话题时,你分享你的故事,分享什么是重要的情节时,你要保持真实。对数据、信息以及这个重要的话题保持绝对的真实。如果为何一个人谈话时,他们问道,“为什么疫苗很重要?”除了真实回答,我什么也不会说。我不会一任何可理解的方式给他们此外的答案:人们正在死去,这很重要。孩子们正在死去,这很重要。我们也会面临本不该发生在这里的疾病。

我相信,正如约翰·博伊尔所说,这些疾病应该被载入史册,而不是出现在我们的社区。正因为如此,你需要做出个人决定来捍卫真理。你需要位置做出一个决定,并说:“这是正确的,这是真实的,这些谎言是不好的。”因为这件事是从我个人开始着手进行的,我不可能在一天之内从小镇赶到参议院。不是说,睡一觉起床后,艾萨克森参议院就在那边,等着问我疫苗接种的相关问题。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事情会开始是因为我说:“这是真的,虽然我妈妈不相信,不过没关系。”

因为这并不会改变事实,不会改变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重要的。说真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这个坚不可摧的想法依旧无法被打破。虽然你在捍卫真理的同时受到了批评,但当你试着为此做些什么的时候,千万不要动摇,谢谢。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