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火急
1074字
2020-10-08 13:57
2阅读
火星译客

不停增长的能源需求,意味着化石燃料的使用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

地球正在闷热地燃烧着。今年夏天,从西雅图到西伯利亚,火焰吞噬了北半球的大片地区。席卷加州的18场野火中的一场,是该州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森林火灾,产生的热量之大,足以改变气候条件。上周在雅典附近沿海地区肆虐的大火造成91人死亡。在其他地方,人们在酷热中窒息。日本大约有125人死于热浪,这是东京气温首次超过40摄氏度的记录。

这些曾经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灾难场面,如今已变得司空见惯。科学家们早就警告说,随着地球变暖——现在的气温大约比工业时代第一个熔炉出现之前高了1摄氏度——气候模式将变得非常疯狂。根据一项早期的分析报告发现,如果没有人为因素引起的全球性变暖,欧洲出现闷热夏季的可能性会不到一半。

然而,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明显,未来的挑战显现出的规模也越来越大。三年前,各国在巴黎承诺将全球变暖保持在相对于工业化前“远低于”2摄氏度的水平,如今,温室气体排放量再次上升。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也是如此。2017年,煤炭需求四年来首次上升。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如风能和太阳能,在许多地方正在减少,投资停滞不前;气候友好型核能既昂贵又不受欢迎。人们很容易认为这些都是暂时的挫折,人类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将会蒙混过关,所谓战胜全球变暖。事实上,人类正在输掉这场战争。

生活在燃料天堂里

进展不足并不是说完全没有进步。随着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和其他低碳技术变得更便宜、更高效,它们的使用正在激增。去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超过100万辆。在一些阳光和风力资源充足的地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比煤炭还低。

公众的担忧正在加剧。去年对38个国家的民意调查发现,61%的人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只有天方教地区的的部分人不认为如此,而引发了更多的恐惧。在西方,竞选的投资者们谈论着从那些以煤炭和石油为生的公司中撤资。尽管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决定让美国退出巴黎协议,但许多美国城市和州重申了他们对该协议的承诺。甚至一些怀疑论者的共和党同僚似乎也不那么反对解决这个问题(详见文章)。在雾霾笼罩的中国和印度,人们被烟雾呛得喘不过气来,因此促使政府重新考虑严重依赖煤炭发电的计划。

乐观主义者表示,去碳化指日可待。然而,即使考虑到达成和实施全球目标的常见复杂性,事实证明这也异常困难。

原因之一是能源需求飙升,尤其是在发展中的亚洲地区。2006-2016年,随着亚洲新兴经济体迅猛发展,它们的能源消耗增长了40%。煤炭是最容易产生污染的化石燃料,其使用量以每年3.1%的速度增长。清洁天然气的使用增长了5.2%,石油的使用增长了2.9%。化石燃料比依赖阳光和风能的可再生能源更容易连接到今天的电网当中。就在绿色基金管理公司威胁要撤出石油公司之际,中东和俄罗斯的国有大型企业却将亚洲的需求视为投资的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第二个原因是经济政治惯性。一个国家消耗的化石燃料越多,就越难摆脱对它们的依赖。强大的游说团体和支持他们的选民巩固了煤炭在能源组合中的地位。重塑现有的做事方式可能需要数年时间。2017年,英国迎来了自19世纪工业革命以来的第一个无煤日。煤炭不仅为印度产生了80%的电力,还支撑了一些最贫穷州的经济(见简报)。德里的商业大佬们并不热衷于支持煤炭的终结,以免削弱银行系统对印度的放贷规模和依赖它的铁路系统的稳定性。

最后是将碳从发电以外的行业中剥离出来的技术挑战。钢铁、水泥、农业、交通和其他形式的经济活动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一半以上。从技术上讲,它们比发电产生的二氧化碳更难清理,而且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保护。成功可能被证明是虚幻的。由于中国100多万辆电动汽车的动力来自电网,而电网三分之二的电力来自煤炭,因此它们产生的二氧化碳比一些燃油效率高的汽油驱动汽车更多。与此同时,从大气中清除二氧化碳(气候模型表明,要达到巴黎气候变化目标,需要大规模地清除二氧化碳)引起的关注甚至更少。

世界并不缺乏实现巴黎目标的想法。约有70个国家或地区(占碳排放总量的五分之一)现在对碳进行定价。技术人员在更坚固的网格、零碳钢,甚至是负碳水泥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这些产品吸收的二氧化碳比释放的要多。所有这些努力以及更多的——包括将太阳光反射回太空的“太阳地球工程”研究——都应该加倍支持。

热血、汗水和地球工程师

然而,这些解决方案都不会产生多大效果,除非我们能正面应对气候变化的所带来的倦怠。西方国家靠工业发展带来的高碳产业而富裕起来。他们必须履行自己在《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中做出的承诺,即帮助较贫困地区适应日益变暖的地球,同时在不牺牲其对碳所需增长的前提下减少未来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避免气候变化将会付出短期的财政代价——尽管碳排放的转变形势最终可能会促进经济大运行,就像20世纪转向使用碳燃料的汽车、卡车和电力一样。政治家在支持改革和确保最弱势群体不会首当其冲受到变革冲击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许全球变暖会帮助他们激发集体意志。可悲的是,世界首先看起来会变得更热。

这篇文章出现在印刷版的首栏,标题为“十万火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