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种与预期寿命
1254字
2020-10-13 13:25
11阅读
火星译客

美国黑人和白人之间的预期寿命差距一直在稳步缩小

早在1980年,哈莱姆区还是贫穷、犯罪和纽约市衰落的代名词,当时,该社区的黑人男性比孟加拉国男性活到65岁的机会更低。那时,哈莱姆区的居民——几乎都是黑人,而且很多都很穷——死于心脏病的比率是白人的两倍。他们死于肝硬化,由酒精中毒或肝炎引起,死亡率是白人的十倍。他们被谋杀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14倍。如今,马尔科姆·艾克斯大道(Malcolm X Boulevard)和西125街(West 125 Street)的显眼的角落里,坐落着一家高档食品连锁企业全食超市(Whole Foods),这里人均寿命高达76.2岁。这仍比伦敦金融城其他地区落后5年,但差距已不再那么大。

哈莱姆区是美国公共卫生领域人少为关心但却有着的卫生状况显著改善趋势的例证:白人和黑人预期寿命的持续差距已大幅缩小,目前正处于历史上最接近的水平。1900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最早发布统计数据,黑人男孩出生时的预期寿命比白人男孩短32.5-14.1岁。换句话说,典型的黑人男孩的寿命要少30%。尽管下个世纪取得了断断续续的渐进进展,但艾滋病毒和城市暴力的流行有可能扭转这一趋势。到1993年,暴力犯罪的高发年,黑人和白人男性的预期寿命差距又扩大了近三年,达到8.5岁。

但随后年龄差开始了持续稳定的缩小。2011年,黑人和白人的年龄差距缩小到男性4.4岁(减少5.7%),女性3.1岁(减少3.8%)。尽管直到2016年(疾控中心可提供的最近一年),年龄差才缩小趋于平稳,而且这一趋势是稳定的,不会逆转。

下降趋势可以用几个同时出现的现象来解释,但并非所有现象都是值得鼓舞的。在老年人中,死于心脏病和癌症的黑人死亡率比白人下降得更快。但就过早死亡而言,种族差距——尤其是黑人和白人男性之间的差距——也在缩小,因为他杀导致的死亡率大幅下降,这是犯罪率大幅下降的结果,而艾滋病病毒(HIV)则是医疗疗法改善的结果。然而,阿片类药物的流行也加快缩短了人种寿命的差距——与其他种族相比,白人的死亡率更高。

犯罪学家仍然不知道为什么暴力犯罪和凶杀案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下降。人们提出了一系列广泛的理论:高纯度可卡因吸引力的下降、大规模监禁实际上起到了预期的效果、堕胎合法化、儿童铅中毒减少以及经济状况的改善。但是公共健康改善的结果是显著的,尤其是对黑人男性来说,他们过去是,现在仍然是最频繁的谋杀受害者。帕特里克·夏基(Patrick Sharkey)和迈克尔·弗里德森(Michael Friedson)是两位社会学家,他们进行了一项思想实验,结果表明,如果谋杀率维持在1991年的水平,黑人男性的预期寿命会低0.8年。这对完全消除黑人男性肥胖的进程有着显著的健康方面影响(我这真的不懂为啥要扯上肥胖率)。作者计算,1991年至2014年间,黑人和白人男性预期寿命差距的缩小有17%可以用这段时间谋杀率出人意料地减半来解释。

艾滋病毒治疗的显著改善也减少了黑人男性的过早死亡,他们曾经深受艾滋病的打击。据估计,目前美国110万艾滋病毒携带者中有42%是黑人,是其人口比例的三倍。在1994年左右的疫情高峰期,该病毒以每10万人中近60人的年龄调整率杀死黑人,是2017年阿片类药物过量杀死白人的三倍。尽管黑人仍然占死于艾滋病毒的美国人的大多数,但总体死亡率已降至每10万人中有10人左右。

与此同时,随着黑人的寿命不断延长,而白人,尤其是非老年人的预期寿命在下降。这主要是由于药物过量导致的死亡人数迅速增加,阿片类药物是其中的主要原因。从1999年到2017年,所有药物导致的白人死亡率翻了两番多,现在比黑人高32%。从历史上看,药物流行对非白人美国人的打击是不成比例的。但在2017年死于阿片类药物的47600人中,有37100人是白人。阿片类药物成瘾、自杀和过量相关死亡对白人的影响都比黑人高得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其中一些原因可能在于种族歧视。

大约四分之三的海/洛因成瘾者都是从合法处方开始的。阿片类药物危机的热点地区——俄亥俄州、肯塔基州和西弗吉尼亚州这三个问题点,以及新英格兰的农村地区——在那里,暴风雪似的药物泛滥过后,药物过量服用的死亡率上升,比国家其他地方更显苍白(可怕)。“这与处方阿片类药物的比例相当不同”。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健康经济学家艾伦·米拉(Ellen Meara)表示:“在这些地区,我们向白人和黑人提供的药方非常不同。”

无论他们住在哪里,黑人首先获得合法阿片类药物的可能性就更小。一项关于1993年至2005年间急诊部门疼痛相关就诊的研究表明,即使在控制了疼痛的严重程度和其他因素后,白人也更有可能获得阿片类药物处方。大量的研究也发现了类似的效果。在发现非法使用药物后,医生也更有可能停止给黑人开阿片类药物的处方。就阿片类药物而言,种族偏见可能挽救了生命。

尽管种族差距有所改善,但按阶级和收入划分的预期寿命不平等仍然存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已开始发布人口普查(或邻近地区)水平的预期寿命估计值。有90%左右的人群的预期寿命为83.1岁,而剩下10%的预期寿命为73.1岁。在芝加哥,相隔几英里的人口普查区域平均预期寿命可能相差20年。这些估计数字与收入和贫困的衡量指标密切相关:简单的回归统计显示,贫困率上升5个百分点与预期寿命下降1年有关。

经济学家Raj Chetty和他的同事们的研究表明,尽管种族差异一直在下降,预期寿命影响成分之一——收入差距却一直在扩大。教育差距也是如此。密歇根大学公共卫生教授Arline Geronimus说,尽管人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社会经济地位越高,健康状况就越好,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改变。“这种趋同是因为更富裕、受教育程度更高的黑人寿命更长,而不那么富裕、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寿命则没有那么长。这不应该被理解为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她说。尽管如此,黑人男性的进步与美国狭隘悲观的种族偏见背道而驰。黑人的寿命更长。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