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了解我们的大脑
1455字
2020-10-06 10:25
17阅读
火星译客

大脑的不同部位负责不同的任务,只是流行心理学把这一观点宣扬的有点太过了。所以,是时候为你的大脑和自己澄清一下了。这一切要追溯到19世纪,当医生们意识到大脑的两个半球可能不完全相同。他们发现当有人头部的一侧受伤时,它会影响大脑的一些活动,譬如语言以及情感。但直到1961年,一位名叫罗杰·沃尔科特·斯佩里的神经生物学家才着手填补这一理论空白。和他一起工作的研究生是迈克尔·加扎尼加。

斯佩里在接下来几年了研究成果将彻底改变神经科学界对人类大脑的看法。但在研究过程中,他也无意中创造了一个困扰了流行文化几十年的神话。斯佩里研究了患有癫痫的患者,这些患者选择接受一种被称为连合部切开术的手术。这涉及到完全切断胼胝体,即连接大脑两个半球的神经纤维束,使它们能够相互沟通。你会认为实际上把他们的大脑切成两半是一件大事...这是...但是有副作用。比如,记忆方面的问题,相对癫痫不再发作的好处来说,这些副作用都是相对次要的。

因为这些病人的大脑半球基本上是独立运作的,斯佩里认为,研究他们是找出大脑两边究竟发生了什么的好办法。他需要做的只是一些简单的测试。他已经知道大脑右半球控制左侧身体,而左半球控制右侧身体。因此,他和加扎尼设计了一个实验,他们在屏幕上向受试者展示一个物体,这样一来这个信息就只能被他们的大脑右半球处理。

最好的办法就是确保只有他们的左半边视野能看到它。由于视神经的构造特点,这与仅仅覆盖病人的右眼是不同的。相反,斯佩里让患者把注意力集中在屏幕的中心,然后在屏幕的左右或右边闪现图像。图片闪现过得太快了,他们两个视野都跟不上。所以,当佩斯里在他们的屏幕左侧展示一个物体的图片时,他发现受试者注意到了它,但他们叫不出这个物体的名字。

假设这个物体是钥匙的图片,他们的右脑知道他们看到的是一个闪闪发亮的物体,但是他们想不出“钥匙”这个词。由于研究对象的两个大脑半球之前缺乏这种联系,斯佩里得出结论,语言必须由左脑处理,而他的受试者的大脑左右半球却无法相互联系。他不断用类似的任务测试病人,这些任务测试其他基本的大脑活动,最终发现了一种模式:大脑左半球负责语言和计算,右半球负责空间推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理论被简化为左半球负责逻辑,右半球负责创造力。但是,当处理像大脑这样复杂的事情时,简化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斯佩里自己将结果描述为“高度统计”,只是反映了一个普遍的模式,而不是一个绝对的规则。甚至有一些人表现出相反的模式...通常是左撇子...而且他们的智力也不会因为消磨而下降。尽管如此,他的研究在当时仍然是一件大事,斯佩里最终因为他在专业化解释大脑的两个半球方面所做的工作而获得了诺贝尔奖。但是,尽管他告诫人们不要把他的研究过于通用化,1973年《纽约 时报》还是刊登了一篇名为“我们左脑发达还是右脑发达”,用过于简单的术语描述了斯佩里的研究。

《时代》杂志上也有一篇文章做了同样的事情,剩下的是通俗心理学史。一堆自助书籍和性格测试很快就出现了,他们声称有些人是由逻辑左脑引导的,有些人是由创造性右脑引导的。所以,现在有两种新的想法:一种是不同的活动只发生在大脑的不同部位,第二种,人们更倾向于一方的优势而不是另一方。但其中只有一个概念...每个半球控制着不同的活动...实际上是基于斯佩里的研究。这个概念被称为大脑的侧化,这一概念基本上成为了神经科学经典。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这一概念。

比如,让我们两个半球都去参与完成每一项任务是没有效率的。将两个半球的功能分开,就可以同时处理多个任务。科学家们甚至可以用小鸡来做实验,他们发现,那些倾向于使用它们的大脑半球的雏鸟分别设法寻找食物和留意捕食者,但是那些大脑功能更分散的雏鸟却不能同时做这两件事。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对一个物种来说,不能保护自己是很糟糕的。

还有大脑堵塞问题,胼胝体是一种信息瓶颈,这意味着大脑必须有选择性地在两个半球之间来回发送信息。就像在一群人中分配任务一样,让每个半球负责一项特定的工作将会更有效率。最后,让一个大脑半球负责某些事情可以帮助保持大脑的平静。如果两个半球总是试图处理相同的情况,每个半球都会给出完全不同的回答。这将...让人困惑。

所以,大脑的侧化概念本身就很有意义。但是,将授权活动的概念转变成一些人可能是左脑或右脑发达的想法...斯佩里压根儿没提过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在2013年,一组美国研究人员分析了一种被称为功能磁共振成像的脑补扫描。功能磁共振成像通过跟踪不同区域的含氧血液流动来显示大脑中活跃的区域。

血液将氧气和营养物质输送到大脑更活跃的区域,在扫描中,血流量更大的区域显示为明亮的网状结构。因此,研究人员观察了一千多个健康的、未受伤的大脑在所谓的休息状态下的扫描结果,这期间没有要求被试者执行任何特定的任务。但是扫描结果显示他们仍然有大脑活动,因此...他们没死。如果某些区域在扫描中显示得更亮,这就意味着大脑的这些区域更活跃,相互关联。

如果一个半球比另一个半球显示出更亮的区域,而受试者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做。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有一个优势半球,这将是一些人左脑或者右脑发达的证据。现在,研究人员希望大脑半球的某些静息状态比其他区域更明亮。有些大脑区域与使用语言和集中注意力有关,那些区域确实更亮了。因此,即使在静息状态下,特定的活动也会在两个半球之间进行分配,证实了斯佩里的发现。

但扫描结果并没有显示出受试者其中一个半球的亮度始终比另一个半球高或低。在超过一千次的脑补扫描中,他们没有发现右脑半球比左脑半球连接更紧密的人,或者左脑半球比右脑半球更紧密的人。据这项研究的作者所说,我们中间没有瓦肯人。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天生是左脑或者右脑发达的人。现在,大脑侧化的概念在我们对大脑的理解上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但它也可能比人们通常知道的概念还要复杂得多。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