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并不是解决美国最大的技术问题的办法
1538字
2020-10-05 08:17
9阅读
火星译客

科技界的鼓声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批评人士提出了解决方案,从拆分Facebook和亚马逊到将社交网络和搜索引擎作为公共事业加以监管。今年夏天,主要科技公司的负责人被拖到国会面前,据报道,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正在跟进一份重要报告,呼吁拆分最大的科技公司,作为其15个月调查的一个顶点。

秋季伊始,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宣布,计划传唤顶级社交媒体公司首席执行官,就法律条款强制作证,该条款为他们在平台上的内容提供了广泛的法律豁免权,参议院反垄断、竞争政策和消费者权利问题司法小组委员会(Senate Justics Subcommittee on Antolustry,Competition Policy,and Consumer Rights)也为反垄断听证会做了准备执行。最重要的是,据报道,美国司法部(DOJ)开始向州总检察长通报其对谷歌发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反垄断诉讼的提议,这是自1998年微软被起诉以来最重要的反科技反垄断行动。

采取行动背后有明显的法律、监管和政治动力,很快就不会有回头路了。问题是:反技术反垄断是解决美国最大的技术问题的正确工具吗?

尽管这场挑战这些公司力量的行动可能具有历史意义,但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行动由来已久,这并不令人鼓舞——尤其是如果你希望一家大公司彻底解体的话。1956年,贝尔系统的垄断在经历了7年的法律传奇之后完好无损。针对IBM的反垄断诉讼持续了13年。结果呢?你猜对了:这个庞然大物没有被打破。1998年针对微软的诉讼中,政府辩称将应用程序捆绑到微软主导的操作系统中构成垄断行为,三年后以和解告终,公司完好无损。

今天的技术产业比贝尔系统、IBM或微软案例发生时更为复杂。此外,虽然在2016年总统大选、社交媒体操纵事件曝光以及侵犯隐私等事件之后,公众对大科技的反对情绪有所动摇,但在Covid-19期间,这种情绪也有所改善,因为美国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科技产品。

任何针对这些公司的反托拉斯行动都将是漫长而漫长的,无论结果如何,原因有很多。首先,针对该行业的投诉五花八门,从反竞争到隐私问题,数据保护,以及易受误导等。第二,有多家大公司处于关注的焦点,他们有不同的产品和不同的建议补救措施。第三,多个机构正在采取行动,从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到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倡议,再到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倡议,每个机构都有不同的做法、动机和时间表。第四,技术本身不断发展。最后,与科技行业达成和解还有一个先例:之前的反垄断行动导致了和解或同意令,立法者从每一家公司获得了一些东西,以换取它们完好无损,这很可能会鼓励企业将斗争拖得越久越好。把这些考虑放在一起,我们有理由期待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一过程有可能消耗掉当前的势头,并最终以解决边缘问题为结束。

那么,怎样才能有效地利用改革的势头呢?首先,我们需要问我们到底想解决什么样的技术问题——有很多问题都在争先恐后地寻求关注。缺乏竞争是一个原因:消费者在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平台和电子商务平台上的选择有限。一些应用程序或服务归平台所有,给了后者不公平的优势——例如,亚马逊是第三方卖家的市场,但它也通过销售亚马逊品牌的产品与这些商家竞争。隐私是另一个问题:美国人仍然没有一致的数据保护法律。除此之外,社交媒体上的用户很容易被误导。

虽然这些问题对市场竞争力、民主体制的运作和隐私保护都有严重影响,但还有一个更深层、更基础的问题,却没有受到太多关注,而且更迫切需要解决。

美国最严重的技术问题是,一半的美国人根本无法可靠地上网。皮尤研究所(Pew research)的一项研究显示,10个美国人中有9个认为互联网接入至关重要,这是一个毁灭性的鸿沟。工作、学校、医疗保健、社交活动,以及经常性的购买必需品,都已基本转移到了网上,这意味着缺乏可靠的数字连接可能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如果我是一亿六千二百万美国人中的一员,没有一个像样的互联网连接——下载速度至少为每秒25兆比特(Mbps),上传速度至少为3兆比特/秒——或者我买不起世界上最昂贵的宽带接入,我手上就有一个紧迫的问题。我的孩子可能在塔可钟停车场在线上学,也可能挤在一所封闭学校外面的毯子下,用它的wi-fi系统上网,因为这些地方恰好有最近的互联网连接。我和我的医生的远程医疗访问可能会因为不稳定的网络信号而中断。我的工作岌岌可危,因为我必须登录一个不可靠的变焦连接。对许多消费者来说,通常去的上网地点——社区中心、学校、图书馆——都关闭了。

准入差距反映并加剧了美国的不平等。对于黑人和西班牙裔人口来说,情况要糟糕得多。我们在万事达卡包容性增长中心(Mastercard Center for Inclusive Growth)的支持下建立的“想象全民数字经济(IDEA)2030”研究计划分析的数据表明,取决于人们生活的地方,最基本的数字产品——可靠的互联网接入——未能通过教育、医疗保健和就业机会的包容性数字接入测试。更糟糕的是,美国那些学校在数字化方面毫无准备的偏远地区——密西西比州、路易斯安那州、肯塔基州、阿拉巴马州、蒙大拿州和阿肯色州,例如,由于公共卫生指导方针的失败,该国部分地区的学校应该远程管理。这些州在远程保健、就业机会和在线政府服务方面也受到限制。

立法者和监管者现在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机会:他们可以利用他们对最具创新性和表现最好的科技公司的影响力来解决互联网接入问题。他们现在可以这样做,在任何其他问题得到讨论之前,就可以达成全面解决。立法者可以敦促他们的主要目标Facebook、Alphabet、Amazon和Apple这四大科技巨头合作,确定美国的宽带沙漠,并设计一个计划,以用户可以负担得起的方式,共同填补这些空白,同时不给他们作为把关人的优势这一解决方案允许两家公司继续谈判。这将为企业参与和采取行动创造正确的激励措施。

这些公司已经开始提供互联网接入。Facebook通过其Facebook连接计划,在60多个国家免费接入有限版本的互联网,解决方案从密集城市地区的低成本无线连接到连接偏远地区的高空平台,再到发展中地区的免费基本互联网接入。Alphabet有一个光纤部署项目,Alphabet的一个单位Loon使用气球、无人飞机和高空平台站。亚马逊计划部署3000多颗近地轨道卫星,目标是在各地提供宽带服务,苹果也有一个类似的项目正在进行中。

这些公司拥有资源,因为这一流行病已将本已具有历史意义的利润推高至更高的峰值,如果有人期望这可能有助于最终解决摆在桌面上的其他问题,它们将有兴趣进行合作。随着这些公司自身利益的扩大,这些公司也可能扩大自身利益。毕竟,这些公司已经投资于昂贵的互联网接入项目是有原因的。显然,这一定是因为他们希望从扩大市场中看到商业价值。

这场大流行暴露了我们最根本的数字弱点。让我们从1934年的历史x易中,再次采取一项历史性的措施,以确保交易的普遍性。今天,批评人士可能会谴责与科技巨头达成的协议是浮士德式的交易,但这将是一个切实可行的进步,也就是认识到从今天开始的这一进程可能最终会走向何方。让我们与贝尔系统的继任者达成协议,努力解决2020年不应该存在的问题。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