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我们太强势
1289字
2020-10-07 10:33
9阅读
火星译客

[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安娜·玛利亚·查韦斯(Anna Maria Chavez)写道,自信的女孩常被人说成是“强势”,这会妨碍她们发挥自己的最大潜能。]

谢丽尔·桑德伯格:我的弟弟和妹妹描述我们的童年生活时,他们会说我不是以小孩子的身份在玩,而是组织其他小孩玩。在我的婚礼上,他们站起来这样介绍自己:“大家好,我们是谢丽尔的弟弟和妹妹……但我们又不完全是她的弟弟和妹妹。我们是她最早的员工——一号员工和二号员工。”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喜欢组织——整理我房间里的玩具,组织社区的游戏活动,组织学校的俱乐部。初中的时候竞选副班长时,一位老师把我最好的朋友拉到一边,警告她不要学我的样子:“没人喜欢强势的女孩。你应该找一个会给你更好影响的新朋友。”

安娜·玛利亚·查韦斯:我小时候的拉美社区对每种性别都有明确的期望:男性做决策,女性担任支持角色。我和弟弟们曾经和附近的小伙伴玩战争游戏。每个人被分配到一个组为战斗做准备。作为唯一的女孩,我总是被派去收集弹药(从附近树林采摘的红莓)。有一天,我宣布自己想担任军队领导。男孩们的反应是:“你真强势,安娜,所有人都知道女孩子不能领导军队。”

幸运的是,我看到我的母亲打破了这种窠臼,她参加了我们当地学校校董的竞选。我对小时候最生动的记忆之一就是听到人们来找我父亲,说他的妻子参加竞选是不合适的……还有我的父亲告诉他们,他不赞同他们的看法,他为她感到骄傲。

虽然我们俩有着不同的背景,但我们都听到过同一个贬损我们的词。它可以算是又一个以B开头的词。无论它是被直接说出来还是间接暗示出来,女孩们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要强势。不要老是举手。说话声音放低。不要领导别人。

“强势”(bossy)这个词有负面和女性的含义已经超过一个世纪了。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中“bossy”词条的第一个例句引自《哈泼斯杂志》(Harper's Magazine)1882年的一篇文章:“有一位极其强势的女经理。”谷歌Ngram对过去100年里数字化的书籍进行分析后发现,用“bossy”形容女性在19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首次达到鼎盛,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女人不应该“偷”男人的工作。随着女性运动发展加快以及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职场,这个词的使用在1970年中期又达到顶点。

大多数词典中“bossy”的词条都会提供一个例句展示其正确的用法,几乎所有的例句都是指向女性的。从牛津辞典的“爱指挥、爱干预的女人”到Urban Dictionary的“她很强势,大概下面长了一对释放睾丸素的东西”。Ngram的分析显示,2008年(有数据可考的最近的年份),该词出现在书中形容女性的频率是男性的四倍。

负面含义的背后是对性别根深蒂固的成见。男孩应该果断、自信、有主见,而女孩应该善良、母性、富于同情心。一个小男孩在班级或游乐场担起领导角色时,没有人会惊讶或觉得不舒服。我们希望他担当领导角色。但当一个小女孩这样做时,她通常会遭到批评和厌恶。

我们要为女孩和女性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如果我们压制那些让她们进入这个环境的特质,那如何创造呢?

社会科学家长期以来都在研究语言对社会的影响,他们发现即使很微妙的信息也会对女孩的目标和志向有很大的影响。称一个女孩“bossy”不但会损害她对自身领袖能力的认识,还会影响其他人对待她的方式。根据全美青少年健康纵向研究(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Adolescent Health)收集的数据,七年级学生的家长把领导力培养的重心放在儿子身上多过放在女儿身上。其他研究显示,老师和男生互动得更多,叫男生回答问题的次数也更多,而且让男生大声说出答案的机会比女生多。

这就难怪到了中学,女生对担任领导的兴趣会比男生小了。美国大学女性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的一份报告显示,六年级和七年级的女生认为受欢迎和讨人喜欢比被视为能干或独立更重要,而男生则认为能干和独立更重要。女童子军(Girl Scouts)2008年对近4,000名男生和女生所做的调查发现,八岁到17岁之间的女生会回避领导角色,因为害怕会被贴上“强势”的标签或者被同伴厌恶。

而且“bossy”还仅仅是个开始。随着女孩日渐成熟,形容词可能会变,但这些词的含义和影响没变。行为张扬的女性会被贴上“咄咄逼人”、“愤怒”、“尖锐”和“野心过大”的标签。有权势和成功的男人通常会很讨人喜欢,但当女性有权势和成功后,所有人——不管男女——往往都不会那么喜欢她们了。

就连最成功和最知名的女性领袖都没办法免遭这些侮辱性的评价。一位外交政策顾问曾经形容前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是“强势好干预的英国女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被一位共事的外交官形容为有一种“强势”的气质,而最高法院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曾被律师形容为“难缠”和“讨人厌”。

从马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到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很多女性领袖都被说成是“野心过大”,这个词也一直是我们对女强人的刻板印象。退休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Sandra Day O'Connor)在自己位于加州的家里有一个写着这样一句话的枕头:“我不强势。我只是有更好的主意。”

这些所影响到的不仅仅是位高权重的女人。过去一年,我(谢丽尔)在世界各地宣传我的新书《向前一步》(Lean In)。从北京到明尼阿波利斯,我问很多人在工作中是否被说过“太强势”,是的话就举手。常常都只有很少的男性举手,而绝大多数女性都把一只手伸到了空中,有时候甚至是双手。在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我问一组女学生她们小时候是否被人说过“强势”。在那片挥动的手的海洋中,一位女性喊道:“小时候?上周就有!”

这些成见成了自证预言。尽管大多数大学本科学位都是女性获得,但女性在美国国会只有19%的席位,《财富》(Fortune)500强企业的首席执行长只有5%是女性,美国州长只有10%为女性。大多数领导职位都是男性担任,所以社会会继续看到领导力以男性的方式呈现和执行,并且在女性担任领袖时有负面反应。

当然,讽刺之处在于,所谓的强势女性往往会成为伟大的领袖,而我们需要伟大的领袖。我们的经济增长依赖于女性全身心投入职场工作。我们的企业因为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管理层有了更好的业绩。男性和女性更平等地分担家务时,我们的家庭会更幸福。

是时候终结从小压制女孩的性别言语了。所以下次听到一个女孩被称“强势”时,就按照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主持人诺拉·奥唐奈(Norah O'Donnell)的建议行事吧:微笑,深呼吸,然后说:“那个女孩不强势。她拥有高层领导技能。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