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个小偷——31 
3717字
2020-10-04 16:42
12阅读
火星译客

墙上的魔镜啊

第二天 |法国阿尔卑斯

法国男孩做了早餐。 我醒来看到刚冲好的咖啡,羊角面包,以及留在我枕边的一朵小花,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很棒,并告诉我来山上见他。

上午的法国男孩。我刚来到滑雪道上,于连看到我便径直滑过来。 他朝我微笑着,就好像我是他整夜劳作而出的神作一样,说的也对。

法国男孩的问候。整个上午他都在和我说我是最好的,以及我做的每件事都很聪明。

法国男孩的觉悟。或者说至少它们可以促进觉悟,我这么说是在尽量避免粗鲁。

整个上午我都在和于连还有苏滑雪,看着他教她,看着她信心十足的进步。每当苏完成一个转弯她都会高兴的叫着。

“我会滑雪了!”她不断的朝我叫喊着,“我他妈的会滑雪了!哇噢!”她先是大喊着,然后撒欢一样的朝一棵树滑去,随着她摔在地上后便爆笑起来。

她的课程结束后于连问我是否愿意帮他教一组滑雪新手。随着我牵着不同学生的手,帮助他们做好第一个转弯,在他们摔倒时将他们扶起来,鼓励他们每个人都得先跌倒然后才能变优秀,我终于开始体会到这件事了。

这件事就是玛丽在修车时所感受的;这件事就是安妮小宝贝在她看到衣服时所感受的;这件事就是利亚做理疗时所感受的,或者比阿特里斯在弹钢琴时所感受的。在滑雪课上我感到满足,那种和任何人没有关联的满足,不会被任何人剥夺的满足,不依赖任何人的满足。雪山,滑雪课,滑雪指导师男朋友。我开始发现一个理论,而它包含着墙上的魔镜。

因为要是我们所倾慕的那些人的品质或者生活方式实际上正是我们想要的呢;或许是我们自己没有的那些性格或者能力呢?所以我们选择和那个有着这些品质,技能和成就的人约会或者结婚,就好像近朱者赤就可以了。苏接连的约会奇怪的有体育成就能力的男人;玛丽结婚了然后看着伦恩修车;我约会的是一个精通英法双语的滑雪教练,而我却从没尝试并熟练自己的法语,或者有资格去教滑雪。我乐于和加布里埃尔一起生活,享受他的人生选择,而不是自己做抉择。有点像盖茨比爱管闲事的邻居那样,住在我理想之家和理想生活的旁边,或者一对活在子女的成功之上的专制的父母,或者一位每晚抱着可能或者可能没有被她的明星抽过的烟头入睡的阿谀奉承的粉丝。于连是个标杆,就像他之前的加布里埃尔一样。他们是一面向我展示自己一直以来认为想要的东西的镜子。

重要声明:仅凭你意识到某个东西是一面镜子并不代表你立刻就得放弃它。镜子和标杆可以很有趣的。比方说我或许重新审视这面镜子(于连)一次或者两次(更多)然后再飞回伦敦。好吧,这是个转折时刻,是不是?继加布里埃尔之后的第一个吻,继加布里埃尔之后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时光,页面中头一次出现的不合适的语句……

在我在法国呆的最后一个晚上, 在又多看了几眼镜子之后,我知道是自己的任性,然后在他睡觉时拍了几张镜子的照片(给奶奶拍的,很明显)我睡了一场我认为自打离开加布里埃尔之后最香的一觉。在于连的怀抱里,一个男人,坦诚的说,并不是世界上最健谈的人,我感觉就好像我终于走出来了。或者至少是,在差不多4个半小时内……

夜晚的声音

半夜电话响了。我的手机不停的响。于连在我旁边动了动,我的酒店房间一片漆黑。我摸索着找着手机,把一杯水碰掉地上了。

“你好?”我声音微弱。

“凯特?”

“你是谁?”

 他的声音很小。

“你听起来还是老样子,凯特。听到你的声音真好,太好了。”

我的心猛烈的跳动着。

“我想念你的声音。凯特。”喘了口气,“你在哪。凯特?是我,是加布里埃尔。”

我爱过的男人的声音。他在哭。法语词句更像是法语啜息。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凯特。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阵呼吸,“你为什么不在这?你为什么离开我?我想你。”一句轻语。“我想你。”

沉默。我屏住呼吸。眼睛睁的大大的。屋子里黑漆漆的。

“她怀孕了,凯特。”

我感到了这句话的刺痛。

“她怀孕了。”喘了口气,“她想要留下孩子。”

又一阵沉默。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凯特。我想你。我想你,凯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在这。”沉默。“她来了。我得挂了。”

电话挂断了。我破碎的心也死了。然后我无助的爬回我之前的地方,然后于连吻了我一下。

回到我没有加布里埃尔的现实生活中。

有些东西在冰上更好些

“我的感情刚结束。我无法想象约会其他任何人,或者甚至不想。但是我一直想要孩子。这已经是非常痛苦的时候了。我的前任是我在全世界最好的朋友。我失去了他,而且或许我也失去了拥有一个家的机会。这是在一道巨大伤疤上的第二次痛心了。”(米兰妮,33岁)

“我并不是这样计划的。在我们都35岁后的11年,我们的感情结束了。他从那时便出去和别人约会并且生了孩子,而我的时代却过去了。我现在无法生孩子。生理不会等到我们准备好的时候。”(阿农,48岁)

“生孩子一直是我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到目前为止,我享受生活中的每一部分;旅行,我的工作,我的朋友。但是我无法说自己找到了真命天子。所以我感觉就像生活给了我一堆毫无吸引力的选择,好比决定现在怀孕,自己,或者让自己在错误的感情中怀孕,有很多错误的感情,或者干脆永远都不怀孕。”(阿姬,37岁)

哈利街|伦敦

咚。

和生活中许多事一样,当你认为你无法拥有某样东西时,你就拼了命的去想它。

咚。

在半夜接到加布里埃尔电话的第二天早上,我直接飞回伦敦执行任务。我脑海里只有一件事。

咚。

我知道我不能让我的上一段感情的结束,或者说结束的时机,剥夺我任何拥有孩子的机会。我或许现在还没准备好,或许多年来也没准备好,但是爱情(或者说我对另一个人的错爱)不能偷走我或许在将来想要的东西。

咚。

于是随着我的生物钟 敲响了咚的一声,我决定在将来为成家的可能性创造空间。实际上我并不打算在将来创造空间,我打算在冷藏库里创造空间,那样我期待有一天能够拥有的家庭可以安全的冰封起来,直到合适的时候再释放出来。这似乎和《绝地归来》中的汉索洛的困境有所相似,当时他被巨大的萤火虫赫特人贾巴无限期的冰封起来。我希望我将来的孩子们的解冻不会伴随着星际大战的发生,或者由于非自然的相互吸引而导致最终兄弟姐妹的疏远……

帕特尔博士的办公室|哈利街

我约了举世闻名的生育和胚胎专家帕特尔博士。见到他后我意识到帕特尔博士将他的幽默感和衣着品味换成了智慧。辉煌明亮,甚至可以像安卓一样的交流,他穿着深浅不一多棕色衣服,就好像颜色或者样式或许会从他脑海中分散患者的注意力一样。

“过程很长,温特斯小姐。”他迎我到他的办公室后说,“程序很贵。”他示意我坐到一张棕色塑料椅子上。“有准备。有收获。有存储。有融化。”他用手指列出这几项。我也跟着做了。“而且并不保证成功。”我环视房间看他所有的证书。看起来就好像他真的很成功。“首先我们将需要一些血来评估你目前的生育水平。结果越高,你剩的卵越多。”想到我的卵子供应快没了我就有点畏缩了,而且地球上没有可以提供给我更多卵子的超市。我就像非洲受干旱影响的河流,动物们想要从我这喝水然后就不剩什么了。我抓住帕特尔博士的桌角作支撑。我感到自己面前摆着成百上千个不同女人的手的痕迹。帕特尔博士给我倒了杯水,并让我放松下来。帕特尔博士有很多水。他就像希望之泉,但是是棕色的。

“取决于你是否是合适的候选人。”他继续道,“在获取卵子的过程中会有各种不同的程序,称作捕获。”

“帕特尔博士。”我轻声说,“我从没做过任何手术。而且当然我从没被捕获过,据我所知。”

“哦,捕获不需要做手术。你将在安稳的状态下,由一根针深入你的阴 道,并进入到你的卵巢内。”

“噢,天呐。”我感觉就像自己挪的离门更近些了。一根针深入我的阴 道!我需要的不仅仅是安稳。他们需要把我绑起来,然后控制我,如果是那样的话。

“成功捕获的卵子将在液态氮中存放10年。”

“像《星际大战》中的汉索洛那样吗?”

“她是这间诊所的病人吗?”他问到,把她的名字输入到电脑中,然后看到我缓缓的摇头。“当你想要生宝宝的时候,卵子将被解冻。我们将精子注入其中,将胚胎移入你的子宫,然后,如果成功的话,你就会怀孕了。”

“哇哦,我就会怀孕了。”

“如果成功的话。”

“那么,成功率怎么样?有多少女性通过这种方式有了孩子?”

“200,全世界。”

“200?全世界?全世界只有200个宝宝!这似乎并不是很多,帕特尔先生。”

“是帕特尔博士,温特斯小姐,帕特尔博士,而且200远远超过了0,是不是?”

“而且大概我冻结我的卵子越年轻——”

“时间不是你的朋友,温特斯小姐。时间不是你的朋友。”混 蛋

“好吧,还有别的方法吗?”

“没有。”非常棒。“但是更容易成功的一种程序是冻结胚胎。备胎能够更好的承受解冻过程,并且在足月出生婴儿上取得的巨大的成功。”

“你是说提取我的卵子然后和某个人的精子放一起培育。做成一个真正的胚胎,然后将它冻结?那么我将和谁一起做胚胎?因为我不是要侮辱你的智慧,帕特尔先生,但是要是我已经有人来和我生孩子,我不认为我会找你谈这个。”

“有没有一个柏拉图式的恋人你想要想要和他生孩子?健康的家庭树,良好的智慧水平,好的皮肤,牙齿等等;某个不太可能结婚的并和他们生孩子的人。要是没有的话我们可以提供捐助者,但是关于匿名和孩子们正在寻找他们的捐赠父母的法律正在改变。这稍后会给他们带来苦恼。想一下,温特斯女士。你不必和这个人有浪漫的关系。只是某个和你有着稳定关系的人,或许某个不想要孩子但是会支持你要的人。”他看着棕色房间里棕色墙上的棕色木质时钟。它的办公室正值黄昏季,像我的卵巢一样。“我想我们今天谈的够多了。所以请吧,阅读所有的文章,抓紧时间,然后要是有任何问题就打电话给诊所。”他递给我一个粉色传单上面写着“IVF是给我们的!”穿过前排,然后一对幸福的夫妇击掌。“我送你出去吧,温特斯小姐。”他说着从他的棕色椅子上站起来,然后穿过棕色的走廊走到棕色的前门。他将门打开,外面是嘈杂的,下着雨的哈利街,和我脑海里的卵子,精子,胚胎和单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谢谢你,帕特尔先生。”我握着他的手说,然后走了出去。我正要走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转过身来并拦住正要关门的帕特尔先生。

“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温特斯小姐?”

“有点尴尬。帕特尔先生,但是你是否介意我快速亲吻你一下,嘴唇?我必须做了才能离开。是为了我奶奶。”

“好吧,温特斯小姐,但是请记住,是帕特尔博士,不是先生。”

我扑进去,并给了他一个敏捷,迅速,几乎没碰到的唇吻。

“现在好了吗,温特斯小姐?”

“是的,我想是的,谢谢你。”

帕特尔先生关上了门,然后我站在台阶上,在包包里翻找雨伞。在打开雨伞时我想起来为什么我上次使用的时候做了一个便签要买一把新的雨伞。只有两个伞骨完全撑着,不到50%的伞面还在罩着。它还能勉强遮雨,而这对于已经瓢泼的大雨却是不够用的。我不得不承受到家后自己将湿透了的事实,我转身走向地铁,发现皮特帕克站在马路对面。迫于习惯我激动的朝他挥手直到发现他在瞪着我,而且有一瞬间看起来像是他要走掉一样。相反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看交通,然后穿过街道向我走来,举着一把又大看起来又很实用的伞伫立在我身旁。他用他的伞和我的伞交换,相当于一个棚户区。马上一大滴雨滴在他的鼻子上。他没有理会。

“所以。”他用他那最平稳又愤怒的语调说。“你奶奶告诉我你不单单要战胜魔鬼和爱情的阴谋力量,而且现在你还要亲吻每一个你遇见的人。我想我刚刚目睹了你的另一个亲吻大军,或者我是不是刚刚打扰你约会了?”

“不,那并不是约会,皮特,是……你知道吗,不管它是什么都没关系。而且奶奶让我亲吻别人因为她认为这或许会帮助我走出加布里埃尔,一些关于青蛙还有击退奇葩然后使他成为一个数字的事。而且这使她还有胡椒壶里的女孩们开心,所以这是我能做的最微不足道的事,真的,带去一点快乐。”

“不。是的,我看过你从法国带过去的那些照片带来的快乐。”他怎么可能已经知道关于于连那个异性恋爱之神。

“你怎么了,皮特?我没有特别想要亲吻这些人中的大部分。”

“他们中的大部分?”他扬起眉头。“但你还是亲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考虑后果。”

“实际上我经常的考虑我人生选择的后果,而且亲吻似乎就是本着这样想法,我做一些通常自己不会做的事,迫使自己走出舒适区,去看我让其他人也这么做的事。”

“或许当一个人静下来时事情会变得很好。你想没想过那个?或许在这种愚蠢想法还有人们所做出的奇怪且荒谬的决定面前,一切都很好,既正常又有意义。”

“什么?”

“我读了你的文章,在《真爱》中,关于你和加布里埃尔的。”

“哦。”我完全忘了那个。

“关于你是如何妥协自己还有——”

“皮特,那是对事实,极度夸大——”大约夸大1%“——而且实际上我甚至没有写它,查理的助理写的,路西。我知道我们似乎都用别人名字写文章这有点让人感到困惑,但是查德似乎总能有一些强势的理由为什么这么做是对的。实际上唯一一个用自己名字写文章的人是珍妮沙利文,虽然最近她似乎将她的名字放在很多我的文章下面,比如那个特拉华的采访,为了新手们,还有——”

“凯特,我无法相信你生活中有这么多的人,都努力工作来确保你保持开心和安全,而你却同加布里埃尔一起全部抛开了,在一些关系中丢掉自己。然后你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首先你丢掉所有的事情,现在你又拾起所有的事情;在两个极端之间摇摆不定不是进步,凯特;亲吻破滑雪教练不是进步。”

“那么要是我亲吻了于连了呢?”

“我不喜欢,凯特!”他大喊道,然后有点惊慌。然后他转身走下街道,在他经过的第一个垃圾箱处把我的破伞扔掉了。

“你怎么了,皮特?”我朝着街上他的背影喊道。我和你们说,这有点像一部垃圾肥皂剧的一幕,和奇怪的解脱,直到我注意到帕特尔先生愤怒的朝他办公室窗外望着。他正急促的讲着电话,可能打给警察呢,举报我扰乱治安。

“你看什么看?”我朝他喊道,像个恶棍,完全忘了自我和我的社会优雅。“抱歉,帕特尔先生。”我嚎啕大哭起来。“非常抱歉!”我声音颤抖,我的性格变化就像看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治疗录像一样。皮特说的对:我在两个极端之间摇摆不定。“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帕特尔先生。”

“是帕特尔博士!”他朝我喊道。“帕特尔博士!”

“是我的荷尔蒙,帕特尔先生。我想是我的荷尔蒙的原因。”路上的行人驻足观看。帕特尔先生重重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妈的!”我喊道,疯狂的轻踢铁栏杆,挥舞着拳头,知道汤姆克鲁斯11会这么做的。“妈的!!”我又喊了一遍,捡起我的包包,还有我那听起来挺实用的雨伞,然后走向地铁。“都结束了,人们。”我路过路边的人群时说道。“没什么好看的,伙计们。没什么好看的。”

而且真的没什么好看的,除了有点疯狂的女人和一个所谓的朋友在处理即将来临的不孕时的吵架。我发誓那天如果皮特帕克毁了我唯一让帕特尔先生捕获我的机会的话,他他妈的得自己让我怀孕。

11我喜欢汤姆克鲁斯和他的生活态度。他对于他做的每件事的狂热,热情,专注,忠诚。如果你让汤姆克鲁斯洗碗的话,他会非常努力的把它们刷洗的干干净净。如果他生气了的话,他就像愤怒的公牛。汤姆克鲁斯对每件事都110%的专注,而且我渴望像他那样。所以当质疑我自己的人生态度或者面对人生障碍,困难,奇怪破碎的心,我问我自己:“汤姆克鲁斯会怎么做?”然后我试图学习汤姆的精神。很多时候,生活开始变得非常美好。试一下,说“汤姆会怎么做?”感觉很好,是不是?我爱你,汤姆!我真的爱你!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