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肥胖越来越普遍,医生开始诉诸于手术
1945字
2020-10-08 15:32
33阅读
火星译客

德伊法伊拉·阿尔-布加米(Daifailluh al-Bugami)在一岁时父母就注意到他晚上睡觉时嘴唇会变蓝,医生说,这是因为体重给他脆弱的呼吸道带来了压力。

现在德伊法伊拉三岁了,体重61磅(约27.7公斤),几乎是一般同龄人体重的两倍。于是布加米夫妇打算采取之前从不敢想象的措施:让自己年幼的孩子接受减肥手术,永久性地切除一部分胃,希望降低他的食欲,让他以后免受健康问题的困扰。

美国外科医生一般是不会给如此年幼的孩子进行减肥手术的。德伊法伊拉的父母做出这样的决定凸显了中东地区加剧的健康危机。大量接触不健康食品,加上富裕生活衍生的久坐行为,以及节食和锻炼文化的缺乏,导致沙特阿拉伯及许多其它海湾国家的肥胖水平接近甚至超过西方国家。

虽然很难获得可靠的全国性数据,但有专家说,肥胖症已成为沙特儿童严重的健康问题。《沙特肥胖症期刊》(Saudi Journal of Obesity)在2013年公布的研究显示,约9.3%的学龄儿童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体重指数(BMI)的肥胖标准。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统计,2010年美国肥胖的学龄儿童比例约18%。

德伊法伊拉的医生阿依德▪阿尔夸塔尼(Aayed Alqahtani)是倡导使用根本手段解决该问题的领军人物。沙特全国各地以及海湾地区其它地方的病人都慕名而来。过去七年,他为近100名14岁以下的儿童做过减肥手术,这方面的专家认为,没有哪一个医生做过这么多例儿童减肥手术。

全球各地对适宜做减肥手术的年龄存在争议,因此阿尔夸塔尼的工作备受关注。在美国,一般认为最小年龄是14岁。世界卫生组织在2012年的一份儿童减肥手术报告中得出结论说,目前有关减肥手术对儿童长期影响的数据相当匮乏,在进行长期研究之前需采用“保守治疗”。

对严重肥胖的成年人来说,减肥手术被认为是一种有效并相对安全的治。儿童的问题主要在于非手术操作风险,比如营养上的突然改变对大脑的长期发育和性成熟会带来何种影响。

阿尔夸塔尼说,由于德伊法伊拉的年龄小,所以给他做手术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在诊所经过近两年的会诊后,德伊法伊拉肥胖症带来的相关身体问题并无任何好转。阿尔夸塔尼说:“我们不应该只根据年龄而剥夺病人做减肥手术的权利。如果他们有威胁到生命的疾病,我们就不应该拒绝实施减肥手术。”

中东地区肥胖症加剧的问题在其他方面也有体现。据国际糖尿病联合会(International Diabetes Federation)统计,沙特约20%的成年人患有2型糖尿病,这种病与肥胖有关。而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统计,美国成年人患2型糖尿病的比例仅为8.3%。《家庭及社区医学杂志》(Journal of Family and Community Medicine)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沙特阿拉伯糖尿病的治疗费用预计将在2022年增至24亿美元,是2017年的三倍多。

肥胖症在中东很多地区都很猖獗,特别是在石油丰富的海湾国家,而且女性人群更为严重。 据国际肥胖研究学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he Study of Obesity)统计,在科威特,近一半成年女性属于肥胖,沙特和卡塔尔肥胖女性比例分别为44%和45%。专家说,沙特人携带某些与肥胖有关基因的可能性尤其大。

减肥诊所的医生们表示,沙特的生活方式和孩子的养育方式可能会使肥胖问题加剧。家里通常会雇佣保姆或厨师,所以父母不一定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吃什么。沙特人在亲戚朋友家做客时常会被劝说吃大量食物。

在利雅得,体育活动是受到限制的,尤其是女孩子,高温和绿地的稀少也使得步行很困难。学校里每周一般只有一次体育课。西式快餐泛滥,特别是在儿童和家庭经常光顾的带空调的商场。

在沙特,减肥手术已经成为肥胖成年人普遍接受的一种治疗手段,并且由政府支付费用。阿尔夸塔尼表示,2018年,沙特人所做的减肥手术约有1.1万例。

减肥手术分为好几种,一般都是缩胃,以及通过某些技术重组消化路径,绕开大部分肠道。有些手术是可逆的,但一般认为效果比较差。手术后,患者三餐的摄入量必须非常少——最好是一辈子都保持。许多研究显示,通常情况下成年人做完手术体重都会减掉50%。

在中东,越来越多的儿童开始走向手术室,因为父母看不到其它的选择。目前阿尔夸塔尼医生每周都会为三到四个青少年做手术。

身为沙特国王大学(King Saud University)医学院教授以及肥胖症专家的阿尔夸塔尼说:“在诊所里我看到很多临床病人都没法躺着睡觉,而是坐着睡觉,因为他们有睡眠窒息症,他们才10岁,有些才5岁。”

美国的儿科外科医生说,他们也面临许多家庭希望为年幼患者做手术的需求。辛辛那提儿童医院(Cincinnati Children's Hospital)青少年手术减肥项目(Surgical Weight Loss Program for Teens)外科主任托马斯·英格(Thomas Inge)说,这个月月底他要为一个12岁的孩子做手术。他说,随着被推荐过来做手术的孩子年龄越来越小,医疗团队需要仔细权衡利弊。

许多医生表示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跟随阿尔夸塔尼的步伐。美国代谢与减肥手术学会(American Society for Metabolic and Bariatric Surgery)儿科手术委员会主席科克·理查德(Kirk Reichard)指出,没有数据显示手术不会影响儿童的长期性成熟发育或认知机能。大脑对营养很敏感,需要足够的能量才能正常发育成熟,对成长中的孩子来说尤其如此。营养也有可能影响与性成熟有关的荷尔蒙水平。

阿尔夸塔尼说,在他的病人中,很多14岁以下儿童做完手术后发育都很正常,很多人现在做完手术已经四年了。

理查德说:“我们肯定会借鉴他的经验,但他的成果不会替代临床试验。”

对给14岁以下的儿童做这种手术持批评态度的减肥专家的一个主要观点是,饮食和锻炼上的变化会阻止进一步的肥胖。此外,理查德说,“还有其他很多不用手术的疗法可以有助于控制”相关的病情。

沙特阿拉伯的阿尔夸塔尼说,他要求儿童患者至少参加六个月的减肥项目,因为即使只能减掉一点点体重的患者在术后的情况都会更好。但他说,当患者的家人来找他的时候,孩子的健康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一般仅靠节食和锻炼减肥已经太晚了。

阿尔夸塔尼毕业于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医学专业,并在丹佛一家微创手术中心工作过。他说,2002年回到利雅得时,他接待了大量儿科患者,他们由于太过肥胖而遭受着晚期脂肪肝、糖尿病和睡眠窒息症的折磨(患睡眠窒息症的人在睡觉时会不断地短暂停止呼吸。)——这些病一般情况下只有到中年才会出现。

阿尔夸塔尼所做的手术名叫袖状胃切除,一部分胃会被切除,但消化道其他部分不受影响。这种手术越来越受欢迎,因为减肥效果很好,而且副作用最小。该手术会在腹部切开微小切口,30分钟就能完成。

前几天的一个早晨,他给一个20岁的病人、两个17岁的病人、一个12岁的病人、还有当时10岁的阿卜杜拉(Abdullah)做了手术。

可能产生的并发症包括流血、吻合口裂开和血块,约10%的病例会出现流血,后两种情况的几率为1%到2%。Alqahtani说,他在1,700例手术中只出现过两例吻合口裂开的情况,而且都不是儿童患者。

阿尔夸塔尼说,他的每一个儿科患者的体重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近四分之三的患者减重超过50%。阿卜杜拉29岁的哥哥艾哈迈德(Ahmad)说,从约两个月前做完手术以来,阿卜杜拉减了近50磅。

阿尔夸塔尼在一篇论文中说,约90%的患者以前的糖尿病和高血压等病症都有所好转。该论文将发表在《肥胖及相关疾病手术》(Surgery for Obesity and Related Diseases)期刊上。2019年,他在同行评审期刊《外科学年鉴》(Annals of Surgery)上发表了对108名儿童的研究成果。

术后恢复需要六个星期的过渡饮食,从流质和泥状食物开始。患者最后都会恢复摄入固体食物,但量会减掉很多。最开始患者吃一两勺东西就会有饱腹感,不过随着胃的伸展,逐渐会吃的越来越多。

有些减肥手术专家提出了质疑,比如儿童是否有能力在术后一直保持限制性的饮食,是否会在十几岁对自己想吃的食物有更大自主 权的时候破坏手术成果。有些专家质疑父母是否应该为孩子做出如此极端的永久决定。

对来自塔伊夫(Ta'if)的德伊法伊拉家庭来说,这个决定非常折磨人。德伊法伊拉是两年前左右被推荐到阿尔夸塔尼医生的诊所的,之前他因为呼吸困难被送到家乡一所医院的特护病房。诊所的医生诊断孩子严重超重。他的母亲赫萨·萨勒姆·阿尔-布加米(Hessa Salem al-Bugami)说,她努力改善孩子的饮食,但在来阿尔夸塔尼医生诊所之前没有得到过很好的指导。从塔伊夫到利雅得有近500英里的路程。她说:“我觉得自己很失败。”

最初家里人希望德伊法伊拉能够不做手术减肥。布加米太太说,她儿子胃口的总是很好,从不会拒绝食物。她说她给他吃黑面包和水煮鸡肉米饭,限制他的饭量,把剩下的食物藏起来,但他的肥胖并没有改善。

她说,德伊法伊拉会哭,想吃的时候有时会发脾气。她尝试过用玩具分散他的注意力,把自己和儿子关在屋子里玩儿,最后时间太长了,连她自己都想吃东西了。

她说:“在他开始哭的时候,不给他任何食物是很难哄他不哭的。我觉得自己很努力,但压力太大了。”

德伊法伊拉后来又因为肺部问题住过院。现在他正在等待手术日期,如果获得阿尔夸塔尼最后体检的合格结果,医生就会给他安排手术。

德伊法伊拉的家里人都很担心这次手术,尤其是麻醉的副作用,以及手术是否会把他的胃口减得太多。布加米太太还担心儿子最后离家不再受到自己监护后会再度增肥。

但这是以后的问题。她说:“现在是最可怕的情况。”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