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条人生经验
2174字
2020-10-11 11:12
9阅读
火星译客

我七岁大的孙子就睡在我隔壁的房间,他常常在清晨醒来,然后说,“你知道,今天也许会是最棒的一天。”也有的时候,在午夜时分,他会怯生生的问我,“奶奶,你也会生病和死亡吗?“ 

我想,我和大多数我认识的人可能都是这样,我们同时拥有着乐观与恐惧的情绪。所以在我61岁生日的前几天,我坐下来,决定把我确信的一切都列出来。

流行文化中的真理太少了,能看清一些事实是有益的。比方说,我已经不再是47岁了,虽然我依然觉得自己才47岁,我也希望自己一直是47岁。

我的朋友保罗在他80岁将至时曾说,他觉得自己是个身体出了点故障的年轻人。真正的我们不因时间和空间而改变,但是当我看到那些文书,事实上,我能认识到自己是1954年出生的。

我的内在不因时间和空间而改变,它没有年龄。我存在于我所活过的每一个年龄,你也一样,虽然我不得不提一句,如果我当时没有遵循60年代那一套护肤理论可能会对我大有好处,那会建议你尽可能多晒太阳,并涂抹厚厚的婴儿油,然后拿锡箔反光板来吸收更多阳光。

不过,面对现实也是一种解脱,我再也不用在中年之际作最后的挣扎,我也决定写下我所知道的每一件真相。近来,人们感到非常绝望和茫然,他们不断问我什么是真的。所以我希望这些我确信的事情,可以向那些不知所措或陷入困境的人提供一些基本的指引。 

第一:第一个也是最真实的事情就是,所有真相都是有对立面的。生命是精美绝伦的无价之宝,同时从另一方面看,它又是完全相反的。这对我们这些天生敏感的人来说,真是不相匹配啊。 

人生如此艰辛,以至于有时候我们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耍了。生命同时充满了令人心碎的甜蜜和美丽,令人绝望的贫困,以及洪水、婴儿、粉刺和莫扎特,全都缠绕在一起。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理想的体系。 

第二:如果你把插头拔掉几分钟,几乎所有事情都能恢复运转——你们也是。 

第三:几乎不存在什么外在的力量,可以长久的帮助你自己,除非你在等器官移植。你无法买到或获取心灵的安宁。这是最可怕的事实,我非常憎恨它。

但这是一项自身的工作,我们无法为世上最爱的人去安排一份宁静或持续的改善。他们必须找到自己的路和自己的答案。你不能在孩子成为英雄的征程中替他们挡风遮雨。

你必须给他们自由。不这么做就是不尊重他们。更何况当别人遇到问题的时候,你可能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我们的帮助常常没什么用,往往还是有害的。所谓“帮助”就是“控制”的褒义词。别老是帮忙啦。别再老是施以你的援手和友善。

这也牵引出第四条:每个人都是糟糕的、破碎的、依赖的、胆小的,甚至有的人同时拥有这些负面情绪,要相信他们其实和你差不多,所以不要拿自己的内在与别人的外表比较。这只会让你感到雪上加霜。同时,你无法拯救他们,或是让他们认清事实。30年前帮助我变得清醒的是我行为和思想带来的巨大灾难。

当时我请求一些理智的朋友帮我,我也求助于更强大的力量。“上帝”一词可以看做是“绝望中的礼物”的缩写,G-O-D,或者像一个清醒的朋友说的,到头来,我堕落的速度比我降低底线的速度还要快。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上帝”的意思是,“我已经没什么好主意了。” 

当修复、挽救、和拯救都变成徒劳, 积极的自我保护就是量子,这种力量被你激发后飘散在空气中,就像新鲜空气一样。这是给世界的一份大礼。当人们回应说,“好吧,她是不是太自我了?”只要像蒙娜丽莎一样微微一笑,然后给彼此都倒杯好茶就好。能包容一个人的憨傻、自我中心、暴躁、讨厌的,是家。家是让世界和平开始的地方。 

第五:可可含量75%的巧克力不可以称作是食物。它的最佳用途是作为蛇陷阱里的诱饵或者用来垫椅子腿来防止晃动。它从未被认为是可以食用的。

第六:写作。你认识的每一个作家,初稿写得都很糟糕,但他们会坚持钉坐在椅子上。这就是生活的秘密。这也许就是你们之间的主要区别。他们想做就去做了。 

他们在做之前就预先准备好了。他们把这当做一种义务。他们讲述自己曾经历过的故事, 一天一点、一点一点地讲出来。在我哥哥上四年级的时候,有次有一篇关于鸟类的学期论文,第二天就要交,然而他还没有开始写。 

于是我爸爸在他身旁坐下来,拿着一本Audubon的书、一些纸张、铅笔和两脚钉——知道两脚钉的都不再年轻了吧——然后他对我哥哥说,“一只鸟一只鸟的写,孩子。先读一些关于鹈鹕的东西,然后用你自己的理解把鹈鹕的知识写下来。

接着找到山雀,然后用你自己的理解告诉我们山雀的知识。再然后是鹅。”所以写作最重要的两点:一只鸟一只鸟的写和惨不忍睹的初稿。如果你不知道从哪开始,记得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它们每件都属于你,你就直接说出来。如果人们希望你把他们写得更温和一些,那他们应该表现得更好。 

也许某天你清醒了会觉得糟糕透了,因为你发现你从来没写过那些一直牵扯着你的内心的东西,比如你的故事,回忆,幻想,与歌曲--你的真实,你对事物的看法——用你自己的声音,那些都是你必须要带给我们的东西,也是你生命的意义。

第七:你必须要从出版发行和短暂创造出的成就中恢复过来。这些名利杀死了迷失其中的人。它们会以你无法想象的方式伤害你、改变你。

我所认识的最堕落和邪恶的人是一些出版过超级畅销书的男作家。这又说回第一点:所有事都是有对立面的。把你的作品出版当然也是一个奇迹,可以让你的故事被世人阅读和听闻。 

但要努力让自己从出版发行的幻想中抽身,你以为出版发行可以治愈你,可以填满你内心一个个如同瑞士干酪的洞。它不能。它也不会。但是写作本身可以。在合唱团或蓝草乐队唱歌也可以。在社区作壁画或观鸟也可以。或者养一条其他人都不想养的老狗,也可以治愈你。

第八:家庭。无论家人有多么珍贵和精彩, 家庭生活都是难、难、难。参见第一条。

如果在家庭聚会上,你突然很想杀人或自杀--记住,在所有情况下,我们每一个人的孕育和诞生都是一个奇迹。地球是一个教会我们宽恕的学校。从原谅自己开始,你最好从坐在餐桌前开始。这样,你还能穿着舒服的裤子来做这件事。 

当William Blake说,我们在这世上是要学会承受爱的光芒,他想说,你的家人会成为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即使你要为了你可爱的人生尖叫奔跑,但我保证,你能行。你能做到,灰姑娘,你能做到, 然后你会感到大为惊奇。 

第九:食物。试着做得更好一些。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十:恩泽。恩泽是精神上的WD-40或者是游泳圈。恩泽的神秘之处在于,上帝爱Henry Kissinger和Vladimir Putin,也爱我,就像他或她也爱你们刚出生的小孙子。想想看吧! 

是恩泽改变了我们,治愈了我们,它也治愈了我们的世界。想要受到恩泽,就说“救命”,然后系好安全带。恩泽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但它不会将你遗弃那里。 

遗憾的是,恩泽不会像鬼马小精灵一样。但是电话会响的,邮件会来的,尽管困难重重,你会得到属于你自己的幽默感。笑声真的是含着二氧化碳的圣洁。

它帮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呼吸让我们回归最真的自我,这也带给我们对生活和彼此的信心。记住,恩泽总是与我们相伴。

十一:上帝就是善良。他真的不那么可怕。它意味着神圣或是慈爱的,朝气蓬勃的智慧,就像我们从伟大的Deteriorata中知道的,宇宙中的松饼 。上帝的美名是:“不是我。”

Emerson曾说:地球上最幸福的人,是那个从自然中学会了尊敬的人。所以到外面去走走,抬头看看。

我的牧师说你可以将蜜蜂困在无盖玻璃瓶的底部,因为它们不会抬头看,所以它们只会四处碰壁。走出去,抬头看看,这是生活的秘密。

最后,死亡。第十二。哇,天哪。有时候至亲的人死去真的难以承受,你永远无法从悲痛中平复,无论老话怎么说,你不应该如此。

我们基督徒喜欢把死亡想象成只是更换了住址,但无论如何,如果你不把心门封锁,这个人就还将活在你的心中。就像Leonard Cohen说的,“万物皆有裂痕,那将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那也将会是我们感到重获新生的地方。而且,有些人会让你在不适宜的时候,开怀大笑,那是个超赞的好消息。但他们的缺席也将是你一生的思乡之梦。悲伤和朋友,时间和眼泪,会在一定程度上治愈你。眼泪将沐浴、洗礼、和滋润你以及你一路走来的土地。

你知道上帝对摩西说的第一件事吗?他说:“脱下你的鞋子。“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事实都是相反的。很难相信,但这是我所知道的最真实的事情。当你再年长一点,像我这般,你会意识到死亡和出生一样神圣。也别担心,继续你的生活。只要你需要与周围的亲人一起面对死亡,那么死亡将会是简单而温柔的。 

你不会孤单的。不论等待我们的是什么他们都会帮你一同度过。正如Ram Dass所说,“说到底,我们只是互相把对方送回家。”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但如果我想到别的东西,我会告诉你们的,谢谢你们。 

能被邀请到这里我很惊喜,因为这儿不是我的领域,技术、设计或娱乐(TED的核心主题)。我的意思是,我更擅长谈论信仰和写作,以及相互协作之类的话题。

所以我很惊讶,但是当他们告诉我可以做个演讲,我说我很愿意。 

(视频声)如果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记住发生在你身上的每件事都是你的,你得把它说出来。

演讲者:当今的美国人们都很害怕,觉得自己真的完蛋了,我只是想帮助人们获得幽默感,明白这不是一个多大的问题。 

如果你采取行动,采取一个真正明智、友好善意的行动,你就会感觉到友爱和友好。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