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的种族主义之下也有爱与希望
852字
2020-09-20 00:05
36阅读
火星译客

新型冠状病毒使世界变得越来越糟糕,而复苏可能是漫长痛苦的。当许多人在混乱中被拖入泥潭时,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还有更多的麻烦要处理。

美国反亚洲暴力迅速升温。AAJC(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 )和其他权利组织建立了一个名为“Stand Against Hatred”的网站,网站主要记录针对亚洲人的仇恨袭击。在过去两个半月该网站已经记录了1600多个此类事件的详细经过。

纽约州人权委员会在过去的三个月收到了280多条有关新冠的投诉,其中40%是关于针对亚洲人的袭击指控。

仇恨的浪潮由特朗普总统将新冠描述成“中国病毒”掀起。根据亚太政策及计划理事会,今年三月中旬特朗普仍执意使用这一术语,使得本周事件数量暴增至650个。该理事会也一直在对抗针对亚洲人的仇恨犯罪。

目前特朗普虽然不再使用这一术语,但最近几周却加快了反中攻击。

随着美国大选临近,对特朗普应对新冠不力的呼声攀升,川普政府只能死咬着病毒是来自武汉的一家生物实验室,而这种说法毫无根据。而中国目前站稳脚跟也不会选择背锅,更别说放开大门随便让美国和欧洲人进行调查。一个宣传战很容易就演变成更糟糕的事情。

黯淡的前景让现在美国的中国人为之揪心,两边都有自己的根。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两个都称为家的地方卷入一场恶劣的吼叫与撕扯战,甚至更严重。

甚至那些华裔极力说明自己并非出生在中国而且就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也无法从龌龊中摆脱。                                                                                                                                                                         

特朗普在竞选广告中使用美国华裔加里·洛克的形象企图描绘出胜算较大的民主党竞争对手兼前副总统乔·拜登与中国交往甚好,加里·洛克是华盛顿州前州长,前美国驻华大使。

那接上普通的种族仇恨者呢?他们通常只会通过肤色来区分人与人。

在这个令人苦恼的时刻,唯一让我宽慰的是与中国人民(无论他们出生于何处)的交流,他们以无条件的善意设法克服了世界投向他们的不公平和不确定。

譬如,新泽西州一位退休的纺织品进口商黄梅(音译)早早加入了这场流行病的斗争。最初,她动员了在美国经营诊所的朋友订购防护设备,以便捐赠给武汉。然后,当病毒开始在美国传播时,她利用自己在中国的人脉为美国医务人员和急救人员送去了200,000个N95口罩和5,000件手术衣。

这笔钱是从美国华裔组织和她自己的家人那儿筹集的。

像黄梅这样不懈努力做这件事的留美中国人还有很多很多。根据华盛顿特区的华裔美国人美国联合会,自3月以来,已有670个华人社区组织参与向美国设施捐赠安全设备。他们共同筹集了1500万美元,并向美国医务工作者和急救人员捐赠了数百万美元的物品。

但还有很多很多的善良之举并未在数据中一一记录。

譬如,在我位于纽约皇后区的社区,一群中国妈妈通过微信群得知西奈山西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的医护经常忙得午饭都吃不上,其中一位妈妈的丈夫就在那儿工作。

他们开始用从家人和朋友那儿筹集的资金从餐馆购买午餐,给35名ICU医护送去,或者自己在家把饭做好直接送去。

由于缺乏稳定的资金源,包括医护在内没有人会期望这种情况长久持续下去。但是现在午餐每天都送而且已经送了两周了。妈妈们纯粹是自发的。

病毒的肆虐使我陷入沮丧,我开始怀疑世界是否有可能恢复到最佳状态。但每次这些人都会温暖我的心。它们可能只是似乎无休止的黑色隧道中的零零星火。但是,当看到不被世界善待的人们仍以爱回应的时候,你就会明白那零星的火花中燃烧的是巨大的希望。。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