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税收
945字
2020-09-15 21:52
26阅读
火星译客

最大的赢家可能永远不会赢

2017年底,美国国会匆匆地通过了《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这是30多年来美国税收体系最大的一次改革。支持者声称,这将促进投资和增长,产生大量额外的应纳税所得额,使其能够自食其力。批评人士指出,这一法案将使富人享受大量的减税优惠,而平衡账目则意味着成本最终由穷人承担。一年多过去了,双方的信念都没有动摇。

这项法案的复杂性使其影响难以评估。它蔓延到个人和企业税收,也影响个人的医疗保险。有些更改是暂时的,有些则是永久性的。这项法案还针对擅长发现漏洞的跨国公司重新制定了征税的依据。

显而易见,减税政策一直以来都是针对较富裕的美国人来说的。但人们在减税政策是否倒退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例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艾伦˙奥尔巴赫,波士顿大学的劳伦斯·克特里考夫和财政分析中心的达里尔·科勒发现,将年龄相仿的人进行比较,并考虑终身纳税义务,会使最富裕人群的相对利益显得远没有那么大。这是因为一些在特定年份受益的人将在以后遭受损失。

其他人则将《减税与就业法案》与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了比较。华盛顿特区的智囊团——税收政策中心的经济学家们研究了9000多种个人税法的改革方案。近四分之三的财政收入将会减少。不到1%的人在不增加额外费用的情况下给最富有的20%的人带来更多的利益。而一半的人会更便宜,让最穷的20%的人受益更多。

《减税与就业法案》的目的是将企业利润税率从35%下调至21%,并暂时允许企业立即从利润中扣除资本支出来增加投资。人们希望,鼓励企业增加美国的资本存量,最终会提高经济增长和工资水平。该法案的支持者说,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2018年投资增加(见图表),国内生产总值的加速增长,工资增长长期保持上升趋势。美国总统特朗普: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凯文·哈塞特称,减税以来的经济增长比2009到2016年的趋势要好。他在一月份对一屋子的经济学家说,那些说减税措施不起作用的人“从某种程度来说是在否认”。

实际上,2018年美国经济繁荣至少有三个可能的原因:动物精神,在税法案通过之前,此精神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崛起。加之政府借贷增加带来的冲击,以及税率降低对投资激励的直接影响。其中,只有第三种情况有望持续较长时间。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自2017年以来长期经济预测的所有改善都要归功于《减税与就业法案》,这显然是荒谬的。

公司当然声称,他们已经以较高的投资来应对较低的税收(见文章)。一项研究发现,在标准普尔500指数的424家公司中,有95家宣布2018年第一季度进行与《减税与就业法案》相关的投资增加。哈塞特先生计算出,与2009-2016年的趋势相比,投资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上升了约0.4个百分点。

但是有些人仍然持怀疑态度。在减税之前投资已经在增加。自2016年以来的高油价刺激了页岩行业及其供应商的投资。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预算模型的亚历山大•阿农认为,这几乎是2018年投资增长的全部原因。还有一个事实是,投资是不稳定的,可能只在一段时间后才会对政策变化作出反应。“今年的结果支持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测,”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预算模型的理查德•普里林扎诺表示。

有一个结论似乎相当坚定:减税不会为自己带来回报。尽管经济好于预期,但2018财年的收入仍比国会预算办公室2017年的预测低2000亿美元。减税以及2018年初实施的支出法案增加了财政赤字。该法案确实包括即将到期的所得税减免。但这在政治上会是很尴尬,因此削减计划很可能会延期。要么子孙后代将负债累累,要么未来的立法者将不得不填补预算缺口。

智囊团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的格雷格·雷瑟森表示,未来需要更改政策以抵消《减税与就业法案》的成本,这使得任何评估都“具有内在的投机性”。他补充说,如果这些政策包括政府去年提出的削减开支,那么从减税中获益相对较少的较贫穷的美国人最终可能会在整体上遭受损失。

中期选举之前,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调查显示,许多选民认为《减税与就业法案》的受益人是“大公司和富有的美国人”。它的结论是“我们已经输掉了这场信息战。”自2018年秋季以来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赞成和反对改革的选民人数大致相等,各党派之间存在分歧。尽管专家之战仍在激烈进行,但争取公众舆论的斗争似乎已基本结束。

本文出现在印刷版的财经版面,标题为“Cut it out"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